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9|八十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夜色深沉,正是万籁俱寂时,长公主府上却传出阵阵咳嗽之声。《

    窦阿槐半坐在床沿,扶着咳嗽不止的长公主,不免眉头深锁:“殿下,再传太医来瞧瞧罢。”

    自打一月前进宫赴完中秋宴,回府后长公主便病了。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如今一个多月了,竟还不见好,窦阿槐心下很是忧愁。

    “不用。”

    姬容移开捂在嘴边的绢帕,声色淡漠。

    病了月余,她像是清减不少。身着白色中衣,乌黑稠密的长发铺了满背,沿着凹凸有致的曲线柔顺地垂落在身下锦褥上。原本冷傲美艳的脸变得苍白憔悴,因着刚咳嗽过,两颊还带着不正常的淡红,愈发露出了在她身上难能一见的柔弱姿态。

    “这般下去必会损害殿下的身子。”窦阿槐语重心长。

    姬容又咳了两声,容色更差,眉心紧拧:“我心里有数,你就少说两句。”回想起那苦涩的汤药,她眉心便拧的更紧,不满地朝她瞥去一眼,“还嫌我不够苦。”

    窦阿槐便噤了声,不敢再言。

    窦阿槐又服侍她躺下,待到靠回了锦枕,姬容终于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

    想到那个从小唯她是从,如今却为了一个女人屡屡违逆她的皇弟,她便头疼恼怒。

    竟不知那殷姝是使了什么妖术,几月前洵儿刚将她淡了,近日来却又突然宠幸起来,隐隐还生出册封她为贵妃的念头。

    这是姬容所不能容忍的。

    窦阿槐自是知道她这病一半是受了寒,一半却是被气的。

    心病还须心药医,她便又道:“晌午时宫里来了人,问殿下身子可大好了,道是明日圣上会亲自来看望。”

    “他愿来,本宫却不愿意见他。”姬容面色平平,“传话下去,明日若是哪个放了他进来,本宫便要他好看。”

    次日,姬洵便吃了个闭门羹。

    事不过三,前后让他吃了两回闭门羹后,姬容终是放了他进来。

    姬洵虽恼怒她前两次的失礼,但念在对方是自己亲姐,又卧病在榻,便不好发作。问候几句,便被她借累打发出来。

    他本也未想多留,既如此,在客厅稍坐片刻后,便连告辞都没有,起身便走。

    曲小公公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头,心里头也是对长公主颇有微词。

    二人行了一截,路过一处假山时,姬洵突然停下脚步。

    只听一道忽轻忽重、忽缓忽急的宛转萧声自假山后头传来,箫音沉沉落落,悠悠扬扬,时而沉重如山,时而轻快似少女。竟是说不出的勾人心弦。

    姬洵听了一阵,开口问:“是何人在山后吹箫?”

    假山后的人显然一惊,萧声戛然而止,僵在当场。

    久未得到回应,姬洵不免皱了下眉头。

    曲小公公心下微恼,上前一步喝道:“何人在山后装神弄鬼,还不速速出来见驾。”

    假山后的人再是一惊,却不敢耽搁,紧着心弦一步一步走出来,未敢抬头去看一眼,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奴婢见过圣上。”

    “抬起头来。”

    地上之人便诚惶诚恐地抬起头。

    姬洵便沉眸打量。

    瓜子小脸,头发乌黑,肤白似雪,眉目清秀如画,一身青色长裙,衬得她像春日早晨刚沾过春露的茉莉花,纯白而美好,芬芳而淡雅。引人遐想。

    “叫什么名?”

    “轻韵。”她小声地答。

    “轻韵。”他跟着念了一念,“是个雅致的名字,你方才吹的是什么?”

    轻韵垂着眼睫,如实回答:“《忆情》。”

    这是轻韵头一次与圣上近距离接触,心下自是紧张忐忑,惶恐害怕。

    直到将她打量得额冒细汗,姬洵才不紧不慢地道:“再给朕吹一首。”

    轻韵未敢迟疑,便点头应“是”。与他去了一旁荷池上的水榭里。

    待到吹完一曲,姬洵又问她还有何才艺没有,轻韵便轻声道了个“舞”字。她与玉奴一样,最是擅舞。

    姬洵便一边赏舞,一边吃茶,闲坐到了傍晚。

    眼看就快到用晚膳的时间,曲小公公便在旁低声询问:“晚膳已近,圣上是回宫用呢还是就在此用?”

    曲小公公这话问的很不情愿,他是知道长公主放了话,约束了下人。是以今日来此,府上的下人便不似往常那般殷勤,这会子怕是连圣上的晚膳都没准备,因而私心里是不希望圣上留此用膳。

    然而姬洵却被眼前的婢子迷住,不愿太早离开,便吩咐下人备好晚膳,他要在此用膳。

    酒令智昏,当晚他便行下荒唐事,强行占了她的身。

    翌日醒来,枕边空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