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4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半个多小时以后,裴谦找了一个借口,硬是拉着秦可卿出了病房。

    这下,整个屋子里便只剩下了宋锦丞和陆吉祥,以及至今还未醒来的女儿。

    气氛有些尴尬。

    陆吉祥低着头,目光一直看着女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陆吉祥就像是被定了格,始终都保持着一个姿势。

    最后,宋锦丞看不下去了。

    他开了口:“你要是觉得不自在,我这就出去!”

    “好!”

    陆吉祥点头,丝毫不犹豫。

    宋锦丞挑了眉梢,颇有些意外:“你真希望我出去?”

    陆吉祥抬头看他一眼,很镇定:“是你自己说要出去的,干我何事?”

    宋锦丞被噎得哑口无言。

    他沉默了下来,依旧坐着位置里一动不动,并没有真的出去。

    陆吉祥也没太在意,伸手摸了摸女儿的额头,微微皱眉道:“她好像有点发烧,要叫医生吗?”

    宋锦丞闻言,立刻严肃以对。

    他摁了床头的呼叫铃,唤来了医生。

    结果,医生一摸额头,并未有任何异常。

    陆吉祥却坚持要他们量一下体温。

    医生没了办法,只要让护士给小孩量体温,结果显示只是体温有稍微的偏高,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陆吉祥闻言,这才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只是你的心理原因在作祟。”

    宋锦丞望着她,缓缓说道。

    陆吉祥瞥他一眼,冷笑:“我是关心则乱,哪像你……”

    话说到这里,她皱了下眉,没再继续说下去。

    宋锦丞沉下脸。

    陆吉祥深吸了一口气,稍微顿了顿,然后才接着说道:“宋锦丞,我们暂时撇开以前的事情,现在就平心静气的谈一谈,好吗?”

    “好!”

    宋锦丞点头,表示同意。

    陆吉祥抿唇,先是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女儿,说道:“我们以前就是认识的,但是在结婚以后,你为什么都没有和我说过?”

    “我说过。”

    宋锦丞开了口:“只是你不曾在意。”

    “你是说那张照片?”陆吉祥拧紧眉头,有些微的愤怒:“如果当初不是我先问你,你是不是就打算永远都瞒着我?宋锦丞,你做人怎么能这么自私?”

    宋锦丞同样脸色不善:“你对那次见面毫无记忆,我要怎么和你说?陆吉祥,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无理取闹?”

    “你又说我无理取闹!”

    陆吉祥忽然从床边站了起来,气呼呼的瞪着男人:“你是不是非得和我吵架?宋锦丞,你说,当初你娶我的原因是什么?我就纳闷了,这天底下有这么多的女人,你怎么就偏偏挑中我了!开始我还以为是上天的眷顾,可时至今日,我终于想明白了,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弟弟用命换来的,如果不是他”

    “够了!”

    宋锦丞骤然出声将她打断。

    他厉着声:“你就非要在女儿面前说这些话?”

    陆吉祥一怔。

    她不禁转过了头,呆呆的望着床上脸色苍白无血色的女儿,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她吸了吸鼻子,哽咽着声音:“这个病能治好吗?”

    宋锦丞叹气:“暂时还不好说,这得看以后的情况。”

    陆吉祥咬着唇,她还是无法相信,这好端端的一个小孩子,怎么会被诊断出哮喘?而且还是先天性的!

    “你会治好她的,是不是?”

    陆吉祥说道,一边望向男人,满眼的希冀。

    “是,我会尽我所能的治好女儿。”

    “谢谢……”

    陆吉祥嗫嚅着唇,含在眼中的泪,终究还是掉出了几滴。

    宋锦丞见状,很是心疼。

    “吉祥,我们也会好好的,是不是?”

