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0章 梨花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故事的源头,要追溯到很多年以前,那一年,陆吉祥和唐小宁之间因为一组床照而裂出了间隙,以至于到了最后,决绝的分手!

    然后,那组床照又鬼使神差的被传到了宋父宋母的手中。

    陆吉祥挨了打,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再然后,宋父宋母出门寻她,留下了年仅六岁的小儿子在家中。

    那一夜,狂风暴雨!

    小儿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整整一宿,被发现了的时候,早已浑身滚烫。

    ……

    “你知道,你弟弟最后是因为什么而死的吗?”

    唐小宁的声音传来。

    “病死的!”

    陆吉祥答道,她的表情很悲伤,还有内疚。

    当初,若不是她的固执和任性,小小年纪的弟弟,又怎会早早夭折?

    唐小宁转过头,瑰丽的眼眸,紧紧盯着她:“姐,如果我说,你弟弟不是病死的呢?”

    陆吉祥震惊。

    她蓦地瞪起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少年:“你说什么?不,不可能的,他就是病死的,这是我爸妈亲口对我说的,唐小宁,事到如今,我已经不认为这件事情还有什么好争辩的,如果你是要”

    “是因为车祸!”

    唐小宁忽然开口,径直打断了她没有说完的话。

    陆吉祥怔住。

    但仅仅片刻的时间,她像是忽然就想明白了什么,开始摇脑袋,眼圈迅速泛红:“不可能,他明明就是病死的!”

    唐小宁叹气。

    “姐,你别太激动。”

    “我没有激动!”陆吉祥低吼,她握着拳头,胸口不断起伏,气息混乱:“小宁,关于当年的事情,我已经原谅你了,为什么还要再提?”

    唐小宁皱眉,他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容颜清冷,湛蓝色的双眸,如罩薄冰。

    “是你的枕边人!”

    他一字一句,宛若这世间里最恶毒的一把刀:“是他害死了你的弟弟!”

    “不!”

    陆吉祥惊叫。

    她双手捂住耳朵,不断摇头,根本就不愿意再听唐小宁继续说下去。

    少年叹息。

    他转身走了出去。

    半分钟的时间,待他再返回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一个棕色档案袋。

    “这些是事发现场的视频截图照片。”

    他说着话,一边弯下了腰,将东西放在女孩儿的面前。

    陆吉祥咬着唇,却根本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

    唐小宁一笑,带着自嘲。

    “我查了这件事情很久,直到最近才查到的些眉目,他瞒得很严,几乎消灭了所有的证据。”说到这里,他绝美的容颜上浮现出了一丝生冷的色:“就连你的父母都愿意一起帮着隐瞒,姐,我真不甘心,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愿意信他?都向着他?”

    “不是,不是的……”

    陆吉祥连连摇头。

    她眼泪唰唰唰的直往下掉,任性得像是个孩子。

    以至于到了最后,不断打嗝抽噎,整张脸都涨得通红通红的。

    唐小宁自然是心疼的。

    他又坐到了女孩儿的身边,伸手把她揽入怀里,一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就说道:“姐,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该怪他,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你们不是相处得很好吗?当初知道你忽然闪婚了以后,我一直都没有想明白,他为什么要娶你?我了解你的所有,按理来说,不管是从家庭背景,还是性格、爱好,甚至是年龄,你们都不是最合适的。可是,他却偏偏娶了你!”

    唐小宁这话,说得很无意。

    陆吉祥听了,整颗心都开始颤抖。

    她脸色泛白,紧咬着牙齿:“你的意思是,他会娶我,只是因为内疚?”

    “不然呢?”

    唐小宁低了头。

    他温柔的将吻落在女孩儿的额头上,继续说道:“姐,你们在结婚以前,从来就没有见过面吧?难道你就没有想到,当时你喝醉在街头,那可是在晚上啊,他是怎么和你结婚的?”

    陆吉祥的表情有些愣怔。

    她张了口:“他、他……”

    “你想说,他是利用了职权之便?”唐小宁接过她的话,冷笑道:“姐,其实连你自己都没明白吧?那么晚的时间了,如果不是早有准备,怎么可能说结就结?”

    陆吉祥没说话。

    唐小宁抬手,将她垂落在脸庞的碎发勾到耳边,继续道:“他是醉酒驾驶,车速极快,直接迎面就撞上了救护车,连人带车全翻。当时,车里只有你弟弟,还有一名护士和司机,至于叔叔和阿姨,他们是坐在的后面的出租车上,因为当时是不让上救护车的,所以才逃过了此劫。”

    陆吉祥呆愣着。

    她已经停止了流泪,脸上的表情无悲无喜。

    “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为什么我爸妈会瞒着我?”陆吉祥望着他问道。

    唐小宁先是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也许,叔叔阿姨是怕你知道了以后接受不了,然后去找肇事者报仇也说不定?你那时的脾气很冲动,如果被逼急了,哪怕是鱼死网破也不会放过对方。况且,他们之间有协议!”

