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盛世求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是一本血液方面的书,彩色图片上,全是流淌着红色血液的血管,蒋婷站在桌面前,看着埋头看书的顾迟,她在想,真是,每个人的胃口都不一样啊,徐向晚那么精致优雅的女人,身份那般贵重,怎么会看上顾迟了的呢?

    她没有再多说话,深知再说会让顾迟反感,便悄悄地退了出去,拉上了门。

    门一合上,顾迟便抬起了头,他靠在沙发椅上,看了一眼面前的盒饭,便起身来,拎着盒饭出了门,拐过走廊,将盒饭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回家收拾了一下行李,就赶往飞机场。

    这一次的谈判其实并不难,主要是叶承一步都不肯让,让对方下不了台,所以才僵持了下来。徐向晚到底是女人,性子稍微柔一些,在中间周旋了一下,事情就好解决多了。

    谈判结束后,对方做东,在酒店里请两人吃了饭,一起出来,叶承问了一下司微语的情况,得知还好,便放下心来,道:“我送你回去吧!”

    “你呢?”徐向晚明知故问道。

    “你管我?”叶承瞪了一下眼,道。

    两人也是从小闹到大的,记得那时候,司微语和徐默尘一组,她便和叶承结成同盟,吃饭的桌上,都要为一块肉争一场的。见叶承故态重萌,徐向晚笑了起来,清冷的夜色之中,她的笑如染了重彩,是那般耀眼。

    顾迟拉着行李箱,站在街头,看着他们顺着街道往前走去。

    D城虽然是一线城市,但并不大,好一点的酒店就那么一两个,为了照顾徐向晚和叶承,那人选的吃饭的地方离两人下榻的酒店并不远,就这么走过去,还可以消消食。

    这里在修地铁,路不是很平,遇到坎坷点的路段,叶承就会抬起手,护在徐向晚的背后,随时准备扶她一把。就那么几步路,很快就走到了,站在酒店门口,两人作别,徐向晚笑着道:“早点回来啊,别太晚了。”

    “怎么,你准备等我?”叶承打趣道。

    “去死!”徐向晚作势要踢他,叶承忙笑着跳开来,他去地下停车场找车,徐向晚便往里走。

    “向晚!”

    疑是幻觉,徐向晚停了一下脚步,正要进旋转门,又听到一声呼喊,她扭过头去,原来是真的,台阶下,花坛边,顾迟站在那里,却又不像是那个人,他的额头上包着一块纱布,一条胳膊吊着,活像是从战场回来的。

    “你怎么了?”

    不去管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也不去管两人现在的关系是怎么样,徐向晚冲了过去,想要抬手去扶他,却不敢碰,就那么托着手,急得泪在眼框框里打转,道:“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徐默尘打的?”

    “不是!”顾迟摇摇头,“出了一点小小的车祸。”

    现在的车,安全系统都很可靠,如若不是大事,能把人撞成这样吗?徐向晚哗地一下,泪就下来了,感觉这一天哭得次数很有点多,她上上下下地摸他,“还有没有哪儿不好?去检查了吗?”

    “没事,都很好!”顾迟捉住她的手,他的心里也涌起了一股酸意,不管他怎么伤了她,她总是把他放在心上,“都检查过了,你是住在这里吗?”

    “嗯!”徐向晚答应一声,拉过他身后的行李箱,边往前走,边四下里打量他,见他走路什么的一切都正常,抬手抚摸了一下他的额头,“这里的伤大不大?胳膊有多大问题?”

    “只是小伤,养两天就没事了。”顾迟用完好的右手,牵着她的手往里走。

    上了楼,进了门,还不待徐向晚放下行李箱,便被顾迟搂进怀里。徐向晚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她只敢小心翼翼,生怕碰到了他的胳膊,可顾迟却不满足,他死命地搂着她,生怕她跑了一样。

    “怎么开车不小心点?车那么多,你一定又走神了。”徐向晚道。

    “我下次再也不了。”顾迟道,他深吸一口气,“我有一个月的假了,我想好好陪陪你,你去哪,我就跟着你去哪。”

