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4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变得歇斯底里:“宋锦丞,你就非要逼疯我是不是?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这样,为什么你们就非要不断的逼我做出选择?你们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你们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只知道逼我!永远都只知道逼我!”

    女儿被吓得哇哇大哭。

    宋锦丞抬头望来,冷着眼:“要发疯就出去,不要吵着女儿!”

    陆吉祥又冷静了下来。

    她看着男人和孩子,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无声往下掉落。

    宋念亲也看见了她,一边哭哭啼啼的,一边很努力的朝她伸着双手。

    宋锦丞却很强势的将那双小手拉了回来。

    这一刻,陆吉祥是真的受不了了。

    她蓦地冲了过来,欲从男人的怀里夺过女儿。

    只是,她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对手。

    宋锦丞轻而易举的将她一把拂开,声音冷冽:“陆女士,如果你再不出去,我就要喊警卫员了!”

    陆吉祥摇头,哽咽着声音:“我不走了!我不走了!我不走了行吗,你把女儿给我……”

    宋锦丞的表情不变:“真不走了?”

    “不走了……”

    陆吉祥摇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怀里的小女儿。

    宋锦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颔首:“先去把自己洗干净!”

    “好!”

    陆吉祥返身去了浴室,胡乱的洗了把脸,然后又跑了出去。

    “躺床上去!”

    宋锦丞说道。

    陆吉祥咬了咬牙,她虽有些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听话的躺上床。

    宋锦丞走了过来,弯腰将女儿放在她的怀里,并替她们母女两个盖上了被子,边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睡吧。”

    陆吉祥有些意外。

    宋锦丞却没再理他,径直关了灯以后,拿了张椅子坐在床边。

    他在黑暗中握住女孩儿的手,声音轻柔:“安心睡吧,我就在旁边守着。”

    陆吉祥不知道该说什么,可她确实是很疲倦。

    她刚闭了眼,很快就进入了睡梦中……

    第二天清晨,陆吉祥睁开眼睛的时候,床边已经没了宋锦丞的身影,怀中的女儿也已经醒了,这会儿正睁着一双乌黑黑的大眼睛,一边安静好奇的打量着周围,一边含着自己的小手,嘴角旁边全是口水。

    陆吉祥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揉了揉发疼的脑仁,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抽了一张纸巾,刚替女儿擦完口水,宋锦丞就走了进来。

    “起来多久了?”

    他问道,手里拿着豆浆和包子。

    陆吉祥将纸巾揉成一团丢尽垃圾篓里,边道:“刚起来没多久,你去哪了?”

    “买早餐。”

    宋锦丞答道。

    陆吉祥皱眉:“你没叫别人去买?”

    宋锦丞侧头望她一眼,淡淡勾唇:“顺便还打了几个电话,不想吵到你和女儿,所以就顺道去外面走了一圈。”

    “你抽烟了吧?”

    陆吉祥说道。

    宋锦丞微怔,继而,无奈的笑:“只抽了半支烟。”

    陆吉祥冷哼:“抽了就是抽了,马上去刷牙,不要臭到我和女儿!”

    “好!”

    宋锦丞点头,即刻就去刷牙。

    其实,他的心里是幸福的,就像是被温暖的太阳光所笼罩,简单而真实。

    ……

    时间刚过九点,陆吉祥正在喂着女儿喝奶,外面走廊里忽然响起一阵争执的吵杂声,紧接着,满脸是泪的Emily冲了进来,她歇斯底里,完全失了所有的风度。

    “陆,你真残忍!”

    她开口便是斥责,双眼充血,似要活生生的将陆吉祥给拆吞咽肚。

    陆吉祥很惊讶。

    但很快,她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连忙道:“小宁现在怎么样了?”

    Emily忽然就冲了过来。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几乎让所有人都惊住了。

    陆吉祥侧着脑袋,狼狈不堪,被打的左脸迅速的高肿起来。

    “抓住她!”

    不知是谁喊了声,几名警卫员冲了过来,毫不怜惜的将Emily双手扭到后背。

    陆吉祥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Emily挣扎着,哭喊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唐,他等了你这么多年!他等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忍心伤害他,呜呜呜……”

    她哭得很凶,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

    陆吉祥抬头望向他,忍着左脸上的疼痛,咬着牙:“小宁他到底怎么了?”

    “他瞎了!”

    Emily骤然怒喝。

    她狠狠的瞪着陆吉祥,凶狠的目光像是要在她的脸上刨出一个血淋淋的洞。

    陆吉祥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Emily:“小宁瞎了?”