    “协议?”

    陆吉祥微诧。

    她稍微想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是关于公司的事情?”

    她记得,父亲当年亲手成立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等原因倒闭,那时候,因为公司的事情,家里欠下了很多外债。

    在儿时的记忆里,她还曾见到过凶神恶煞的男人来到家中逼债。

    再后来,在弟弟去世了以后,他们就搬家了。

    当时,爸爸的解释是,他怕妈妈触景伤情,所以才会选择搬家。

    可如今想起来,确实有很多可疑之处。

    比如,在那之后,她再也没有见到过逼债的人。

    再比如,她曾无意得知,当年收购父亲公司的人,是宋锦丞的朋友之一。

    种种迹象,加上唐小宁所说的这些话,确实可疑。

    只是,她有些难以置信。

    在弟弟的生命和金钱之间,父亲为何是选择了后者?

    “嗤!”

    彼时,唐小宁不屑的声音传来。

    他侧了头,冷魅的脸部轮廓,异常的削薄。

    “宁可去和一个撞死自己亲儿子的人订下协议,也不愿意来找我,我还真是想不明白了,难道就是为了所谓的尊严?以至于可能放下弑子之仇?”

    “你别胡说!”

    陆吉祥瞪向他。

    唐小宁举了双手。

    他点头:“好,我不说。”

    顿了下,见着陆吉祥的情绪已经不那么激动了,便又继续道:“我去外面看看童乐。”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陆吉祥依旧坐着未动。

    她两眼直盯着少年的背影,直到他彻底的消失了,才收回视线。

    然后,缓缓的落在了那个棕色档案袋上。

    犹豫许久。

    最终还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将那个仿若沾满了剧毒的档案袋,拿了起来!

    陆吉祥深吸了一口气。

    她闭了闭眼,咬着牙,打开了档案袋以后,慢慢的将里面的东西都抽了出来。

    照片里,白色的救护车被撞得变形,街道两边站满了警察,以及一些围观的观众。

    这是一组画面感很强的照片。

    她的父母正跪在冰冷的街面上,怀中抱着一个穿着蓝衣服的小孩尸体,失声痛哭!

    那个是弟弟!

    因为她深刻的记得,那天,弟弟穿的是新衣服,是她陪着妈妈一起给弟弟买的,正是蓝色!

    她一张张的把照片看完。

    越到后面,越是让她难以呼吸。

    父母痛苦的神情,还有浑身是血的弟弟,这些都让她心如刀绞。

    最后的两张照片,是肇事者司机的。

    只有很模糊的侧面。

    但是,毕竟和宋锦丞生活了这么多年,仅凭一眼,她便已认出了他。

    哗啦……

    手中的照片散落了一地。

    陆吉祥缓缓抬手捂住自己的嘴,无言哭泣,眼泪唰唰唰的直往下流淌。

    原来,这就是事实!

    原来,宋锦丞宁愿和她吵架冷战都不肯说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撞死了自己的弟弟!

    原来,这就是娶她的原因!

    ……

    两日后。

    当红偶像巨星Erebus召开新闻发布会,专为近日来的绯闻做出正式回答。

    在现场,他当着电视机前的万千歌迷,坦言承认了他已有女朋友的这个事实!

    一时间,所有人都哗然。

    而这时,活动后台。

    “他疯了吗?”

    Emily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气得在屋中来回走动。

    “他一直就是个疯子!”

    童乐翘着二郎腿,哼了声,一边玩着手机游戏。

    陆吉祥却是皱起了眉。

    她说道:“小宁又任性了,我们之前就说好了的,他一定不能乱承认,怎么现在又变卦了?”

    “他会掉粉的!”Emily接过了话,气呼呼的说道:“我敢打赌,如果投资方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立马打电话过来要求我们做赔偿的!妈的,这个混球,非得把我气死不可吗?”

    陆吉祥睁大了双眼。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Emily,说道:“Emily,你居然会用中文说脏话了!”

    Emily吸了口气,连想都没想的就道:“是他教我的!”

    “童乐!”

    陆吉祥转过头,目光瞪着童乐:“你怎么能乱教人?你这样是在教坏我们的国际友人!”

    “切,这年头说点脏话又怎么了?”童乐满脸的不屑:“只有说脏话,才能宣泄情绪,懂不?”

