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追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想跑?没那么容易!小杂种!你还是乖乖地做老夫傀儡兽的血食吧!”骷髅脸显然没料到白炎竟然跑得如此干脆,一时也气得怒吼连连。

    笼罩着山顶的黑烟急速地变幻着,最终幻化成一个全身裹着黑袍的老者,皱巴巴的脸皮上遍布着一块块铜钱大的尸斑,光秃秃的头顶上蠕动着的竟是一团团手指般粗细的毒蛆。老者心疼地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啼哭的傀儡兽,伸手一挥,一股黑烟笼罩住了幼*童般大小的傀儡怪物。黑烟散去,傀儡兽的双目中凶光更胜,朝着白炎消失的方向怒吼,作势欲追。

    “小宝贝,别急。那小杂种跑不了。嘎嘎,让为父先看看雏凤之血有没有传闻中的效果,嘎嘎……”老者边说边从傀儡兽手中拿过白色瓷瓶。蹲在地上的傀儡兽仰起拳头大的头颅,嗜血凶残的目光扫过老者,充满了浓浓的怨恨和恐惧。

    “雏凤之血可是开启灵兽灵智的好东西,尽管对傀儡僵兽的效果不太好,但也能聊胜于无,勉强让你灵智更进一步吧!始祖他老人家可是说过,洪荒时期的傀儡兽,可是有过能幻化成人形的终极傀儡神。傀儡神修为通天,外表更是与常人无异啊!要是我能拥有这么一只傀儡神……嘎嘎,即使是宗主,也要对我俯首称臣吧!嘎嘎!啊!梦魇丹!可恶的小杂种!去杀了他!小宝贝,吃了他的心!喝光他的血!去!杀了他!可恶的药神宗小杂种!”

    傀儡兽在老者的怒吼声中早已闪电般朝着白炎逃跑的方向追去,只留下黑袍老者一人呆呆地立在山顶,手中握着一只纯白的瓷瓶,瓶盖早已打开,一支黑色诡异、散发着奇异香味的花朵从瓷瓶中伸了出来,在花蕊的部位竟生长着一个似人般的笑脸,一阵阵碧波般的花香紧紧地笼罩着黑袍老者。随着花香愈加浓郁,黑袍老者那泛着绿色幽光的双眼,竟慢慢地闭合住,沉沉地睡去。

    鬼谷秘术傀儡诀尽管名列鬼谷三大秘术之末,但傀儡诀培养出的傀儡兽绝对为众多门派所忌惮。不为别的,只为傀儡兽那不死不休的追杀。鬼谷傀儡兽乃鬼谷通过特殊秘法培育,至元胎开始便积聚了无穷的戾气和怨念,饮主人心头之血后,晓主人之意。但这并不是说傀儡兽对主人忠心耿耿,其实傀儡兽怨念最大的对象就是自己的主人,但因鬼谷秘法实在太过霸道,傀儡兽弑主却要忍受九幽之地无穷无尽的幽火焚魂,所以一般傀儡兽绝不会做出背叛主人的行为,反而把对主人无穷的怨念转化为了对主人命令的绝对服从。对目标的追杀,绝对是不死不休。更为恐怖的是,傀儡兽本体乃为不死之躯,长途追杀不食不休,肉身更是不惧水火,不畏刀剑。各个门派在外游历修炼的弟子大多都被师门长辈教导铭记“宁惹四兽神,莫逢傀儡兽”的训诫。

    兽神山极深之处的一片野草极密的草丛中,一身葛衣的少年正快速地奔行,稚嫩的面容充满了掩饰不住的疲惫,但被略显凌乱的长发遮住大半的双眼却闪着冷酷的光,他正是被傀儡兽追杀几万里的药神宗弟子白炎。这是山顶追杀开始的第十天,随着一天天的过去,他的体力在慢慢的消耗,而后面如跗骨之蛆的傀儡兽却一天比一天更加疯狂。他几乎可以感觉到傀儡兽那一声接一声的粗重的喘息声以及那股浓浓的无法掩饰的腐烂气味。

    在兽神山山巅与鬼谷起冲突之时,白炎就考虑到了如何善后。其实最安全的方式是带着身后的杀神回药神宗,药神宗尽管属于三流宗派,但随便一个长老出手解决一个傀儡兽还是不在话下的。可是如此一来,鬼谷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这必将会给药神宗带来更大的麻烦。所以白炎在权衡之后,没有选择返回宗门或者向宗门求援,而是选择了向兽神山更深处逃逸,以求那冥冥中的一线生机。

    十八年前恩师鸿楚把白炎带回药神宗,并收他为关门弟子,也是鸿楚唯一的弟子,白炎在宗门的地位并不比其他的师兄师妹低。但由于白炎自身来历不明,宗门众多的师兄妹都和白炎保持了几分微妙的距离。也正因这点,白炎在宗派除了恩师鸿楚之外很少有让他特别在意的人。从七岁那年,白炎就开始下山独自闯荡历练,只是每三年回宗门面见恩师并参阅一些宗派的丹书古籍。也正是长达十年的一次又一次在生死边缘挣扎的经历,让他养成了冷酷果断、思维缜密、谋定而动的性格。

    “傀儡兽全凭一股怨念千里追杀,这十日来,我尽挑毒虫猛兽出没多的路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