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 历史李曌穿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再无旁人的屋内,李曌和沈如玉一人坐在座上,一人站在下首,对视了良久,然后,沈如玉脸上的温和与笑意,都慢慢的消散了。

    她很少会感到如此的愤怒和烦乱,如此失态,只有曾经宗室叛乱中,宁王以平民性命相威胁时,才露出过那么一次。

    但现在——李曌可能被穿越了的这个事实,足以让她再来这么一次了。

    以前的穿越还要出些事故,比如掉落悬崖,出车祸,生重病,向神明许愿,滴了血在神秘的古董上,祖传的什么玉佩之类的,但现在的穿越越来越不需要契机,很可能你今天就这么一闭眼,明天就成了别人了。

    所以……就算最近李曌毫无异样,生活作息也别无异常,但突然就换了一个人的时候,沈如玉既感到荒谬难言,又觉得愤怒难当。

    她现在只觉得,那些儿子女儿,妹妹兄长被穿越后,其他关系亲密的亲人朋友一点异常都发现不了,或者知道了对方是穿越的之后还欢欢喜喜毫无芥蒂的接受对方的存在,一定都是些没心没肺的东西!!

    ——然而,一味的迁怒于穿越而来的人也并不正确。

    沈如玉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冷静下来。

    穿越这种事情,往往都是通过一种神秘莫测的不可抗力发生的,被穿越的人自然不会心甘情愿的消失,但穿越的人未必也就是心甘情愿的穿越而来,抢夺别人的身体。

    说到底,不过是命运弄人。

    沈如玉愤怒的就在于这一点,像是珍惜多年的珍宝,被人说拿走就拿走了一样。

    只是她虽然稍微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但神色依然异常的冷厉,她必须得弄清楚,这是身穿,还是魂穿,李曌还有没有可能……能够回来。

    而这个穿越而来的人,又是什么身份?

    沈如玉无法再露出温柔的模样,她朝着李曌质问道:“你是谁?”

    李曌微微一愣,然后突然有些悲哀的发现,比起刚才她笑意盈盈,温柔缱绻的模样,此刻她冷若冰霜的样子,反而更让他熟悉,“……朕就是朕。”

    ……朕就是朕?

    若是现代人的话,这么说也太中二了——那么,这是个古代人穿越而来吗?而且对于皇帝的身份似乎适应良好,难道也是位君王?不,等等,穿越也有接受记忆和不接受记忆两种——如果这是个接受了李曌记忆的穿越者,试图隐瞒自己穿越了的事实,这么说也并不奇怪——

    但沈如玉皱起了眉头,“阿瞾从来不会对我用‘朕’这个字。”

    没错,如果对方接受了李曌的记忆,不会不知道他不会在面对沈如玉的时候,自称为“朕”,这么说,也不是接受了记忆……?

    但没有接受记忆,对君王身份适应良好,对李曌身边的人似乎也很熟悉的人……

    沈如玉心头一跳——难道是君后……又回来了!?

    李曌却不知道沈如玉神色莫测的站在那,脑海里思维有多活跃,他只紧紧的盯着沈如玉,反击道:“你又是谁?”

    沈如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能够如此理直气壮的反问……说明他对于自己身为皇帝——或者说,身为李曌的身份很有一种理所当然的底气,然而……不对,等等……

    她突然觉得有些混乱,似乎还有一些可能性没有被考虑到——而那些可能性,恰好是最关键的地方。

    沈如玉一面努力的想着自己还有哪些遗漏的地方,一面应对道:“……我是洛河沈氏之女,沈如玉。”

    “可笑!”然而听到这个回答,李曌激愤的站了起来,他猛地一拍座椅扶手,神色之间说不出的怨恼愤懑,“若你是沈如玉,早就应该病死多年了!”

    这句话突然让沈如玉愣了一下,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

    若我是沈如玉,早就应该病死多年?

    她呆了好一会儿,仔细去看李曌的面容,突然一阵心惊。

    的确,李曌被穿越了没有错,可是,如果穿越而来的,也是李曌呢……?

    沈如玉僵了片刻,努力保持住了脸上的不动神色,转头出了门。

    李曌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看着她像是拂袖而去的背影,抿紧了嘴唇,没有出声。

    这个背影和他曾经见过的无数次怒极而走的背影如此相似,让他的胸口疼痛难当,而他也早就习惯了这样默默看着——因为早就知道就算出口阻拦,对方也不会为他停顿片刻,又或者回眸一下。

    沈如玉跨过门槛,便看见冯言站在不远的地方。他经验老道,站着的位置颇为讲究,正是听不见屋内的说话声,但需要他时扬声一叫,却又能立刻反应过来的位置。

    沈如玉低低的唤了他一声,“冯内侍。”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