    “这次,怎么这么多假了?”徐向晚想哭,却忍着了。

    “本来是要来做学术报告的,我听说你要来D城,就想正好在一起。可我现在改主意了,我不想做什么学术报告了,就想陪着你。”顾迟说完,低头看徐向晚的脸。

    “好!”徐向晚拉着他在床边坐下,道:“我去给你放水,帮你洗澡。”

    “等一下,不急!”顾迟拉着她,让她坐到自己腿上,道:“向晚,我有话要跟你说。”

    徐向晚紧张地看着他,半响才点了点头,道:“你说。”

    “顾氏的产业,都是妈妈当年的嫁妆,这些年都是她在经营。她去世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来得及说怎么处理。我是在想,你未必会想要接手顾氏,而且,我也不想让外面的人说顾家占了史家多少好处。所以,才决定把顾氏的产业全部都交还给史家。我之前没有跟你说,是我不好。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努力挣钱,让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努力帮你去买。”顾迟一向是很严谨的人,此刻,说这番话的时候,越发认真,额头鼻尖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见徐向晚低着头不语,顾迟的心里竟是有种恐惧的感觉,他紧了紧胳膊,让徐向晚向他身上靠得更紧一点,用祈求的语气道:“不管徐家和史家怎么回事,我们都不要去管好不好?我妈妈已经去世了,以后,顾家和史家也没有太多关联了,你不要计较,也不要嫌弃我,好不好?向晚,我不太会说话,但我说过的话,我都会记得的,我想这辈子能够带着你吃遍世界各地的好吃的东西,明天一早,我就带你去吃这里的热干面,我听说全帝国都很有名的。”

    徐向晚抬起头来,她的脸上,鼻涕眼泪一塌糊涂,毫无看相,她望着顾迟惊愕的脸,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她身为徐家的千金,哪里会稀罕顾氏那点打发叫花子都不够的家产,她原以为顾迟是对她的不信任,却没想到,顾迟竟是为她考虑了这么多,她到底还是辜负了他的心。

    顾迟已是手忙脚乱,他用衣袖胡乱地擦着徐向晚的脸,道:“都是真的,都是真的,我要是骗了你……”

    “不许说赌咒的话。”徐向晚抬手捂住他的嘴,“我信就是了。”

    顾迟的心已是软得一塌糊涂,“这两天,我一直在想,我做错了很多事,徐默尘骂我是对的,司微语说的话也是对的,我今天在墓地里,看到他们俩在一起的样子,我就想,我也要那样对你,我们也可以和他们一样。”

    徐向晚笑了一下,眼眶里还有泪光,她笑的有些勉强,“这世上,没有人可以像他们那样,对我来说,能够和你一起平平安安地到老,我就很知足了。”这世上,有多少如司微语和徐默尘那般契合的人?

    顾迟惊愣半天,道:“我以后一定会努力的,向晚,你要相信我!”

    不管怎么说,已经很满足了,徐向晚以为这段婚姻已到尽头,心里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却没想到对方并不选择放手,这便够了,她想,她到底是爱他的,他能够珍惜,能够给予同等的回馈,这便够了,她点了点头,道:“我信你!”

    顾迟才轻松了许多,他笑着站了起来,将徐向晚按在原地,道:“你休息,我帮你去放水!”

    到底还是徐向晚帮顾迟多一些,放完水,顾迟让徐向晚先洗,等他自己去洗的时候,才发现连衣服都脱不下来,只好让徐向晚帮他。

    见顾迟一副愧疚的神情,徐向晚心头也是软了,道:“等你好了,再照顾我不迟。”

    “好,等我好了,我要每天早上为你做早饭,晚上早点回家陪你,我们搬到二环那边的房子里去住吧,好不好?”顾迟道。

    他们现在住的是史敏生前的别墅,顾迟一点都不想在那里住进去,二环那边是徐向晚在外面的住所,有时候下班晚了,就会在那里歇下,顾迟有一根那房子的钥匙,便经常过去住,那里有他们太多甜蜜的过去。

    “好!”徐向晚道。

    “向晚,等你不忙了,我们就要个宝宝吧,我想要个女孩,长得像你!”顾迟捏着徐向晚的下巴,带点期盼的口吻,道。

    徐向晚的手顿了一下,听的顾迟道:“你要不喜欢,我们就不要。”他是有多怕她不高兴啊,徐向晚在想,她以前不想要,是因了史敏的原因,史敏总是说“要么不生,要么就生个儿子”,她说她自己是赔钱货,从史家嫁过来,带了这么多的家产到了顾家。

    正是因了这样的原因,顾迟才会在史敏死后,将所有的顾氏的产业全部给了史家,也因了这样的原因,顾迟才会说要个女孩子的话。

    原来,他心里一直都是知道的啊!