    陆吉祥翻白眼。

    这是什么歪理儿?

    “天啊!”

    前边,Emily忽然惊叫起来。

    童乐不耐烦的开口:“老这么一惊一乍的做什么?淡定点!”

    Emily的脸色苍白,她满脸的震惊:“唐居然要退出娱乐圈!”

    “什么!”

    陆吉祥和童乐同时出声。

    甚至,陆吉祥还从沙发上天跳了起来:“小宁要退出娱乐圈?”

    Emily指着屏幕:“他刚说的……”

    陆吉祥咬牙。

    她转身就往外走。

    “陆?”

    Emily的声音传来:“你要去哪?”

    “我要去找他!”

    陆吉祥说道,一把就拉开了休息室房门,大步往外走。

    只是,她刚走了没几步,便被两个穿着便服的男人拦了下来,他们表情恭敬:“少夫人,我们是来请您回家的!”

    陆吉祥沉下脸。

    “让开!”

    两个男人挡在她的面前,不为所动。

    陆吉祥恼火,不禁抬手就想要推开他们。

    却听其中一个人忽道:“主任在外面等您。”

    陆吉祥的动作骤停。

    宋锦丞居然在外面!

    “少夫人,请您跟我们出去一趟,好吗?”对方的态度始终客气。

    只是,陆吉祥却清楚的知道,按照宋锦丞的脾气,她若是不出去,恐怕就要来硬的了。

    “好,我跟你们出去。”

    她颔首。

    既然宋锦丞都来了,她也就不想再做无谓的挣扎。

    出了大厦以后,从地下通道过了马路,一辆黑色轿车正低调的停在一棵大树绿荫底下。

    陆吉祥走了过来。

    她站在车门前,端详着倒映在车窗上的自己,有些自嘲的想,她为什么要来见他?

    彼时,车门打开。

    男人淡淡的声音传出:“进来!”

    陆吉祥深吸了一口气。

    她顿了两秒,这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内开着冷气,有些凉。

    宋锦丞身上的穿着很正式,他应该是刚参加完某个重要会议,旁边还放着一叠文件资料。

    “把空调关了!”

    他开了口,英俊的侧面轮廓显得有几分冷峭。

    “不要关!”陆吉祥适时的开口。

    她毫无畏惧的对上男人的视线,有几分倔强:“我就是喜欢冷着!”

    宋锦丞望向她的目光里有无奈。

    “关了。”

    他冲着司机又说了遍,视线却一直看着女孩儿:“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不要着凉了。”

    陆吉祥绷着一张脸。

    司机关了空调以后,便开门下了车。

    车厢里静了会儿。

    最后,还是宋锦丞率先开口说话:“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他微侧着身子,目光温和。

    陆吉祥的心里在想,这事儿若是搁在以前,他早就骂她了,哪还会这么好脾气?

    思及这里,她不禁开了口:“我不想回去。”

    宋锦丞并未动怒,只是道:“如果不想回大院的话,我们可以搬回皇朝上院,只要你喜”

    “我也不想搬回皇朝上院!”

    陆吉祥出声打断他的话,她显得有几分不耐烦:“宋锦丞,我已经跟你说过无数遍了,我要离婚!我要离婚!你到底有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我不同意!”男人回答,眉梢转冷。

    陆吉祥瞥他一眼,只觉得好笑:“你不同意?呵,你不同意也没法,过几天我就会向法院提出正式申请,只要我们分居超过两年,法官就会判定我们离婚!”

    宋锦丞闻言,表情不变。

    他缓缓开口:“你确定法官敢判?”

    陆吉祥瞬间愤怒,她瞪起双眼,恶狠狠的盯着男人就道:“宋锦丞,你这样有意思吗?我已经不想跟你过了,为什么你就非要揪着我不放?”

    “吉祥。”

    男人闭了眼,显得慢条斯理:“你不想看女儿了?”

    陆吉祥愣住。

    她像是被掐住了命脉,伸手抓住男人的手臂,显得很紧张:“你什么意思?”

    宋锦丞睁开了眼。

    他眼眸深沉,语气竟是分外的冷静。

    “你要考虑清楚,如果离婚,我是不会把女儿交给你的!”

    “凭什么!”陆吉祥惊叫,她满脸的不可思议:“你凭什么这样说?不,你不能这样做,女儿是我生的,如果我们离婚的话,她应该跟着我!”

    “跟着你?”

    宋锦丞冷冷嗤笑:“法官会依据我们双方的经济条件等各种因素来做判定,从目前我们双方的各种条件来说,我不认为你比我的能力更好,吉祥,你几乎毫无胜算!”