    不!

    这怎么可能!

    他昨天都还好好的,怎么会忽然就瞎了?

    “他昨天从舞台上摔了下来,你不知道吗?”Emily吼道:“我给你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你知不知道,唐在送进手术室之前又醒了一次,他一直在等你!他一直都在苦苦的等着你,可是你都干了些什么?你为什么不去死!你为什么不去死!”

    陆吉祥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她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整个世界都在不断的旋转,令她眩晕到想吐。

    她也在问自己,为什么不去死?

    ……

    市医院。

    此时此刻,因为天皇巨星的入住,使得医院外面被粉丝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陆吉祥好不容易挤了进来,却在到了病房门口时,迟疑了。

    她在害怕!

    Emily站在旁边,冷睨着她,并不为所动。

    陆吉祥低了头,缓缓的抬手推来了房门。

    房内,雪白的病床上,美丽的少年正安静的沉睡中,他的头部被纱布包裹着,即使戴着氧气罩,依旧不碍他清冷高贵的气质。

    他面容安详,就像是沉睡的精灵王子。

    陆吉祥屏息着,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她偷偷地掉着泪,一直站在床边,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她很后悔,真的很后悔,如果早知道这一切,她绝不会让他去什么演唱会!

    可是,时间不能倒流,那个总是小心翼翼的爱着她和依赖着她的少年,如今,却瞎了!

    这意味着,他将永远都看不到光明。

    陆吉祥不敢想象,高傲如唐小宁,他怎么承受得了?

    她满怀谨慎,用手捂着嘴,呜咽哭泣,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忽然!

    原本闭着双眼的少年,竟缓缓睁开了眼。

    只是,他双眸漆黑空洞,丝毫没有任何聚焦。

    “是姐吗?”

    他轻轻的问道。

    陆吉祥吸了吸鼻子,低低的:“小宁,对不起!”

    唐小宁浑身一僵。

    他竟颤抖起来,唇瓣惨白如雪:“姐……姐……”

    他像是迷了路的孩子,无助,茫然,恐惧。

    陆吉祥赶紧弯下腰,主动的握住他的手,就道:“在,我在这里,小宁,你还好吗?”

    唐小宁没说话,眼角溢出泪水。

    陆吉祥手忙脚乱的替她擦泪,一边急急道:“你、你别哭啊,小宁,我在这里呢,我这次不会再离开你了,求你了,别哭了好不好?”

    唐小宁摇头。

    他缓缓的摘下了氧气罩,好听的声音里却满是痛苦。

    “姐,我昨天等了你好久,我给你准备了节目,我想当着所有人向你求婚,姐,姐,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太没用了……”

    “小宁……”

    陆吉祥万般无奈,心里跟刀割似的疼。

    她哽咽着声音,紧紧的握着少年的手,摇头道:“没事的,小宁,就算没有求婚,我们也可以结婚的,我不在意这些,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很高兴!”

    唐小宁却忽然安静下来。

    他眨了眨眼,妖冶的容颜上,却缓缓的勾勒出了一副惊心动魄的弧度。

    他在笑,美得晃眼。

    只是,他却像寒冰一样的冷。

    他慢慢的开了口:“姐,我不想和你结婚了呢。”

    陆吉祥僵住。

    她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少年:“小宁,你……”

    唐小宁忽然挥开了她的手。

    他的表情很平静,甚至可以称之为冷酷。

    他一字一句,却异常清晰的说道:“你没听说,陆吉祥,我不想要你了,更不可能和你结婚,我昨晚等了你整整一宿,可是,你又在哪?”

    “我……”陆吉祥张了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承认,她自私了!

    当时为了孩子,她放弃了唐小宁,关于在这一点上,她一辈子都欠他的。

    这边,少年还在说着话:“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已经答应了Emily的求婚!”

    宛若晴天霹雳!

    陆吉祥咬着牙:“唐小宁,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对你?”

    唐小宁冷笑,依旧是那精致的面庞,可此时此刻,却完全与平日里判若两人。

    他面无表情:“陆吉祥,我已经受够了你的自私,这么多年了,其实你根本就没有爱过我,哪怕是一丁点,统统都没有,在我最痛苦最难过的时候,你在哪里?呵呵,你的眼里心里从来都没有过我,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一直等你?我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我唐小宁并不是非你不可!”

    陆吉祥摇头。

    她一边用手背擦着自己脸上的泪痕,一边说道:“不,小宁,我知道你现在生病了,所以,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话都是气话,我都不会放在心里的,你现在好好养病,我会等你,直到你恢复”

    “我是认真的!”

