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二章 独孤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破晓前夕,太阳还没有出来,没有一丝的风,一切都静悄悄的。远远看去,地面上的上空被一层薄云笼罩着,像女...

    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飞船已经向东北方向,飞了数万公里,抵达了色锦城,一座古老而又神秘的城池。这里的人们朴实,憨厚。对于修仙的向往不是那么的渴望,只是对于生活的追求有所期望。

    乾坤袋能装下的东西并不多,除去了基本的衣服,功法,灵气,法器等。剩下空间不够装下这几天的食物,当然了素衣弟子和青衣弟子,不需要吃东西,也能活个一俩年的,但红衣弟子,还远远没有到达那种地步。之所以能够辟谷,是因为体力的灵气厚重。外加上一般青衣弟子至少得有巨狼的修为。到达这一种地步,可灵气外放,用巨狼的本身之力,宏吞万物,每次用一次便可以抵挡数个月的饥饿。所以必须停顿一下吗,买上补给,方可继续行驶。然而为了磨练修仙者的意志和心练。以自身的实力,走上一段旅途,就当历练了。外加一个,有种东西叫做充实丹,吃上一颗能抵的上数百天的饥饿,那为什么没人吃呢,因为太苦,苦涩到心寒,你嘴里的苦能在你嘴里停留整整一个月,那种滋味可想而知。

    船帆上,我们的小师妹又开始训话了“今天下去,补给,我跟紧点。而且要御物飞行。现在开始分组。大组分为我,大师兄,二师兄,每人领十名青衣,百名红衣。开始占列”一听此话昊天连忙拉着茹媚的手,站到画云子队里,此时奇怪的是,画梦子面前只有一个青衣,俩个红衣。而且都是女的。

    画梦子,此时脸阴的结冰。周围的弟子感受道,那如极寒之地般的寒冷“你们,要是不给老娘站过来,老娘整死他,这几天。”

    只见俩边数十个红衣弟子往梦子师姐那边挤啊。这嫣然一笑道:“这才对嘛,可是我粗滤的看了下,多了三个人,怎么办。”只见队伍中三个,瘦弱的红衣弟子被,几个强壮点的弟子,直接扔了出来。

    当然了昊天除外,怎么可能去她那队伍;梦子正色道:“出发...”飞船已经缓缓的降落在一处离色锦城,最近的客望台上,下了飞船四周看去,大大小小的飞船,停落再四周。不过都没有逍遥宗的大。飞船上都插着一个长长的旗帜,上面有写云烟、玉女、音律、归一这些是大门派,也有小的宗派。六界没有不漏风的墙,这点是事实,这些宗教一般都要从这里经过,所以在这里停留,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刚下飞船就有一群人走过来。领头的男子,英姿飒爽的风采,凌冽的双目,像是能杀人一般。长发直直的,托在地上,面上带着微笑向我们这里走来。双手作辑,看着画云子行礼道:“云兄今至,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云子连忙作辑回礼道:“独孤兄这是那的话,看你长发披托着,想是还没有洗漱吧,哈哈”独孤烈,也哈哈大笑道:“云兄,五年不见,还是这般爱开玩笑啊。”云子说道:“别怪为兄,说话直。”孤独烈道:“不怪,不怪。请!今天所有开销,全有我一人请。”云子微皱眉目道:“唉!独孤兄这样,我可回去了啊。”独孤烈玩笑道:“你不吃没关系,可是你也该想想你那些师弟吧。”云子无奈道:“好吧,全凭独孤兄安排,便是。”

    画梦子和画如子,对这个归一宗的大弟子也不太熟,没有作声默默的跟着。没过多久,一行数百人,来到了一家名叫望水楼的酒站。规模巨大,是整个色锦城最好的酒站,没有之一。画云子道:“让独孤兄破费了,为兄有些羞赧啊。”独孤烈哈哈大笑道:“你看看外面。”画云子望去,数里之外,几万名官兵阻拦,百姓,那些百姓无一不是领着自家的孩子望里挤的。疑惑的看着独孤烈:“这是意欲何为啊。”独孤烈解释道:“星月帝国的帝王,早闻我们要从到这里停留,便包下这家酒楼,以便我们稍作休息。而外面的百姓,自然个个都想望子成龙,希望我们能帮忙,查下根骨资质。”云子恍然大物道:“哦,原来是这样啊。”独孤有开玩笑的指着不远的百姓“要不,仙师就去,纳几名素女。我帮你挑挑,怎么样啊。”眉飞凤舞的看着画云子;画云子轻喝道:“哥吾摁...”独孤烈不解道:“什么意思。”云子吼道:“滚啊。”独孤烈:...

    昊天站在望水楼,最高的楼层之上,远远眺望着。白白的云朵缓缓的移动着,一望无际的田野。象征那无事、平安、家和、宁静、无忧、平凡、、小孩在田坝上追赶,一大群的噬泥鹤{一种喜欢吃泥鳅,田螺,贝类的鸟},如雨水般落在泥田觅食,呀呀的叫着。几位农夫,赤着脚,身穿白色布衣,头戴草帽,手拿着长长的木棍,木棍绑着一条长长的破布头,追赶着。怕把自己刚撒不久的种子,被噬泥鹤吃个光了。

    微风轻轻的从脸颊吹过,像春菇凉抚摸着我的脸,、清爽、温柔、惬意、羞涩、单纯、自由。额头上几束,头发,也被吹得凌乱了,在脸上,欢快的跳着,像是精灵般舞蹈着。这份恬静被另一个“春菇凉”打扰了。

    “这里真的很美。”昊天回头看着风中凌乱的女孩,长长的白色衣裙,被风吹的乱舞,露出了白白的美腿;精致的五官被几束头发遮的若隐若现的,隐隐能看出微红的脸蛋,有些羞涩的模样,像春菇娘般魅力、漂亮、羞涩、温柔。昊天有些情不自禁道:“衣裙涟漪少女心,美景不如少女美,此生只得少女心。”

    茹媚完颜一笑道:“什么鬼湿啊,一般都四句的好不好,还有一句呢?”昊天条挑逗道:“你过来,过来,我就告诉你。”茹媚莲步寸移的走到昊天身边。昊天垫起脚,趴在茹媚香肩,嚼了几个字。茹媚脸瞬间红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