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9章 倾城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如今,周潇潇怀孕已有八个月。

    她的肚子很明显,圆滚滚的一大团,明显比其他孕妇的肚子都要大。

    原因很简单,她怀的是龙凤胎。

    在她四个多月的时候,翟耀亲自陪着她去了医院产检,几名大夫同时鉴定,她怀的确实是龙凤胎!

    翟耀很高兴。

    甚至当场抱着周潇潇转了好几圈,把她吓得够惨。

    自从怀孕以来,男人的脾气好缓了许多,甚至在早上起床以后,还会给她端来一杯温水。

    这让周潇潇受宠若惊。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迷茫过,害怕过,绝望过,可眼看着自己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她的心又慢慢的柔软了下来,不管如何,这都是她的孩子,她的亲生骨肉。

    “……周小姐!”

    彼时,女佣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周潇潇刚午睡醒,听到声音以后,不禁道:“进来。”

    很快,一名女佣走进了房里,她怯生生的:“您昨儿吩咐要吃的核桃玉米奶已经做好了,您现在要起了吗?”

    周潇潇点头。

    女佣上前来到床边,小心翼翼的扶着周潇潇从床上坐了起来,边道:“小姐,您刚才睡觉的时候,好像打鼾了。”

    “啊?”

    周潇潇闻言,十分惊讶。

    她转过头,两眼盯着女佣:“我打鼾了?你、你确定?”

    “是的。”

    女佣抿了下唇,看着周潇潇一副很诧异的样子,不禁说道:“您不知道吗?噢,您在前几个月的时候就开始打鼾了,我好像有给您说过的呀。”

    “你没有说过。”周潇潇皱眉。

    女佣一笑,伺候她穿好了衣服以后,才继续说道:“我去把毛巾给您拿来吧?”

    “嗯。”

    周潇潇点头。

    她满脸的郁闷表情,心里却想着,她居然打鼾了,而且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可是,怎么都没听翟耀说过?

    ……

    餐厅里。

    管家正将厨房里做好的核桃玉米奶放到餐桌上,抬头看见周潇潇进来了,笑着喊了句:“周小姐!”

    “管家。”

    周潇潇点头一笑,在女佣的帮助下,缓缓坐到椅子上。

    她扶着自己的腰,自嘲道:“这肚子是愈来愈大了,每次都是躺着就不想坐起来,坐着就不想站起来,唉……”

    “您放心,这还有一个多月就生了,现在您就多受点苦,最后再坚持一下就好了!”管家宽慰道,笑眯眯的:“再说了,小姐您怀的是龙凤胎,那可得千般万般的小心着,这是大福气!”

    周潇潇只是摇头。

    她道:“以后两个孩子,不知道有多调皮!”

    管家欲说什么,客厅里的座机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准是先生的电话!”

    管家说了句,转身就疾步往外走。

    周潇潇没怎么在意,低着头,慢吞吞的吃着核桃玉米奶,自从上次在无意间吃到了这个以后,她就一直念念不忘,回来以后告诉给了管家,这几天午睡以后都能吃到,让她的心情变得很好。

    很快,管家返了回来。

    他满脸的笑容:“先生让我告诉您,他正在回来的路上,让您少吃点玉米奶,他给您带了吃的。”

    “什么吃的?”

    周潇潇问了句。

    管家答道:“薄荷蛋糕!”

    周潇潇的动作一顿,她微微的抿了下唇,有些蠢蠢欲动了。

    除了核桃玉米奶以外,她也是喜欢薄荷蛋糕的。

    “小姐?”

    管家见着他没说话,不禁试探性的喊了句。

    周潇潇回过了神。

    她一边放下手中的勺子,一边说道:“今天的玉米奶有点甜了。”

    管家微怔。

    但很快,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道:“是是是,我会让厨房多注意着的。”

    周潇潇‘嗯’了一声,唤来了候在旁边的女佣,由她帮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有些累。

    “去客厅坐着吧。”

    “哎!”女佣点头,扶着她进了客厅。

    过了没多久的时间,外面院子里传来汽笛声。

    女佣往外看了眼,道:“先生回来了。”

    “嗯。”

    周潇潇哼了一声儿,微微动了下坐姿,让女佣在她的背后再垫一个枕头。

    “您的腰很疼吗?”女佣问道:“我给您揉揉?”