    唐小宁蓦地开口,直接打断了她没有说完的话。

    “不,你不是认真的,你只是在气头上而已!”

    陆吉祥语气坚定。

    唐小宁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双眼。

    陆吉祥见状,还以为是他累了,正要弯腰将他的氧气罩放回去,却忽听少年扬声:“Emily!”

    很快,Emily走了进来。

    她趾高气扬,根本就没有看过陆吉祥一眼。

    少年的声音很冷:“Emily,去把保镖叫来,这里有人吵到我了。”

    “好!”

    Emily点头,转身就要往外走。

    “行了!”

    陆吉祥蓦地出声。

    她气得浑身发颤,两眼直瞪着病床上的少年,问道:“唐小宁,你真的是认真的吗?”

    “是!”

    少年回答得毫不迟疑。

    陆吉祥苦笑,眼中闪烁泪光:“那么,你以后还想见到我吗?”

    “我希望你从此在我的世界里消失!”

    唐小宁说道。

    陆吉祥霎时脸色惨白。

    她苦笑着点头:“好,我知道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所以,她根本就没有看到,在她转身离开的瞬间,少年曾下意识的转头望来,只可惜他已经瞎了,什么都看不到,精致的脸庞上,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病房里静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连同她的气息也在渐渐消失。

    少年很颓废。

    Emily走了过来,弯腰握住他的手,同样痛苦:“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唐小宁只是摇头。

    曾经,他想给陆吉祥这世界上最大的幸福。

    可如今,他只是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瞎子,他还有什么资格给她幸福?

    “唐……”

    Emily心如刀割。

    唐小宁仰起头,根据声音判断出Emily的位置,他睁着眼,抑制着颤抖的道:“Emily,我们结婚吧,好吗?”

    Emily一怔。

    她用手捂着嘴,难以置信的看着少年。

    “Emily?”

    唐小宁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他的声音里有小心翼翼:“你,愿意吗?”

    Emily点头,难以抑制的激动:“我愿意!我愿意!”

    ……

    两日后,各大报纸都刊登出了巨星大婚的现场,屹然就是一个公主与王子的故事。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新娘换了人?

    可毫无疑问的是,唐小宁和Emily收到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祝福。

    所有人都祝他们百年好合!

    然而,直到很久以后,Emily才明白,原来这场所谓的婚姻,只是一场戏,专门表演给陆吉祥看的,她与唐小宁的婚姻,在很多很多年以后,一直都是有名无实。

    她痛苦过。

    可是,她也快乐。

    ……

    过了段日子,宋念亲也出院了。

    陆吉祥正在收拾着孩子的小衣服,副官走了进来,轻轻的说道:“夫人,外面有人来探望。”

    “谁呀?”

    陆吉祥头也不抬的问道,手里还在继续整理着孩子的衣服。

    副官答道:“他自称是您的哥哥!”

    陆吉祥愣住。

    她缓缓的抬头望来,有些意外的看着副官:“是谁?”

    “您的哥哥!”

    副官的话音未落,陆吉祥已经跑了出去。

    外面走廊,陆荣景正紧紧的伫立在那,阳光撒了他一身,温暖而柔和。

    “哥!”

    陆吉祥满脸的惊讶。

    陆荣景见到她,缓缓的笑了起来:“吉祥,好久不见了!”

    陆吉祥冲了过去,紧紧的抱着男人的腰,激动不已:“哥,哥,真的是你!”

    “嗯,是我!”

    陆荣景点头,抬手回抱她。

    陆吉祥已经激动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一直抱着自己的哥哥,半点都舍不得松手。

    走廊里人来人往。

    陆荣景轻拍女孩儿的后背,缓缓道:“吉祥,我有话要和你说,我们先进屋,好吗?”

    陆吉祥回过神。

    她松开了手,两眼看着男人,点头:“好!”

    说完,拉着陆荣景的手就走进了房里。

    她一边说道:“哥,你再稍微等会儿,宋锦丞抱着孩子下楼去散步了,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他俩应该也快回来了。”

    陆荣景淡淡的笑。

    “吉祥,你现在过得好吗?”

    他问道。

    “好呀!”

