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四百一十一章 占便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丁羽喝了一口水,貌似很是给面子!随后把水杯给放置到一边的位置!

    “不过从你的话语当中,倒是听出来些许的怨言!”

    “不敢!”桑顿气嘟嘟的说到!“丁先生当面,怎么敢说这样的话呢?”

    话是这么的说,但是这个说话的口气真的是太说明问题了!就算是傻瓜都能够感觉到桑顿现在有着相当的问题!

    “是吗?还有你不敢的事情,有点少见!”

    两个人开始打嘴仗,不过都是相当的技巧,也是非常的含蓄,不可能像是泼妇一样!那样的话就太丢人现眼了!甚至让人有所鄙视!毕竟桑顿还是一个小孩子家家的!

    “丁先生?这样的时候,您难道不应该陪着王晓刚吗?来到这里会不会显得很是不合适?”

    “送到了学校,只不过是一种态度罢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跟我没有太多的关系,路就在前方了!究竟要如何的去走,这样的事情就不是我需要去干涉的!了不起走错路的时候,指点两句,做点修缮,仅此而已!不要想得太过于美好!”

    桑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继续的谈论这个话题,但是桑顿也清楚的知晓,要是继续用学校来充当这个幌子的话,显得有诸多的不妥当!也是极其不合适的!

    “孟西好像今天不开学?”

    “不?!时间还没到!而且他们学校的家长会时间跟中学是不一样的,错开!”丁羽解释的还算是比较耐心!“而且就算是我不到场,也有其他人到场,就好像是小雨的家长会,就是我父亲和母亲过去的,跟学校那边已经是非常的熟络了!你好像忘记了!我母亲曾经就是老师,虽然现在学校里面没有太多的老人了!但是新生代不少还是我母亲教授出来的!”

    对此,桑顿颇为的有那么一些无语!

    “好吧!是我说错了话!”既然不能够相互的打机锋,那么就说的更为实际一些比较的好!“其实我是羡慕了!也想要去学校那边看一看!”

    “就你这个身体?”丁羽嘲讽的说了一句,那个阴阳怪气又来了!“虽然经过了相当时间的活动!但我还是那句话,需要逐步的放开!不能够步子太大,容易扯到蛋!”

    “太粗俗了!”孟西很是不满!但是这种不满,顶多就是口头上面的不满,跟其他的无关!而且看孟西的表情就知晓,他就是想要从言语上面找点便宜!

    “哦!对了丁先生,先前的时候有人送了一块玉过来!你觉得可以吗?”

    “一块玉?”丁羽怀疑的看着孟西,“谁给你准备的?这一点倒是不那么的重要,不过能够入了你家人的法眼,甚至还送了过来,我倒是可以见赏一下!不过...。”

    “嗯?丁先生,这里面有说法?”

    听到丁羽言语之间的停顿!桑顿立刻的就疑惑了起来!

    “要说有说法呢?也有说法,要说没有说法,也没有太多的说法,不过寓意是好的!可能方式稍微有些的不太对劲!”

    孟西立刻就从书桌上面拿出来一个小盒子,很是恭敬的放置到了丁羽的面前,甚至还当着丁羽的面打开了盒子!看着盒子里面的玉!

    “是一块暖玉!很显然用心的,不过不太建议你佩戴,因为你的年纪还太小,过了十八岁之后再选择性的佩戴就好!就好像是家里面的孩子,他们相当的时候也有些许的配饰,什么手串!手链等等,我倒是不禁止,连带着黄金玉石等等也有,不过基本上都是保存着!”

    “为什么?丁先生,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说法?”

    桑顿对此表现的尤为好奇,因为这里面有着自己不了解的知识,而这些?是赛提尔先生不能够替自己解决的!

    “要是玉佩的话还好一点,不过现代没有太多的人选择佩戴玉佩,因为玉佩一定程度上面是碍于中国古代的时候,让衣服显得整齐,同时彰显身份高贵,再者就是玉硬但是脆,所以行走坐卧的时候,需要尤为的注意,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不紧不慢的姿态!”

    “还有这种说法?”桑顿就感觉像是听故事一样!

    “其中的一种作用而已,不过多是达官显贵,老百姓?多数就是用来象征美好的寓意!如果说是你们家传的东西,倒是无所谓,既然不是家传的,那么过了相当的年岁之后,你再选择性的佩戴,留给自己的后代,传承千百年,福泽后人!”

    “当然了!如果说是请回来的的,比如说是道家或者是佛家请回来的,倒是可以佩戴,不过更多的时候,就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境!”

    “感觉就好像是瑞士手表一样,当然他们就是宣传了一个口号而已!制作精良,这一点倒是不否认,但是怎么说呢?有点故意卖关子的意思!”

    “玉石的情况跟手表还有着相当的不同,当然也不是说没有炒作,当然也有!现代社会了!不过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做到量产,这一点就跟手表有着相当的不同,不过都是技艺追求的那一种,不过相当的情况之下,不太建议你现在就佩戴手表!特别是你现在这样的孩子!”

    桑顿的眼睛不由的转动了两下,若有所悟的说到!

    “因为手表的分量缘故!是这样吗?”

    “你倒是聪明!”丁羽对桑顿的表现很是满意,“家里面的孩子也有手表,不过对于选材等等,都有相当的考究,当然这里面有相当的缘故,因为他们经过了后天的锻炼,但是你不一样!就好像是面前的这块玉,留着没有太多的问题,但是到了相当的岁数之后,再说吧!至少我个人看这块玉没有太大的问题,甚至很是不错!”

    “明白!”桑顿异常痛快的说到!“丁先生,感觉跟你学习和跟赛提尔先生学习,有着相当的不同,他的方式也很是不错!但是...。”

    “能够理解,真的要是说起来,我对他的学识还是非常的尊重!尊重认识跟尊重人这个是两回事情!不能够相提并论,因为牵扯到的东西会很多!还有就是看历史,你会发现,很多所谓的坏人,不能够说是全才,但都有着相当的能力!”

    “丁先生,有些许的不太理解!感觉你这个话说起来有点绕口!”

    “不要站在正反、对错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就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能够看到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还有就是你们家族当中的一些东西?可以接触,但是先阶段?不要过于的去接触!你父亲明白这个是什么意思?!”

    啥?桑顿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神色狐疑的看着丁羽!

    “丁先生,你对家里面的情况好像很是了解!”

    丁羽摆摆手,“这个是推断出来的,而不是调查出来的,有时间的时候你问一问你父亲,就知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相信你父亲对此也会非常的赞同!”

    用手比划了一下,丁羽解释到!

    “我跟你父亲站的高度差不多,他能够看到的东西,我大体上面都能改看到,我能够看到的东西,他大体上面也能够看到,只不过我们彼此之间的处理方式和理解方式有着相当的不同,同时也是导致了结果有相当的不同!”

    “记住就好!至于你能不能够理解,什么时候能够理解,这一点不重要!”

    得!又是这么一套说辞!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