    周潇潇摇头。

    这时,翟耀已经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方形的盒子。

    女佣见着他,当即弯腰道:“先生!”

    翟耀走到沙发旁,直接在周潇潇的身边落座。

    “孩子闹你了没?”

    他笑着问道,一边伸手将人揽到怀中。

    “没,挺乖的。”

    周潇潇半垂着眸,柔顺的倚靠在男人的怀里,眼神儿却瞄着那边茶几上的蛋糕盒子。

    翟耀见了,忍不住的笑。

    “管家说你醒来以后吃了玉米奶,现在还吃得下?”

    “恩恩!”

    周潇潇点头。

    她咽了下口水,仰起头,眼巴巴的望着男人:“是薄荷蛋糕?”

    翟耀‘嗯’了声,先是在她的额上一吻,接着又道:“现在吃,还是过会儿再吃?”

    “过会儿要吃饭。”

    周潇潇撇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翟耀被她的反应给逗笑。

    “好,那就现在吃。”

    说罢,倾身打开了蛋糕盒子,亲自切了块蛋糕放到盘中,然后才递到周潇潇的面前。

    周潇潇早就馋得直咽口水。

    她迫不及待的接过来,直接就开吃。

    翟耀侧着头,目光宠溺望着她。

    “好吃吗?”

    他问。

    “恩恩!”

    周潇潇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两边的腮帮子都鼓鼓的,自从孕后,她的体重就一直在增加,食欲也好,让人很放心。

    很快,盘中的蛋糕被干掉。

    周潇潇咽了下口水,有些不好意思的去望翟耀。

    翟耀挑眉。

    他淡淡的笑:“还要?”

    周潇潇抿了下唇,轻轻点头。

    翟耀倒也没说什么,又给她切了块蛋糕放在盘子里。

    周潇潇再次狂吃了起来。

    ……

    晚饭后。

    翟耀搂着人在小花园里散步。

    周潇潇的肚子很大,所以显得人很笨拙,不但走得很慢,而且走不了多久就会微微的喘气,额角有薄薄的汗水浸出,那双眼睛却异常的晶莹明亮。

    翟耀替她擦汗,神情温柔。

    这样的画面,几乎每天都会上演。

    起初,周潇潇会显得很紧张,很局促,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渐渐的,她又习惯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要是翟耀陪着她出门散步,她就会感到莫名的安心。

    这种感觉很神奇。

    特别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如果翟耀在身边的话,她也会睡得格外香。

    前些日子,翟耀因为工作出差,两天的时间,她却每一刻是安生的,不但总是睡不着,孩子也在肚子里折腾,把她弄得不行,最后还偷偷的哭,管家怎么哄也没有用,无奈之下只有给翟耀打电话,出乎意料的是,翟耀在得知这件事情以后,竟然让管家把电话拿给她,耐心的亲自陪着她说了会儿的话,她才渐渐的安定下来,最后在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道。

    所以,因为以上的种种迹象,让周潇潇不得不相信,父子连心是真的!

    她肚中的这俩孩子,绝对是爱爸爸的!

    散完步以后,翟耀陪着她回了屋里,亲自喂她喝水。

    周潇潇显得乖顺,喝完了整杯水以后,方才抬眸望向男人,怯生生的:“先生,我今天不想听胎教,想看电视……”

    她有些小心翼翼。

    男人却沉下了整张脸。

    周潇潇见状,连忙又道:“算了,我还是”

    “你叫我什么?”

    男人出声打断她。

    周潇潇一怔。

    她犹豫了下,惊疑不定的看着他,缓缓张口:“翟、翟耀?”

    “乖!”

    翟耀弯了唇,俯身在她的鼻尖上一吻。

    周潇潇不禁闭上双眼。

    他的声音就在耳边:“想看电视就看吧,这胎教什么的也不急,我的孩子,自然是冰雪聪明的。”

    “嗯……”

    周潇潇点头。

    翟耀搂着她去了客厅,把她放到沙发上以后,又将遥控器放在她的手中,确认没了什么问题,这才上楼回了书房。

    “小姐,牛奶热好了。”

    管家端着一杯牛奶走了出来。

    周潇潇‘嗯’了声,视线紧盯着前方的电视机。

    管家转头看了眼,笑笑道:“这是什么电视剧啊?一堆人整天笑笑嘻嘻的,有啥好看的?”