    他缓缓问道,目光一直看着她。

    陆吉祥却未回答。

    她转移了话题:“你先看着孩子,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完,疾步就往外走。

    宋锦丞欲言又止,眼睁睁的看着人走了出去。

    ……

    外面走廊里。

    裴谦正倚在窗户边抽烟,护士已经几次过来提醒他医院里不能抽烟,他皆视若无睹,浑身散着淡淡的冷气。

    秦可卿站在旁边,眯眸望着窗外。

    她开口道:“裴谦,我虽然答应要和你过日子,但是,我们之间是平等的,以后我要做什么事情,你都不能插手,明白吗?”

    “比如呢?”

    裴谦转头望来。

    他眼眸深黑,如若苍穹。

    秦可卿抿了下唇,说道:“比如,如果我要出去工作的话,你不能横加阻拦,更不能到我单位里去闹,不管我决定做什么工作,这都是我的自由!”

    裴谦皱眉:“你要做什么工作?我只有一个要求,除了是抛头露面的工作以外,我都没意见!”

    秦可卿瞪他一眼。

    她没好气的道:“你大可放心,我怕晒太阳,不会去做‘抛头露面’的工作!”

    她重点咬了‘抛头露面’几个字。

    裴谦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既然如此,我答应你!”

    “还有!”

    秦可卿继续说道:“每个假期的时候,我会和同事出去旅游!”

    “旅游?”

    裴谦站直了身子。

    他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一边不可思议的道:“你要去哪里旅游?要出国吗?和什么同事?男的女的?他家是做什么的?你打算要去多久?准备住哪?还有”

    “喂!”

    秦可卿出声打断他,不耐烦的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我现在还没找工作呢,哪知道是什么同事?再说了,就算不是同事,我也可以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啊!”

    裴谦沉着脸。

    他的语气不大好:“现在外面那么不安全,你们几个女孩子一起出门旅游,这不是给犯罪分子提供机会吗?不行,如果你要出去旅游的话,不管去哪,由我陪着就好!”

    “裴谦!”

    秦可卿跺脚。

    她气呼呼的道:“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你不能这样!”

    裴谦面不改色:“这是我的条件,只要是关乎你安全的事情,必须由我亲自陪同!”

    “你!”

    秦可卿瞪起眼。

    裴谦的视线越过她的肩头,似乎是看见了什么,微微抬了抬下巴,就道:“吉祥物出来了!”

    秦可卿微怔。

    待反应过来以后,她连忙转头望过去,正好看见陆吉祥从病房门走出来。

    “吉祥!”

    她喊了一声,急忙走了过去。

    陆吉祥站在原地,望着她走近了以后,才说道:“你们还在啊?现在时间很晚了,这里有我和宋锦丞守着就好,你们回去休息吧!”

    秦可卿摇头,说道:“这哪行?你俩吵架了怎么办?”

    陆吉祥闻言,真是哭笑不得。

    她说道:“你想多了,秦可卿,放心吧,我们不会吵架的!”

    秦可卿挑起眉梢。

    她望着好友,问道:“你俩握手言和了?”

    陆吉祥蹙眉。

    “什么意思?”

    “就是和好如初了啊!”秦可卿道:“这都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了,为了孩子,也为了你自己,难道你还想着离婚?”

    陆吉祥撇过头。

    “我从未改变过这个想法。”

    她说道,提步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秦可卿愣在原地。

    裴谦走了过来,缓缓说道:“其实,他们夫妻俩个都是倔脾气,一个个的谁都不愿意先服软。可是,婚姻和爱情不一样,哪能这样一直僵持下去?”

    秦可卿若有所思。

    她扭头看向裴谦,道:“裴谦,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裴谦耸了下肩头,答道:“不是我知道了什么,这就是明摆着的事儿,只是当局者迷罢了。不过,你大可放心,他们这婚呐,离不了的!”

    “你怎么知道?”

    秦可卿吃惊看向他。

    裴谦一笑,显得意味深长:“他不会舍得放手的。”

    ……

    再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宋锦丞正站在桌前布餐,副官刚送来的宵夜,精致可口的水晶小笼包和煎饺,以及白米粥。

    “过来吃点东西。”

    宋锦丞见她回来了,淡淡的开口道。

    “噢。”

    陆吉祥并未拒绝,来到桌边落座。

    “喝点粥?”