    陆吉祥点头。

    她歪着头,目光看着陆荣景,继续道:“哥,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

    陆荣景点头。

    他沉默了一下,方才说道:“我昨天去了一趟墓园。”

    陆吉祥嘴角的笑意僵住。

    想到自己的父母,她的心里很难过。

    “哥……”

    她喏喏的,像是个孩子。

    其实,陆吉祥在陆荣景的心里,可不就是一个孩子,从小到大,他可没少替她收拾烂摊子。

    “来,你过来坐!”

    陆荣景冲她招手。

    陆吉祥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过去。

    “坐。”

    陆荣景继续道。

    “噢!”

    陆吉祥在他身边落座,转头看着他:“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陆荣景并不着急。

    他从兜里拿出了一个信封,慢慢道:“这是父亲留给你的信。”

    “啊,爸爸有给我留这个?”

    陆吉祥很意外。

    她欲伸手去夺,却被陆荣景握住了手。

    他问道:“吉祥,你要知道,我本不想将这封信拿给你,但我又不想你在愧疚中度过一生,在这世上,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我想你过得快乐,就像从前一样!”

    “哥……”

    陆吉祥很受感动,眼眶渐渐泛红。

    陆荣景苦笑,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好了好了,你怎么还跟从前一个德行?”

    陆吉祥咬着唇,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陆荣景微微颔首:“快看信吧,有什么问题就问,我下午要赶飞机!”

    “噢……”

    陆吉祥低了脑袋,撕开了信封以后,将里面的信纸抽了出来。

    这一看,她整个人就震惊了。

    是关于当年的那场车祸,在信中,宋爸爸几乎细无巨细的讲诉了当年的那场车祸事故过程,以及他和宋锦丞之间的约定。

    直到此时此刻,陆吉祥才恍然醒悟,原来这场婚姻,真的和过去没有任何关联,她曾经误会过宋锦丞娶她是因为内疚,或者可以称之为还债。

    可时到今日,她才发现这一切是多么的大错特错。

    陆荣景缓缓的开口:“其实,当年在弟弟被送去医院的途中时,他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命特征,加上救护车又是逆行,当时出了车祸以后,交警的调查结果是我们把宋锦丞给撞了。当时我也在场,亲眼看着他所驾驶的跑车被撞翻在路边,他们把人抬出来的时候,那小子满身都是血,可把爸妈给吓得不小!”

    陆吉祥放下信纸,沉默着。

    陆荣景看她一眼,继续道:“吉祥,当初妈生病的事情,是爸亲自要求宋锦丞瞒着你的。还有,关于那场车祸,也是爸要求宋锦丞瞒着你的,他们只是不想你活在过去里不能自拔,毕竟,弟弟也走了这么多年了,谁都没有怪过你,只希望你能过得好好的,你明白吗?”

    陆吉祥抹了抹眼角,声音变得沙哑:“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陆荣景答道:“在爸去世以前,我们有聊过电话。”

    陆吉祥闻言,很惊讶:“真的?”

    陆荣景点头,继续道:“其实,我在去了港城以后没多久,就和爸爸联系上了,我不想让家里人太担心。不过,我也有让他为我保密。”

    陆吉祥听了,很不高兴:“那你怎么也没有给我打电话?哥,你都不知道,在你那次‘出事’以后,我都为你哭了好几回,每次都好伤心的!”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陆荣景微笑,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动静,很快,宋锦丞抱着女儿走了进来。

    陆吉祥见状,立马从床边站了起来,笑着道:“宋锦丞,你看谁来了!”

    随着她的话,宋锦丞举目望来,待见着是陆荣景的时候,微微敛眉。

    “你好,妹夫!”

    陆荣景开了口,似笑非笑。

    “扑哧!”

    陆吉祥笑起来。

    宋锦丞虽然有些不悦,但碍于陆吉祥的面子,他倒也没说什么,直接抱着女儿走了过来。

    陆吉祥忙道:“哎,把念亲给我!”

    说着,伸手就要去接孩子。

    “你小心点!”

    宋锦丞嘱咐了一句,小心的将孩子放到她的怀中。

    陆吉祥抱着孩子,转身面向陆荣景,笑着道:“念亲,你看,这是你舅舅,长得帅么?”

    宋念亲含着小手指,眨巴着一双乌黑尽量的大眼睛,傻乎乎的望着陆荣景。

    陆荣景弯下腰,笑望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

    他道:“外甥女的嘴巴很像你,吉祥!”

    “真的吗?”

    陆吉祥挑高了眉梢。

    她先是看了一眼那边的宋锦丞,接着又望向陆荣景,说道:“嘿嘿,好像好多人都这样说过。哎呀,没办法呀,天生丽质难自弃!”