    “哎哟,这个不是电视剧,最近流行真人秀节目,大家都在看这个。”周潇潇答了句,目光继续盯着电视机。

    管家挠了挠头,有些不明白:“什么是真人秀节目?”

    周潇潇叹气。

    她无奈道:“就是一些明星去做任务,然后我们观众就看这个过程。”

    “这个有意义吗?”

    管家问道。

    周潇潇答道:“也没什么意义,就是图个乐呗!”

    “好吧……”管家无言以对。

    周潇潇没再说话,继续盯着节目在看。

    隔了会儿,管家轻声提醒她:“周小姐,牛奶都该凉了……”

    周潇潇回过神,忙道:“噢,端给我吧。”

    “哎!”

    管家点点头,将茶几上的牛奶端给她。

    周潇潇一口喝尽。

    ……

    夜里。

    周潇潇躺在翟耀的怀中,满头的汗水。

    她不舒服的动了下身子,改为朝右边侧卧着。

    翟耀醒了过来。

    “不舒服?”

    他问道,一边摸了摸女孩儿的额头,发现全是汗水。

    他微惊,连忙打开了卧室灯。

    回头望过去的时候,只见周潇潇紧皱着眉头,两手都抱着肚子,状似很痛苦的模样。

    “潇潇!”

    翟耀大惊。

    “我、我没事……”周潇潇不断摇头,贝齿咬着下唇,丝丝抽着气。

    “哪疼?”

    翟耀将她扶起来。

    “肚子、肚子疼……”周潇潇躲在他的怀中,呜呜哭泣。

    翟耀心疼得不行,当即扬声唤来了管家,立刻备车前往医院。

    而此时,医院内。

    妇产科大夫一众到齐,孕妇刚到,立马送她进了手术室。

    翟耀急得不行,向来注重仪表的他,竟然就这么穿着睡衣就跟了出来。

    管家随后赶了过来。

    “先生。”

    他疾步走来,站在男人的身边道:“我有带衣服过来,您是否……”

    翟耀挥手。

    他现在哪有心情?

    手术室上的灯大亮,因为时间太晚,整条走廊都静的出奇。

    翟耀很烦躁。

    他在门前来回走了好几圈,忽然又望向管家:“有烟吗?”

    管家微怔。

    很快,他摇头:“没有,先生,您现在就要吗?”

    翟耀皱起眉。

    管家立刻道:“司机就在楼下,我现在打电话让他送上来。”

    翟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周潇潇现在是闻不得烟味的。

    “算了。”

    他摇头,站到窗边,眺望着远处的天际。

    “先生!”

    忽然,管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翟耀正心烦意乱,被他这一吵,更是恼火,正要张口骂几句,却听管家继续道:“灯灭了!”

    灯灭了?

    翟耀瞬间转过身。

    彼时,手术门打开,躺在推车上的周潇潇被推了出来。

    她正安详的熟睡着。

    当然了,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她隆起的那团肚子。

    没生?

    翟耀呆呆的,这位纵横政界的铁血政客,竟然完全没能反应得过来。

    起初,他还以为今晚要做父亲!

    这时候,大夫也跟着走了出来。

    管家见状,忙问道:“医生,情况怎么样了?”

    大夫摇头,有些哭笑不得:“夫人只是普通的肚子疼,羊水还好好的,距离预产期还早,没到生孩子的时候。”

    “普通的肚子疼?”

    管家怔住。

    这是什么意思?

    大夫继续解释道:“可能是吃了什么凉的东西,你们这些做家属的,以后一定要千万小心,这孕妇吃东西要温的,不能她想吃什么都给她,夫人的体质较弱,要好好调养着,生孩子的时候才有力气嘛!”

    “是是是!”

    管家连忙点头称是。

    末了,他又不禁转头去望翟耀,等待他的最终指示。

    翟耀扶额,同样很无奈。

    “先让她休息。”

    “哎!”