    陆吉祥脸色惨白。

    她全身颤抖着,两眼震惊的望着男人。

    “你要和我抢女儿?”

    “这不是在抢女儿。”宋锦丞保持着好脾气,继续说道:“如果我们真要离婚,女儿就必须跟着我,这样对她的成长也会更好一些,我能为她提供一切优越的条件,你可以吗?”

    他在用着最温柔的语气,说出最无情的话。

    陆吉祥几乎瞬间掉泪。

    因为她的心里明白,如果宋锦丞是铁了心的要跟她抢夺女儿的抚养权,那她将不会是他的对手。

    她心如刀绞。

    “为什么?为什么你连我最后的希望都要夺走?”她淌着泪,上气不接下气:“我已经没有亲人,现在就只有女儿了,宋锦丞,你不能这样残忍!”

    “到底是谁残忍?”宋锦丞开口,面无表情:“由始至终,到底是谁在吵着要离婚?是谁非要让女儿失去父母双亲?陆吉祥,你都已经为人父母了,能不能不要再这么任性?”

    “我任性?”

    陆吉祥指着自己。

    她笑了一下,满脸的嘲讽:“好,既然话都说到这里来了,那我们也不妨敞开天窗说亮话!宋锦丞,从我们结婚以来,其实你一直就有事情瞒着我的,对不对?”

    男人沉着脸,未语。

    “不肯说?”陆吉祥盯着他:“好,既然你不说,那就由我来说吧,当初你”

    “吉祥,那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之所以不说,只是不想你难过。”宋锦丞开口打断她的话,说到这里一顿,渐渐的又放柔了语气:“我想和你好好的过日子,将来一起把女儿抚养成人,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提了,好吗?”

    陆吉祥恨恨的瞪着他。

    嘭嘭嘭!

    就在这时,外面的车窗被人拍响。

    陆吉祥转头望过去,发现竟然是童乐。

    外面守着的司机赶了过来,连同几个警卫员,试图把童乐架走。

    陆吉祥转过头,冷冷的看着男人道:“宋锦丞,很抱歉,我做不到像你那样冷血无情,那是我的亲弟弟,而你,害死了他,并且还瞒了我这么久,如果不是别人告诉我的话,你是不是打算要瞒我一辈子?”

    宋锦丞没说话。

    他的态度,已经代表了他的回答。

    “我会给你寄律师函的!”

    陆吉祥丢下这句话,直接拉开门下了车。

    宋锦丞坐立不动。

    “主任?”

    警卫员们赶了过来,恭敬的站在车外,等着男人发号施令。

    可事实是,宋锦丞并未阻止,他坐在车内后座上,久久未曾言语,像是一座雕塑。

    ……

    另一边。

    陆吉祥拉着童乐一路狂奔。

    她一边跑,一边不断地回头张望,直到实在是跑不动了,她才停下了脚步,不断喘着粗气。

    相比较之下,童乐的体力极好。

    他喘气的弧度比较小,望着陆吉祥的目光里尽是鄙夷,边道:“你怕什么?”

    陆吉祥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做出回答。

    童乐双手环胸,继续说道:“你们吵架了?”

    陆吉祥还是没有说话。

    童乐冷笑:“陆吉祥,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这次是铁了心的要和小宁在一起了,那你就不要和你的前夫藕断丝连!”

    “我们还没离婚!”

    陆吉祥忽然开口说了句。

    但很快,她又愣住了。

    她完全是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这句话。

    童乐睨着她,眼底尽是嘲弄。

    陆吉祥低了头。

    她有些颓废:“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童乐只是摇头。

    “我对你真是无语了,陆吉祥,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祸害人?”

    “我没”

    陆吉祥抬了脑袋,正要解释,童乐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只是拿出来看了一眼,并未接听。

    “怎么了?”

    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

    童乐说道:“小宁在找你了,走吧。”

    “噢……”

    陆吉祥点头。

    两人站在马路旁边等了一会儿,直到一辆黑色跑车驶了过来。

    驾驶座车窗降下,露出了Emily的脸。

    “快上车!”

    她开了口。

    童乐很自觉的钻进了副驾驶座里。

    陆吉祥则是坐到了后面。

    唐小宁也在后面,打从陆吉祥坐进来开始,目光就一直看着她。

    他很平静:“见到他了?”

    “嗯。”

    陆吉祥点头。

    唐小宁握住她的手,很期待:“说了吗?”

    “嗯。”

    陆吉祥继续点头。

    唐小宁舒了口气。

    车厢里渐渐归为安静。

    ……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