    陆荣景淡淡摇头。

    他直起了身子,说道:“给这小丫头的红包先欠着,下次再来补上!”

    “好呀好呀!”

    陆吉祥迫不及待的点头,两眼直冒绿光。

    陆荣景看她一眼,无奈道:“你急什么,红包是给小丫头的,不是给你的!”

    “我知道呀!”

    陆吉祥点头,大言不惭的道:“给她给我都一样,反正都是落到我的兜里,哈哈哈……”

    笑得很猖狂。

    陆荣景叹气:“妹夫不给你钱花吗?”

    陆吉祥一怔。

    她转头去望宋锦丞。

    那男人正在把她整理好的衣服拿出来,然后又慢条斯理的重新整理一边。

    “他呀!”

    陆吉祥撇嘴,说道:“抠得要命!”

    陆荣景失笑。

    “那好,下次也给你包一个大红包!”

    “好,哥你要一定要记住了!”

    陆吉祥满脸的笑。

    陆荣景点头,继续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走了。”

    陆吉祥的笑容一滞。

    她又变得可怜兮兮的:“哥,您先不要着急嘛,我们待会儿先一起吃个饭,然后你再走,好不好?”

    “飞机可不会等我!”

    陆荣景说道。

    他挥手:“好了,我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噢……”

    陆吉祥垮下小脸,很不乐意的目送着男人离开。

    陆荣景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比方。

    外面走廊里,依旧阳光四溢,唯独角落里阴暗一片。

    他大步往外走,没有半点留念。

    他心知,从此以后,他心中的那份感情,将永远深藏在心中最暗的那个角落里。

    ……

    下午四点多钟,宋锦丞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拉着陆吉祥,慢慢的走出了医院。

    副官已经将车开到了医院门口。

    陆吉祥走了没几步,忽然站住了双脚。

    宋锦丞见状,不禁也跟着停了下来。

    “怎么了?”

    他望向女孩儿。

    陆吉祥仰起脑袋,冲着他笑,特别的灿烂。

    “宋锦丞,我已经决定好了,我要将过去的不愉快都统统忘掉,从今以后,我们就好好的过日子,再也不吵架,再也不谈离婚,好不好?”

    男人微怔。

    继而,他缓缓的笑了起来,英俊迷人。

    “好!”

    他点头。

    陆吉祥犹豫了一下,她缓缓的凑近男人,一手搭在他的肩上,仰脸望着她,眼眸乌黑如黑玛瑙石,犹如黑夜里的星辰。

    她的脸颊上有浅浅的粉。

    她有些忸怩:“你、你低下来一点,好不好?”

    宋锦丞自然不会拒绝。

    他低了头。

    陆吉祥踮起脚尖,轻轻的吻上他的唇。

    她声音狡黠:“所有的事情,我统统都已经知道了!”

    宋锦丞微笑,并无意外。

    其实,在看见陆荣景的那一刻,他早就料到了这一切。

    “所以……你也不用再瞒着我了……”

    陆吉祥笑着道,一手勾住男人的脖子。

    宋锦丞为了将就她,不得不保持着弯腰的动作。

    他有些疑惑:“什么不用瞒着你?”

    陆吉祥弯唇:“你就老实交代了吧,你第一次是在哪里见到我的?”

    宋锦丞蹙眉。

    陆吉祥见他不说话,没耐心的催促:“你快说啊!”

    “在这里!”

    男人忽然开口。

    “什么?”

    陆吉祥一怔。

    宋锦丞揽住她的腰,将这对母女俩都抱在怀里。

    他凑到女孩儿的耳边,笑着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比女儿还小,也是在这家医院里,当时你刚出生没多久,在保温室里的时候,隔着一扇窗户,我第一眼就看见了你!”

    陆吉祥目瞪口呆。

    她故作吃惊的道:“你居然对一个婴儿一见钟情!”

    宋锦丞皱了皱眉,没说话。

    陆吉祥摇着他的手臂:“宋锦丞,你快点交代,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

    “该回家了。”

    男人松了手,抱着女儿进了车里。

    “喂,你快说呀,你到底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

    陆吉祥不甘心的追了过去。

    轿车远远的开走。

    最终,消失在那盛开梧桐花的街道尽头。

    其实,爱情就是一场最美的遇见,一见钟情与否,都不妨碍我爱上你。

    (正文完)

    ------题外话------

    关于本文番外及其它问题,我会在微博里详细说明,感谢大家的一路追随和支持。

    感谢你还在,鞠躬!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