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三 岁月静好大团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s:终章!

    “娘!”一个七八岁大的漂亮的小姑娘一溜烟儿似的跑进了大厅。

    “若锦!”大着肚子的赫儒依站了起来。

    “娘!我好想你哦!”若锦跑到赫儒依跟前,两条小胳膊抱着赫儒依那已经没有了的腰身,包子似的脸儿贴在隆起的高高的肚子上,道:“娘,小妹妹就要出生了是不是?”

    “嗯,还有不到一个月了,到时候若锦就有小妹妹一起玩了!”赫儒依笑得眉眼弯弯。

    “太好了!娘,我好期待哟!”小女孩把脸在赫儒依的肚子上蹭了又蹭。

    “高若锦!你起开!”一个六岁大的小男孩从后堂一溜烟儿的跑进来。“一听就是你又来抢我娘亲了!”

    “赫金暄!你才刚写了几行字,怎么又跑出来了?!”赫儒依板起脸,教训道。

    “呀!暄弟!”小女孩离开赫儒依就往小男孩这里跑来,张着双臂,嘟着嘴,就要瞄准赫暄的小脸蛋亲上去。

    赫金暄一个闪身,让小女孩扑了个空。

    “娘,你看这个丑八怪,每次都要亲我!”小男孩指控。

    “赫金暄!马上给姐姐道歉!”赫儒依吼道。

    “娘,没关系的,不用道歉。”小女孩笑眯眯地,又往男孩身边凑。

    “那是我娘,不是你娘,不许你叫我娘做娘!”小男孩一个转身,跑到了赫儒依跟前,双臂张开,护食一样护着赫儒依,生怕自己的娘亲被人家抢去。

    “丑八怪”没有刺激到小女孩。可不让她叫“娘”这句话一下子就让女孩的笑脸变得通红,泪水立刻蓄满,好像随时都能掉下来。

    赫儒依赶快推了一下儿子,道:“看你把姐姐都快气哭了!还不过去亲亲姐姐,哄一哄她!”

    “我才不要!”小男孩嘴一撅,继续护着赫儒依。

    “哎呀,可累死我了!若锦跑的太快。我又忙活着若铭和若镇。这才到,快,快去给我倒杯茶!”身材圆滚滚的孔玲兰一手牵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小男孩。气喘吁吁地道。

    赫儒依挥挥手,立刻有小丫头去后边给煮茶。

    这边,莲心拿着一个白瓷壶走了过去,道:“王妃。这是刚刚才炸出的鲜果汁,您先喝着。茶已经去烹了,一会儿就到。”

    孔玲兰轻“嗯”一声,端起茶慢慢啜饮,“嗯。不错、不错。奶娘,你给两位小少爷也喂一些。”

    吩咐完了这些,才看到若锦和金暄正剑拔弩张着。不过,应该是赫金暄剑拔弩张。她女儿一副欲哭又止模样。

    “哎呀,这又是怎么了?”

    “我家这个混世魔王,不让若锦问我叫‘娘’呢。”赫儒依无奈地笑笑,扶着椅子复又坐下。

    “金暄啊,这就是你不对了,姐姐叫一声‘娘’又不会怎么样。”孔玲兰笑道。

    “那是我娘亲啊!她明明自己有娘亲!”小家伙死掐住道理不松口。

    “那你要是觉得自己吃亏了,大不了也叫我一声‘娘’嘛,我又没说不可以。”孔玲兰继续笑道。

    小男孩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想反驳又说不出道理,心里觉得孔玲兰太过无赖,却苦于没有这样的词汇来反驳她。

    “这不就好了嘛,姐弟俩亲亲爱爱的多好!”说着,给自己女儿一个眼神儿,道:“若锦,去亲亲弟弟,你们拉拉小手,就好了,不许再这样咯!”

    若锦得了娘亲大人的命令,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上前,对着赫金暄的笑脸“吧唧”亲了一口,然后绽出得意的笑。

    “娘!她亲我!!!”赫金暄尖声道。

    “哎呀,娘亲看到啦,行啦行啦,亲亲完就回去习字吧!莲心,带他去后堂继续习字。顺便告诉先生,下次再让少爷这么跑出来,我就扣他工钱了!”

    “是。”连心一遍忍着笑意,一边拉着忿忿的赫金暄向后堂走去。

    “高若锦!你离我娘远点!那是我娘!是我娘!”赫金暄不停地叫喊着。

    “扑哧”孔玲兰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还笑!”赫儒依瞪了孔玲兰一眼。“我天天被这个臭小子折磨死了!也不知道他爹是不是小时候就他这样,我说是,他爹还打死不承认!”