    ……

    天刚蒙蒙亮,医院走廊里来了一众西装笔挺的男人。

    保镖守在外面,待见着来者时,神情变得严肃,并伸手拦住了对方。

    “让开!”

    为首的男子来势汹汹。

    保镖站立未动,表情不变的就道:“对不起,三少爷,周小姐已经歇下了,如果您”

    话未说完,翟覃忽然一挥手,厉声就道:“撞开!”

    “是!”

    众人应下,提步准备上前用强。

    保镖表情惊慌。

    就在这时,房门内传来‘咔哒’一声,在这安静的走廊里,显得格外的清晰,犹如一颗冰水滴落在烧红的滚烫铁板上,刺啦一下就炸开了。

    房门缓缓打开。

    翟耀阴沉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翟覃的表情很意外:“二哥!”

    他不是接到消息,翟耀已经离开医院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你想做什么?”

    翟耀开了口,他的声音很生冷,像是寒冰般的毫无温度:“还想要硬闯?谁给你的胆儿,老爷子?”

    翟覃不禁咽了下口水。

    他挥手遣退了自己的手下,两步走到男人面前,赔笑道:“二哥,您别误会,不管是谁给我的胆子,我也不敢来扰您的清静呀,只是,您也知道,老爷子已经知道您家这位了,如今又忽然住了医院,他老人家是怕出什么事情,所以才特意的派我过来看看。”

    “是吗?”

    翟耀划开了薄唇。

    他的表情淡漠如冰:“可我看刚才那仗势,二弟不像是来看人,倒像是来吓人的!”

    翟覃心惊。

    他忙道:“二哥,您可是误会了,我哪敢惊扰嫂子啊,我这不是受了老爷子的死命令,心里太着急了,所以就冲动了点,弟弟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翟耀冷笑,不语。

    翟覃的心中百转千回,他很快又道:“二哥,我就是替老爷子来看看,如果嫂子的事儿不大,我这就回去复命,不打扰您和嫂子了。”

    翟耀还是没说话。

    由始至终,他都是寡淡冷薄的。

    翟覃有些尴尬,毕竟,他的手下都在这儿,而翟耀让他很没面子。

    “二哥,那我就走了。”

    他赔着笑,纵然心中万般不愿,但也不得不赔着小心。

    翟耀是个狠角儿,在这三兄弟中,他是城府最深,也是最狠的,就算是身为同父异母的翟覃,平日里都不得不小心应付着。

    不!

    准确的说,翟家的人,没一个不是各安心思。

    哪一个都是才狼虎豹。

    只是不到最后一刻,它永远都不会露出獠牙。

    这边,翟耀的反应的很淡。

    他冷冷勾唇:“好走,不送!”

    翟覃冲他笑了笑,答了句‘是’,转身的那一刻,嘴角的弧度瞬间消失。

    他阴沉着一张脸,大步朝着前边走去。

    只是,走了没几步,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翟覃低了头,将手机掏了出来,他正心烦意乱,正想随手掐掉的时候,无意之间看了眼来电显示。

    他心头一喜。

    他连忙摁下接听键,恭恭敬敬的就道:“哎,爸?”

    翟老爷子不知道那边说了些什么。

    翟覃的表情变化很丰富。

    刚才还是阴沉沉的雷雨天气,转脸又成了晴天。

    他转了身,重新走到病房门口,轻声唤道:“二哥?二哥?”

    几秒后。

    翟耀又走了出来。

    他的脸色比之前更差,更要杀人似的。

    翟覃见了,赶紧就道:“二哥,老爷子的电话!”

    说着,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他。

    翟耀微怔。

    他稍微停顿了两秒,这才伸手将手机接了过来。

    翟覃笑了笑,往后退到旁边,视线有意无意的往病房里瞄了眼,可惜,什么都没看见。

    他早已调查过周潇潇的背景,原本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绝世美女,可事实是,竟不过就是一个捡垃圾长大的普通女人,要姿色没姿色,要身材没身材,就连个大学毕业证都没有,他就搞不明白了,二哥到底是喜欢她的什么?