    宋锦丞问道,一边看向她。

    “好!”

    陆吉祥点头。

    宋锦丞没再说话,沉默的给她盛了一碗粥。

    “谢谢。”

    陆吉祥显得客气而疏离。

    宋锦丞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又给她拿了一个空盘子和一双筷子,并说道:“吃慢点,别被烫着。”

    陆吉祥‘嗯’了声,低头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粥,许是味道不错,又或是真的饿了,她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情,嘴角也微微的翘了起来。

    宋锦丞倚在桌边,低头望着她,眸中尽是宠色,从未变过。

    很快,陆吉祥发现了。

    她又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将碗放回到桌面上,刻意冷声道:“宋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宋锦丞觉得有趣。

    他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倒也没事么事,只是觉得陆女士很好看,所以就想多看两眼!”

    陆吉祥倏地转过头,两眼瞪着他。

    宋锦丞挑眉:“怎么,我有哪里说得不对吗?”

    陆吉祥气得不行,狠狠白他一眼,低头继续喝粥,并顺道又往嘴里塞了一个小笼包,两边的腮帮子都鼓鼓的,活脱脱的一副贪吃的小松鼠模样。

    宋锦丞无奈的笑,习惯性的伸手去摸她的小脑袋。

    陆吉祥却往一边躲,含糊不清的说着话:“松先森,其自重……”

    宋锦丞敛眉。

    他厉着声:“吃完再说话,小心被噎着!”

    陆吉祥很努力的将嘴中的食物咽进肚子里,然后才一本正经的说道:“宋先生,请你自重,有话就直说,不要动手动脚的!”

    宋锦丞不悦。

    他微微沉了脸,说道:“吉祥,你就非要这样和我说话?”

    陆吉祥从桌边站起身子,对上他的视线,一板一眼:“我们正在打离婚官司,我希望你能明白的是,如果不是因为女儿在生病,我现在根本就不会在这里!”

    宋锦丞闻言,不禁冷笑:“所以说,这都是我们父女的错,是我们耽误你和别的男人谈恋爱了?”

    陆吉祥的表情很惊讶。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宋锦丞:“你到底是怎么了?宋锦丞,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你、你的风度呢?你的教养呢?”

    宋锦丞嗤笑:“老婆都快没了,还要什么风度和教养?”

    “你!”

    陆吉祥张了嘴,正欲说什么。

    就在这时,床上传来一丝动静。

    宋锦丞率先感应到,倏地冲到床边,激动的看着女儿。

    “宝贝?”

    他试着叫了一声。

    陆吉祥也赶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望着床上的孩子。

    渐渐的,原本阖着双眼的小女儿,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瞬间,她尖声哭了起来。

    “念亲!念亲!”

    陆吉祥激动得掉泪。

    “医生!医生!孩子醒了!”

    宋锦丞冲了出去,大声唤来了医生。

    很快,一众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赶了过来,开始有条不紊的给孩子检查身体。

    陆吉祥站在外围,看着被医生们包围起来的女儿,眼泪唰唰的直往下掉。

    她哽咽着声音,大抵是因为太激动了,她的浑身都在发颤。

    “好了,吉祥,别哭了。”

    宋锦丞走了过来,温柔的将她揽到怀里。

    “念亲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她哭着问道。

    “是,我保证,女儿不会有任何事情!”

