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七章 七省巡抚骂死当朝太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按大夏版图,那上京城应该处于中心以东地带,武安城则处于上京城的北方,两者相距数百里,而中间阻隔的均是些连绵起伏的山脉,可谓是两者之间的天然屏障,原先太祖起兵就在两地之间做过对比,后来因为澜沧江靠近武安城,便于水上行事,所以最后抉择在武安城,随后定都上京城,一直把武安城作为压制外地的重要战略地段。世宗皇帝在世也叫武安王经常驻扎在那,以防外地!今日两者之间一战是关系到谁主持世宗的国葬大典,谁继承大统,所以也是异常壮阔。

    今日交战地点也选在当年太祖皇帝成名之战的逐鹿地,逐鹿天下就是由此而来,辽阔的土地上,两支分明的队伍也是昂首站立着,刀枪剑戟、仪仗、步兵、骑兵、车马剑弩也是纷纷上架,待会将会是一场凶狠的拼杀,不过无论是军队质量还是数量来看,刘安士这里的略微要低个档次,毕竟今日刘封所带来的乃是大夏禁军,是十大营中最为尖锐的,而刘安士则是亲兵以及驻扎在武安城的军队,所以也是略占下风。

    “哈哈哈,皇叔,我父皇尸骨未寒,你就前来抢夺皇位,是不是太无耻点了?”今日的刘封身带金冠,身着金袍,完全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此刻也是第一个骑着巨马喊道

    “你这逆子,我皇兄带你不薄,自幼培养你,你竟然为了皇位而弑父,真是畜生不如!”刘安士岂会放过这言语攻击,也是大声吼道

    “笑话,大皇子乃是先皇嫡长子,先皇如今驾崩,自然是大皇子继承大统,永安王你如今兴兵来犯,是否还是我大夏的永安王?”大皇子身旁一老者道,此人正是文渊阁首辅,也是当朝庞太师。

    “哈哈,庞老头,想不到你一把年纪还出来卖弄啊,殊不知当年我们两水的文采更加非凡些呢?”只见刘安士大军中也是一人大声笑道,此人正是与那庞太师相知对应的张谦。

    “是你这老不死的?”庞太师见到此人也是大惊

    “你都没死,我岂敢先死啊?”张谦也是笑呵呵,两人当年原本同朝为臣,因为政见不和所以也是死对头。

    “今日你助纣为虐,史书上必然要好好记载你这个奸贼!”见到张谦,庞太师原本通红的连更加红润了,似乎血气上涌

    “我原以为你是三朝元老,今日带着刘封个弑父之人来打阵前会说出什么高深的话,想不到依然是小孩子过家家,匹夫之勇!”当年张谦遇着庞太师对吗朝堂,也是用匹夫之勇来呵斥庞太师

    “你!”庞太师似乎回忆起当年那情景,被这厮气的当朝吐血

    “诸位,我有几句话讲给大家听听好好明白明白!”张谦也是骑马来到阵前,并没有因为年纪老迈而失去光彩,反而更是神采奕奕。“昔日世宗皇帝在世,永安王拼死协助,维护大统,夜不能寐,一心只为江山社稷,推行新政,殚精竭虑,请问这是谋朝篡位么?刘封误国,世人皆知,世宗皇帝原本传为与永安王,永安王拼死推辞,史书记载这浓厚兄弟情义一笔,请问庞太师,这有何解释?你已年过八旬,依然把持文渊阁,误人子弟不说,还带着刘封这娃娃前来篡位,你对得起先帝么?在位不谋其政,一心为一己私欲,推行新政多方阻挠,是不是中饱私囊的了莫大好处?”张谦越说越烈,到最后更是直接手指着庞太师不停辱骂,但骂人不带个脏字,真是绝了

    “你,你……”顿时,庞太师捂住胸口,从马上摔下去,刘封见后立马叫人前去搀扶,只等士兵搀扶起来早已气绝身亡,史书记载,七省巡抚骂死当朝太师!

    “心乱则受不住任何打击,你们就好比这庞老头一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