    “……父亲。”

    另一边,翟耀已经拿着手机站到了窗边。

    他的脸色很不好,特别是在听了老爷子的要求以后,整张脸色都变得阴沉沉的。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

    他试图解释。

    然而,固执独裁的老爷子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说完话了以后,直接就挂了机。

    翟耀放下了手机,抬头望着远际,眉头拧得很紧。

    纵然早知会有这么一天,但他依然很担心。

    “二哥?”

    翟覃走了过来,就站在翟耀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老爷子怎么说啊?”

    翟耀转了身。

    他一边将手机还给翟覃,一边说道:“还是那些老规矩。”

    翟覃挑眉。

    他跟在翟耀的身后走了两步,试探性的问道:“二哥,您现在打算怎么办?”

    翟耀站住脚。

    他转了身,目光笔直的望向翟覃。

    翟覃见状,不禁忙道:“二哥,您别误会,我也不是想打听什么,我的意思,如果有我弟弟能帮上忙的地方,必效犬马之劳!”

    翟耀轻笑:“我不要你的什么犬马之劳,不晚了,早点回去歇着吧。”

    翟覃脸上的表情一僵。

    待他再抬起头时,翟耀已经进了房里。

    ……

    而此时,房内。

    周潇潇早就被吵醒了,这会儿正躺在床上,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见翟耀走进来了以后,不禁急迫的就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

    翟耀走到床边落座,一边替她掖好被子,一边继续道:“现在还太早,你再继续睡会儿。”

    周潇潇摇头。

    她伸手握住男人的手,仰着脑袋,视线紧盯着他,语含哀求:“不要瞒着我,好吗?”

    她有第三感。

    总觉得在未来的日子里,她和腹中孩子都不会好过。

    果不其然……

    “老爷子刚来了电话,让我带你回趟老宅!”

    “啊?”

    周潇潇瞪起双眼。

    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就说道:“回老宅?这是什么意思?”

    翟耀叹气。

    他反握住女孩儿的小手,解释道:“老爷子要见你。”

    周潇潇愕然。

    渐渐的,她又皱起了眉头,很不安的看着男人:“我和孩子会有事吗?”

    “放心。”

    翟耀俯下了身子,将吻落在女孩儿的白皙额头上,轻声道:“我会保护你和孩子。”

    周潇潇大为感动。

    她不禁吸了吸鼻子,眼圈变红。

    “翟耀,你可以不管我,但无论怎样,一定要顾着孩子,好吗?”

    她哀求着。

    翟耀低眸看她,沉着脸:“胡说些什么!”

    周潇潇咬紧唇。

    翟耀拂开了她抱着自己的双手,将被子替她重新盖好,继续道:“睡吧。”

    “嗯。”

    周潇潇轻点头,缓缓闭上了双眼。

    ……

    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大亮,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天空中,十分耀眼。

    周潇潇正靠在床边喝水,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中年人,大约五十多岁的模样,却硬朗抖擞,特别是那双眼,尤为犀利,像是老鹰般的让人无所遁形。

    “周小姐!”

    那人率先开了口,恭恭敬敬的朝着床上的周潇潇就鞠了个躬。

    “你是?”

    周潇潇蹙眉看着他。

    那人站直了身子,答道:“我是老爷子身边的老管家,专受了老爷子的命令,替他老人家来接您和两位小少爷和小小姐出院的。”

    周潇潇呼吸一滞。

    “这么急?”

    说完这话以后,她又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忙道:“那个,翟耀呢?”

    “二少爷在门口,正在与老爷子通话。”

    老管家的话音刚落,翟耀已经走了进来。

    “二少爷!”

    老管家转过身,冲着翟耀鞠躬。

    他始终都是恭敬有礼,一看便是素养极好的。

    翟耀习以为常。

    他挥手,淡道:“你先出去吧,我和她说几句话。”

    “是!”

    管家点头,退了下去,并不忘把房门关上。

    翟耀来到床边。

    他先是摸了摸女孩儿的额头,接着才道:“准备好了吗?”

    周潇潇深吸了一口气。

    她做出一副战士将赴边疆的表情,说道:“时刻准备着!”