    宋锦丞答道,大手轻抚女孩儿的后背,这才发现,她廋了很多,几乎只有骨头,摸不到半点肉。

    陆吉祥吸了吸鼻子,故意将眼泪擦在男人的昂贵衬衣上。

    宋锦丞抚着她的小脑袋,无奈的纵容着她。

    就在这时,陆吉祥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没在意的拿了出来,却发现是唐小宁的手机号。

    宋锦丞也看见了。

    他沉着脸,眸色也冷了下来。

    “我接个电话。”

    陆吉祥说道,从他的怀里退了出去,拿着手机准备去外面。

    宋锦丞侧过身,慢悠悠的说了句:“女儿很想你,在她生病的时候,她一直都在叫妈妈。”

    陆吉祥的步子一顿。

    她并没有回头,只是停顿了半秒,继而走出了病房。

    站在外面走廊里,陆吉祥接了电话,刚放到耳边,就听Emily的声音传来:“唐出事了!”

    “什么!”

    陆吉祥顿时心脏一紧,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Emily应该是在赶路,气喘得很厉害。

    她的声音里有颤意:“唐在跳舞的时候,从舞台上摔了下来!”

    陆吉祥惊住。

    她踉跄了两步,身子发软的靠在墙边,她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咬着牙:“现在情况怎么样?”

    Emily已经哭出了声:“我不知道,他流了好多血,脸上也是血……呜呜呜,他被医生抬走了……陆,你快过来,他、他需要你!”

    陆吉祥忙点头:“好好好,我马上就过来,你们现在在哪里?”

    “市医院!”

    “好,我马上就来!”

    陆吉祥答道,欲从墙边撑起身子,却发现自己的两条腿根本就使不出力气。

    她一手扶着墙边,不断的做着深呼吸。

    电话中,Emily的声音还在传来:“陆,你一定要来,唐在等你,他一直都在等你,他已经等了你好多好多年,你这次不能再让他等下去了,他会死的,他真的会死的。”

    “我来,我一定会来!”

    陆吉祥的眼中掉出泪水。

    挂了电话以后,她扶着墙壁,一寸一寸的挪向病房,她整个人都没了力气,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

    这时候,病房里又传出来了女儿的惊声哭叫,简直就像是一根针,狠狠的扎进她的心里。

    “妈……”

    女儿在撕心裂肺的叫着她。

    在这一瞬间里,陆吉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忽然得到了力量,倏地就从墙边站了起来,她奋力的冲进病房里,正好看见宋锦丞将女孩儿抱起来,她只有那么小小的一团,却一直在挥舞着小手,不断地叫着妈妈!妈妈!

    所有人都望了过来。

    陆吉祥的目光却只是紧紧的盯着女孩儿。

    她已泪流满脸。

    她一步一步的走向女儿,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乖宝贝,你快看,妈妈来了。”

    宋锦丞柔声相哄,一边将女儿的脸转向陆吉祥。

    小家伙也很给力,当见着陆吉祥的时候,立马哇哇大叫,一双小短手很努力的朝她伸来,嘴里不断叫着:“妈妈……妈妈……”

    陆吉祥的整颗心都化了。

    她走了过来,万分小心的从男人的手中接过孩子。

    小家伙一进入陆吉祥的怀里,立马就紧紧的抓住她的头发,漂亮的大眼里还残留着泪水。

    “是妈妈对不起你!”

    陆吉祥说了句,低头亲吻女儿的额头。

    小家伙裂开嘴,傻乎乎的笑,只是配以她苍白的脸色,让陆吉祥很心疼。

    宋锦丞从旁边拿了婴儿毛巾,细心的替女儿擦脸,一边感叹的道:“最近这些日子里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她笑得这么开心。”

    “她不开心吗?”

    陆吉祥抬头看向他,问道。

    宋锦丞耸肩:“虽然她平时很黏我,可是许久没见到你以后,她还是会叫妈妈的,有时候半夜里也会忽然哭醒,我怎么哄都没用,最后哭累了以后,再继续睡……”

    听到这些话,陆吉祥的整颗心都疼得不行。

    她很生气:“你就是这样照顾她的吗?宋锦丞,你不是能耐大吗,为什么连一个孩子都照顾不好?”

    宋锦丞瞬间沉下脸。

    这时候,医生的声音传来:“孩子多久没吃东西了?现在情况好转了不少,你们可以适当性的给孩子喂点奶,千万要小心一点!”

