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节 廉颇 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傍晚,赶了一天路的陈泽部队,终于赶到了这支数十万部队外围的壁垒。这片属于太行山系的山脉,在这支数十万人的部队“改造”下,如今正依傍着这片山川与生俱来的险峻,逐渐筑造起的这道绵延数十里的壁垒,而这一切正是为了不久后即将爆发战争而准备的。

    陈泽和他的部队在茄的带领下,此时刚刚进入这防御工事,便感受到这防御工事给人带来的那种牢不可摧的感觉。作为这方面的一个外行人,他看到的一切都是新奇的,更是令他忍不住赞叹的。尽管这壁垒还未完全修好,但这以黄土为基,林木为柱的壁垒,在周遭火把的亮光下,处处都能看到设计者的良苦用心。这壁垒依靠着地势,在每处稍高的地方都再度加高,修筑成类似于箭塔的东西,而那些稍低的地方则再往下挖低,形成一个一个大坑,而这些大坑在不久的将来,则会成为杀敌人于无形的大小陷阱。至于那些不高不低的地方,且又十分重要的地方,则散布着铁蒺藜之类的东西,用来阻碍来犯之敌。无论从什么方面来看,这片壁垒的设计者,已是尽其所能,充分利用这里天然的条件来构筑这道壁垒。

    经过这片壁垒后,便是这数十万人部队的营帐。陈泽原以为刚刚经过的壁垒已经够让人惊叹了,结果当他居高临下,将这数十万人的营帐尽揽眼中时,才知道刚才所见的并不算什么。

    这数十万人的营帐,在营帐内外的火把发出光焰下,好似悬挂于漆黑苍穹的星河,散布在这山川的之中。这些散布营帐,有三五成群的,也有成双成对的,更有十几个围在一起的,成千上万顶帐篷,令观者由衷的感受到一种因这庞大数量而产生的一股气势。尽管它们彼此之间都隔着一定的距离,却依旧是有规律的分布着,作为外行人陈泽当然是看不出当中的玄机,但若是此时换个行家,便知这营帐之间的距离是为了防备敌人放火而损失惨重,而这“有规律的分布”则是为了营帐之间的联系,以增强营帐内部的防御。

    被接二连三惊到的陈泽,此时对于他的这位顶头上司廉颇的看法,不知不觉地从苏云那只言片语的夸赞描述,悄然转换为打心底里的敬佩。对于他这个秉承着“眼见为实”观点的人来说,在视觉和心理上的双重震撼之下,他已然相信这个被苏云称为战国十大名将之一的廉颇,绝对拥有苏云从史书上了解到的那般实力。古书古人,诚不欺人!

    在茄的带领下,陈泽和他的部队来到了一片早已为他们准备好的空地上,而随他们一起撤离的流民,则在进入壁垒后不久,便被引向流民专门聚集地。尽管天色渐暗,不过好在有友军和火光帮助,陈泽的部队也没花多少时间,便在这片划分给他们的空地上,勉强搭起休息用的简陋营帐。正当陈泽想要在刚修好的营帐内休息时,传令兵突然传来一个消息:廉颇召他前去帅帐!

    中军营帐。

    此时夜色早已布满整个天际,笼罩整片苍穹,也漫上了这片山川,给这片天地披上一件黑色的纱衣。陈泽此时在传令兵的带领下,正一点点靠近中军营帐中那顶最重要,也是最显眼的帅帐。一路上,陈泽一直在幻想着廉颇的模样,幻想着廉颇的穿着,幻想着廉颇的性格,不知不觉,陈泽来到了帅帐前。

    由于是帅帐,所以这里的防卫异常的严密,想要进去这帅帐,提前通报则是必不可少的。

    引着陈泽而来的传令兵显然是懂规矩的,在示意陈泽稍等一下后,便走到守卫帅帐外围门栏的卫兵面前,指了指陈泽,拱手说道:“守卫大哥!麻烦通报一下,就说裨将陈泽来了。”

    “嗯。”那卫兵点了点头,便转身往帅帐里走去。

    见卫兵进去通报了,那传令兵的任务也算完成了,便转身向陈泽告辞后,只身离去。

    传令兵走后不久,那进去通报的卫兵便走了出来,朝着陈泽说道:“陈将军进去吧!”

    “多谢!”陈泽礼节性的朝卫兵道谢后,便往帅帐内部走去。

    刚进帅帐,陈泽便看到了一位双鬓已渐渐斑白的穿甲老者,正站在一副兽皮地图前细细端详,而在他身边则站着刚刚分离没多久的裨将茄,看这样子,似乎两人刚刚结束一段对话。

    为了避免自己认错人,陈泽快速环顾了一圈帐内,确定这帐内除了面前二人之外,再无他人后,陈泽便在心中笃定道:“看来这人便是廉颇了……头发已经开始变白了,和苏云所说老者形象恰好对上。”

    于是,确认这一点后的陈泽也放心地朝着依旧在地图前端详的老者,跪地行礼道:“裨将陈泽,参见大将军。”

    端详着地图的老者,听到陈泽的问候后,也不再专注于面前的地图,而是缓缓转过身来,抬手向一旁的茄示意道:“茄,你先下去吧!”

    “诺!”茄应声答道,随后便离开了帅帐。

    “你起来吧!”茄刚走没多久,廉颇便发话了。

    原本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陈泽,听到这句话后也缓缓的站起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