    翟耀被她逗笑。

    他拿来了女孩儿的衣物,亲自替她换上。

    而后,搂着她一同走出了房。

    老管家正在外面候着,看着她俩出现了以后,恭声就道:“二少爷,周小姐,车子已经备好了,就在楼下。”

    翟耀没说什么,小心的扶着周潇潇往外走。

    因为要顾着她的身子,所有人都走得很慢,出了医院以后,司机拉开了车门。

    翟耀将她抱进了车里,动作轻柔,但明显有些吃力。

    周潇潇打趣道:“我是不是超级重啊?”

    “还好。”

    翟耀答了句,背脊挺直的坐在她的身边。

    周潇潇仰着脑袋,视线一直望着他。

    翟耀感受到了,不由得转过头,对上她的视线。

    “有事?”

    他挑眉。

    周潇潇摇头。

    她低了脑袋,稍微迟疑了下,还是伸手握住他的大手。

    男人身躯微僵。

    却听女孩儿说道:“翟耀,我有点紧张,待会儿见了你的爸爸,我该说些什么?”

    “什么也别说。”

    翟耀开了口,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发顶,继续道:“把一切都交给我,不会说的就别说,我在旁边呢。”

    “嗯!”

    周潇潇点头。

    她又有了不少的信心。

    ……

    轿车一路平稳行驶,仗势有些大,一溜儿的黑色轿车将周潇潇和翟耀所乘坐的轿车围住,一直护送至翟家老宅门口。

    老管家下了车,亲自过来打开后座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边道:“欢迎二少爷回家,欢迎周小姐!”

    他这话说得让人回味儿。

    既然都说了欢迎二少爷回家了,为什么就没说欢迎周小姐回家?

    说到底,还是因为周潇潇的身份太敏感,虽然怀了孩子,但这没名没分的,算得了什么?

    翟耀扶着周潇潇下了车。

    “二哥!”

    霎时,一道清丽的女声就传了过来。

    众人抬头望去。

    只见着一个穿着绛紫色旗袍的女子正走来,她虽踩着三寸高跟鞋,却是如履平地,那蛮蛮杨柳腰,一扭一摇满是风情。

    可惜,就是妆容太浓了点。

    但不可否置的是,这个女人还是很漂亮的。

    思及这里,女人已经走了过来。

    “想必这位就是周小姐了吧!”女人显得很热络,她根本没等翟耀开口,便径直说道:“周小姐,你好,我是徐晓静,是翟覃的妻子,噢,就是二哥的弟妹!”

    说到这里一顿,她又转了头,目光落在翟耀的身上,笑容更加灿烂:“二哥,许久不见,你这速度可真够快的!”

    她是话中有话。

    毕竟在当初,周潇潇的事情一经爆出,不光是老爷子,整个翟家上下都是震惊连连。

    “还好,比不过你。”

    翟耀冷淡的答了句。

    在去年时,徐晓静曾经专赴国外接受试管婴儿,虽然成功了,但在四个月时,检查出来是个女儿。

    徐晓静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情绪一时过于激动,孩子便流了。

    这让人唏嘘不已。

    而如今,翟耀这句‘比不过’,更像是一枝利箭,噗的一下就扎进了徐晓静的心中。

    她的表情变得很尴尬。

    “二哥……”

    翟耀未搭理,偏过头,目光望着周潇潇。

    “自己能走进去吗?”

    他柔声问道。

    周潇潇点头,视线瞄了眼那边的徐晓静。

    徐晓静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她已经完全被无视了。

    翟耀始终冷淡如初。

    他扶着周潇潇上了石阶,跨过了红漆大门前的门槛儿,进了院里。

    这里几乎与电视中的那种高墙红瓦的大宅院里一模一样,若是翟耀在身边,周潇潇都以为自己是走进了什么观光景点。

    她很意外。

    “这里就是你小时候长大的地方?”

    她低声问了句。

    翟耀冷笑:“是不是觉得很冰冷?”

    “呃,倒不是冰冷,就是觉得这个地方有点大,有种庭院深深的感觉。”周潇潇回答道。

    翟耀勾了勾唇。

    “你以后会习惯的。”

    他说了句。

    周潇潇撇嘴,见着男人脸色淡淡的模样,便也没再说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