    陆吉祥恍然大悟。

    她连忙看向宋锦丞:“保姆呢?”

    宋锦丞皱眉:“她没来。”

    “那孩子怎么办?”陆吉祥很纠结。

    她根本就没奶,要怎么喂孩子?

    “我去冲奶粉。”

    宋锦丞说了句,提步离开。

    陆吉祥虽然很着急,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抱着女儿坐在床边,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会儿,宋锦丞拿着奶瓶走了过来。

    “凉了吗?”

    陆吉祥问道。

    “嗯。”

    宋锦丞点头,一边将奶瓶递给她。

    陆吉祥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接过奶瓶以后,低头小心翼翼的喂着女儿。

    小家伙是真的饿了,刚闻到牛奶的味道,便迫不及待的抬起脑袋,激动的张开嘴巴,就像个嗷嗷待哺的幼鸟。

    陆吉祥看着她一副猴急的样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小家伙很用力的在吸着牛奶,两边的腮帮子都鼓鼓的,卷长的眼睫毛上还挂着一颗泪珠儿,小鼻子也是红红的,怎么看都是个小可怜儿的样。

    这时候,陆吉祥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她抬起脑袋,两眼看着男人,就道:“医生是怎么说的?念亲的病能治好吗?我、我是说彻底的根治,可以吗?”

    宋锦丞望着她,缓缓的摇头:“只能保守治疗,吉祥,你应该知道的,女儿现在还太小,她根本就无法承受太多的药物和手术,这些对她的伤害都太大!”

    陆吉祥愣愣的。

    她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像是在一片森林里迷了路,她茫然无措,感觉整个人生都忽然变成了黑色。

    “吉祥,其实”

    宋锦丞正欲说什么。

    忽然,房间里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是陆吉祥的手机!

    宋锦丞抿着唇,冷冷淡淡的站在那里。

    陆吉祥回过神,微微动了下身子,欲腾出一只手去拿手机。

    怎料,她才刚松开一只手,被她抱在怀里的女儿就哇哇大叫,连奶也不喝了,小嘴巴外面一圈全是白色泡沫。

    陆吉祥怕她被呛到,赶紧收回手,小心翼翼的抱着她,一边哄道:“乖,妈妈在这里呢!”

    “吧唧吧唧……”

    小家伙觉得安全了,再次张嘴含住奶嘴,眯着眼吸奶。

    陆吉祥没了办法,只好求救宋锦丞:“你帮我拿一下手机,好吗?”

    宋锦丞站着没动。

    陆吉祥急得不行:“小宁出事了,他从舞台上摔了下来!”

    宋锦丞冷冷启声:“关我何事?”

    陆吉祥被他气得头疼。

    她道:“小宁是我的弟弟,宋锦丞,你就不能大度一点吗?”

    “弟弟?”

    宋锦丞听见这个词,不禁眼露嘲讽:“你当那人是弟弟,可那人却从没把你当姐姐!”

    “你!”

    陆吉祥瞪起眼。

    这时候,铃声已经停止。

    但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再次又疯狂的响了起来。

    陆吉祥没了办法,只要又小心翼翼的腾出手,欲去拿手机。

    可是,她才刚松开一点,小家伙又开始哭,而且比之前还要更加响亮。

    陆吉祥没了办法,只好哀求道:“宋锦丞,算我求你了行吗?就这一次,你就帮我这一次,好吗?我求你了!”

    她哀哀恳求,双眼里尽是希冀。

    宋锦丞心中有怒,可是,他却不忍拒绝女孩儿。

    他走了过去,没好气的帮她拿出手机,并摁下接听键,放到她的耳边。

    Emily的声音瞬间传来:“陆,你现在到哪里了?唐被送进了手术室,医生说,他的头部受伤,现在非常严重,好多粉丝在给他配型输血,你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啊?”