    “我觉得男孩子嘛,淘一点也没啥,你这怀着孕呢,别总生气。”孔玲兰笑眯眯道。

    赫儒依把若锦揽在身边,道:“他要是能有若锦一半讨喜,我也能少生些气。唉!我就盼着肚子里这个千万是个姑娘,不然我就被这些个皮小子作死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俩小子,也没见那么淘啊。”

    孔玲兰慈爱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双胞胎兄弟,道:“哪里是不淘气,是生在皇家,从小就是规矩束缚着,小小的人儿就要学着给人家见礼,不许这个、不许那个,我倒是希望他们淘气些,还能有个小孩子的样子。要么怎么这些小东西,一听说要来你家,都乐得跟什么似的。”

    “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赫儒依叹道。“你就多带他们来玩,免得五六岁要进学,又不能随意出来了。”

    “说的就是啊!”孔玲兰应着。“对了,你家夫君今儿怎么没在家?不像是他性格啊。”

    “是被我撵出去的。这都大半个月没巡铺子了,这怎么成。”。

    “你没身孕的时候就跟个工作狂似的,有身孕了才能在家多呆着,他是太高兴,才一直守着你呢,你还撵他!”孔玲兰掩嘴笑道。

    “这肚子大着,天天就烦闷,看他晃来晃去就不舒服。”

    “唉唉,要我说,咱俩是成婚之后这脾气都对调了。你变成原来的我,我变成了原来的你。”

    赫儒依想想。自己从前性子淡淡地,要不是金元吾惯着自己,也不会变这么骄横。从前孔玲兰活泼任性,若不是嫁入皇家,怎么会变得现在这样端庄稳重?“也是。”赫儒依应着。

    孔玲兰母子吃完中饭、又吃完下午的点心才走。

    他们刚走没一会儿,金元吾就回来了。

    见招待人家的餐点还没收拾下去,金元吾道:“是孔王妃带着孩子过来了?”

    “嗯。”

    “哎呀。我都好几天没看到若锦了。真是可惜。”

    赫儒依挽着金元吾的手臂,道:“每次铃兰过来,我都会觉得很感悟。会更加珍惜我们的小日子。”

    金元吾立住,捧着赫儒依的脸轻轻吻了一下。“小傻瓜,别想太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你也别太感伤,让人看出来了。心里还不好受。”

    “嗯。”赫儒依应着。“相公,我听人家说。怀男孩的话,孕妇就会变丑,怀了女孩,就会变漂亮。你说。我现在脸上也起妊娠斑了,皮肤也糙了许多,会不会这个还是男孩啊?”

    “不会、不会。我觉得你这次比上次漂亮多了,这次一定是女孩!”

    “啊?那我上次该有多丑?!”

    “啊。我说错了,上次也不丑,你比别人怀孕的时候都漂亮,那种母性的光辉,是谁都比不了的!”

    “真的吗?”赫儒依将信将疑。

    “真的!”金元吾重重地点了点头。

    赫儒依这才满意地笑了,早忘了刚刚因为孔玲兰的事儿,想着要对自己相公好些。

    夜晚,两个人在院中的葡萄架下闲适地吃着新鲜的葡萄,一个小身影飞一般地跑了进来。

    “娘亲,我想要和你谈谈。”

    看着小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赫儒依耸了耸肩,心说,还装什么小大人儿,还谈谈。但还是很给面子的让下人都退得远了一些。

    赫金暄见自己老爹还在那稳如泰山地坐着,皱了皱眉,道:“爹也要退到一边。”

    金元吾立刻斜睨了儿子一眼,道:“臭小子,你说便说,不说就滚蛋。”

    赫金暄对付金元吾显然段数不够,只能撇撇嘴,道:“娘亲,你是不是给我和孔若锦那个丑八怪定娃娃亲了?”

    “你这小子!若锦怎么就是丑八怪了?别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就这么说人家!”金元吾一听,一下子就不干了。若锦多可爱啊!要是有那么个女儿多好啊!

    “可是我不想和她定娃娃亲!”小家伙握紧了拳头大喊着。

    赫儒依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这傻小子,娘倒是想给你定娃娃亲来的,可人家爹爹现在是亲王,她再长大一点,至少也能当个郡主。皇家的亲事都是要圣上指婚的,咱们可做不了这主。”

    赫金暄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将信将疑道:“是这样吗?那为什么她一直问娘亲叫‘娘’?”

    “她长大就不叫了。你别老拿这事儿为难人家!”说着,眼睛又微眯,对自己儿子发出了危险信号,道:“是谁跟你说娃娃亲这样的事儿的?”

    小金暄一看不好,立刻往后退去,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老爹一只手捞了回来。

    “是谁教你的这个?”老爹也加入了问讯的队伍。

    “啊呀呀,我是听莲子阿姨说,要给孩子定娃娃亲,我好奇才问的啊!”小家伙未免皮肉之苦,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