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回突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邵萱萱这一笑,就把秦晅剩下的那点勇气都给笑回去了。

    爱如伤人利刃易伤人,果然没有错;爱上别人就是个错误,一点都不曾说错!

    一顿饭吃完,秦晅依旧兢兢业业地去了书房处理公务。邵萱萱在屋里枯坐了半天,也无聊地张舜等人拉回来一起麻将。

    按她的想法,告白之后,就该问出那句经典的“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了。

    可床单都滚过了,封号也有了,就差正式升职到皇后了。现在再问这种话,明显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何况,看秦晅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样的话应该是等不到了。

    再仔细一想,就连这个所谓的“告白”,还是靠着张舜坚持不懈的助攻,她自己“敏锐、准确”的女性第六感感应到的呢。

    她越想越是烦躁,情绪都堆在脸上,牌都忘了摸了。

    绿葛同张舜使眼色,张舜了然,干咳了一声:“时辰也不早了,奴婢去瞧瞧宵夜好了没有——夫人,您晚膳用得少,要不要同陛下再一起吃些?”

    邵萱萱这才回神,脱口就问:“准备了什么?”

    “拌了虾皮的荠菜馄饨,也不油腻,香得很。”

    “那……”邵萱萱犹豫了下,心里痒痒的,“你给我装在食盒里,我送过去吧。”

    张舜“哎”了一声,赶紧下去准备。

    邵萱萱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秦晅耳廓通红,沉默吃饭的模样,很有些跃跃欲试。

    说不清是出于欢喜还是得意,大约是兼而有之,又大约只是从没见识过秦晅这样的人在恋爱中的模样。

    宫中贵胄送宵夜,并不需要自己动手。前面有小内侍打着灯笼照明,身侧有小宫人拎着食盒,邵萱萱裹紧了披风,沿着小径慢慢走就行了。

    风送花香,露湿罗袜。

    走着走着,就有点近乡情怯。

    过了拱门,又穿了花廊,书房的灯明晃晃亮着,熟悉的侧影在映白色的窗户纸上,仿佛皮影戏布幕里的某个剪影。

    又遥远又静谧,一点生气也没有。

    小宫人不敢催促,拎着盒子站在边上,前面的小内侍也一样不远不近地安静等待着。

    邵萱萱后悔了,这种时候,似乎真不该来招惹小变态的。

    “你们把东西送去吧,”邵萱萱道,“就说张总管让你们送来的。”

    “那夫人您……”

    “我就在这儿等着呀!”

    “……”

    “快去!”

    小宫人不敢不答应,和小内侍一起往书房走去。

    邵萱萱紧了紧披风,跺了跺脚,沿着花廊走到底,一直避到青石小径旁的假山后,才探出脑袋来回看那两个送饭的小下属。

    他们一个提着灯,一个拎着食盒,生怕洒了东西,脚程比她慢上一些,这才走到书房前敲门。

    古老的宫殿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声响,昏黄的灯光流泻出来,照得他们身上也似裹了一层琥珀色蜜糖。

    约莫过了半刻钟,门扉再一次打开,出来的却不是小宫人和内侍。

    邵萱萱一看到那身玄色衮服,就知道他们说漏嘴了,想也不想地扭头就往院子深处跑去。

    半夜送宵夜还在门口傻站着什么的,实在是太太丢人了!

    早知道刚才就不要听张舜那个小太监的鬼话了,不对,好像是她自己想来……真是猪油蒙了心了!

    她拎着裙摆一路跑得飞快,簪子都掉了好几根,一边心疼一边忍不住腹诽:古代女人也是奢侈,每天在脑袋上插那么多东西,成年累月下来得丢多少啊!

    一直过了拱门,身后也并没有脚步声跟来。邵萱萱猜测秦晅开门没看到人,回头骂那俩家伙造谣去了。

    按他的脾气,没准还得挨揍。

    叫你们不听我的,不好好给我保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