    陆吉祥急得不行。

    她正欲开口说话,宋锦丞却忽然将手机移开。

    陆吉祥惊讶的看向她。

    男人却已拿着手机走到床边,冲着电话里的Emily,声音深沉森冷的回答:“她不会来的。”

    说完,即刻掐了电话,并关机。

    “宋锦丞!”

    陆吉祥暴怒,气得浑身发抖。

    宋锦丞转头望来,十分平静:“陆吉祥,我要你做出选择,要我和女儿,还是他?”

    陆吉祥死死瞪着他:“你怎么能这么卑鄙无耻?”

    “我卑鄙无耻?”

    宋锦丞指着自己,笑得极冷:“你那个什么弟弟的也不是好人,他都开过多少场演唱会了,为什么偏偏就这次出了事?”

    陆吉祥一怔。

    但很快,她更加愤怒的道:“别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跟你一样,小宁他怎么会拿这种危险的事情开玩笑!”

    “危险?”

    宋锦丞挑眉。

    他一脸的冷酷:“那小子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陆吉祥气得直喘气,胸口强烈起伏。

    两人对视着,彼此之间谁也不肯先说话。

    直到,小家伙喝光了奶瓶里的牛奶,咿咿呀呀的叫着妈妈,挥舞着小手去抓她的衣服拉链。

    陆吉祥低下头,目光望着女儿,像是在决定着什么。

    突然,她从床边站了起来。

    宋锦丞见状,脸色大变。

    只见陆吉祥已经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将女儿放到床上。

    小家伙离开了妈妈的怀抱,立马张嘴哇哇大哭。

    陆吉祥很心痛,但依然直起了身子,回头看向宋锦丞,刚要张嘴,却见着宋锦丞忽然冲了过来。

    陆吉祥下意识的往旁边躲。

    岂料,宋锦丞的目标根本不是她,而是床上的女儿。

    此时,宋念亲的整张脸已经开始泛起青色,她大大的张着小嘴巴,像是呼吸困难的模样。

    “医生!医生!”

    宋锦丞朝外大喊。

    医生们去而复返,手忙脚乱的给孩子插上氧气,并实施了抢救。

    宋念亲再次哮喘发作,生命岌岌可危。

    陆吉祥捂着嘴,不敢相信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她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护士走了过来,请她出去等待。

    陆吉祥整个人都是呆滞的。

    她缓缓的转身走了出去,一个人站在走廊里,没有任何人和她说话。

    宋锦丞很快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陆吉祥见状,刚张口喊了一个‘宋’字,男人蓦地转眸掠来,如雷霆之钧:“要滚就滚,不要再和我说一个字!”

    他是真的发了狠,如果不是因为爱,他恨不得亲手掐死这个狠心的女人!

    陆吉祥僵硬的立在原地,脸色惨白如雪。

    她的脑子里嗡嗡作响,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丧失了任何的思考能力,她满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女儿不能死!女儿不能死!

    抢救时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医生走出来的时候,宋锦丞立刻就迎了上去,满脸的焦急:“孩子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长舒了一口气,却扳着声音的道:“孩子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不过,你们都是怎么当父母的?孩子还小,这种病最忌讳的就是情绪过于激动,你们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得好好的吗,尽量要多哄着孩子,是不是不想要孩子了?”

    “我们没有!”

    陆吉祥蓦地开口,她哽咽着声音:“都怪我……”

    医生看她一眼,接着又望了望宋锦丞,摇了摇头,叹着气离开。

    ……

    夜里一点多钟,宋念亲醒了过来。

    她哭喊着叫着妈妈。

    陆吉祥一直站在走廊里,听到女儿的声音以后,立马就冲了进去。

    宋锦丞正坐在床边,怀里抱着孩子。

    陆吉祥见状,立马就迟疑了。

    她小心翼翼的望着他,道:“那个,女儿在叫我……”

    宋锦丞并没有看她,而是低了头,面无表情的望着女儿道:“宝贝乖,从现在起,爸爸就是你的妈妈,以后我们父女两个相依为命,好不好?”

    听着这些话,陆吉祥的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她变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