    可徐向晚却知道,人,在迫不得已时,伤害的从来都会是自己最亲密的人,两厢权衡之下,他宁愿欠下的是自己最亲密的人的。

    顾迟还等着她的答复,可徐向晚却没有再说话了,她扶着他从浴缸里起来,用毛巾一点点地擦拭他的身体,到了下面时,不由自主地还是红了一下脸,见他的身体在她的注视下慢慢变化,徐向晚别过脸,嗫嚅道:“我来那个了。”

    “我知道!”他从来都把她的周期记得清清楚楚,她应该是前天的日子,这两天是量比较大的时候。

    徐向晚听的他说了这三个字,心里头的那点纠结彻底放下来了。她打开他的箱子,里面的衣服放得乱七八糟,这正是他的风格,她扔给他一条内裤,道:“穿上,睡吧!”

    顾迟坐在床头,勉强将内裤穿上了,然后爬了过来,挨着徐向晚躺下,道:“你明天会很忙吧?”

    “嗯!”

    “那,就睡吧!”

    听得背后均匀的呼吸声,顾迟平躺着身子,完好的右手侧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十指相扣在一起。徐向晚略微挣扎了一下,感觉到他的坚持,便任由他握着,临睡着前,轻声道:“等你的胳膊好了,我们,就要个孩子吧!”

    顾迟如闻天籁,他欣喜地抬起身子看她,却见她已经合上了双眸,呼吸已经平缓,作为医生,他知道那是沉入梦乡的表现,只是,他却再也睡不着了,他终是留住了她,再也没有什么会横在他们之间了,他们会有孩子,会有更甜蜜的未来,会像徐默尘和司微语那样,一辈子幸福美满。

    司微语窝在徐默尘的怀里,手指在他光滑的胸膛上画着圈,做完每天的功课之后,司微语才敢这么大胆地骚扰徐默尘,因为他会考虑到宝宝,无论有多么难忍,也都不会再做了。

    “你想再劳动你的五根指头?”徐默尘好笑地看着她如葱白般的手指在自己的胸上画着各种图案。

    果然,这句话比什么都灵,司微语几乎是瞬间就抬起了手指,讪讪地一笑,转移话题道:“你说姐姐和顾迟之间,会不会和好?”

    “会!”徐默尘道。

    “为什么?”司微语不满道,他是神啊,就这么笃定?

    “顾迟别的不怎么样,但对姐姐是特别有办法的,装可怜这招最管用。”徐默尘道。

    “你说,顾氏给到史家,是史家的意思,还是顾迟自己的意思?”司微语不解道。

    “两者兼而有之,顾家并没有什么家底,这些都是当年史敏带过来的,顾迟为了不被史家控制,会把这些都送出去。”徐默尘道,“说起来,顾迟并不傻,只是装傻,他对姐姐,是真心的。”

    “那你还老是在中间捣蛋?”司微语道。

    “我要不捣蛋,顾迟会有这么紧张么?”徐默尘道,他捏了捏司微语的鼻子,“就跟叶承那小子一样,他以前那么粘着你,就是为了让我紧张,我这招,可是跟他学的。”

    司微语顿时无语,她翻身睡下,道:“不理你了,明天还要早起。”

    想到明天,徐默尘眼里放光,嘴里却淡声道:“嗯,是要早起。”

    时隔不到一年,又一次的军功授勋仪式在特种部队的多功能厅举行,这一次的阵仗与上一次又有了大不相同,军界的大佬级人物的,都是一个不剩地来了,连素来不出门的徐老爷子,也来了。虽然有了上次不好的经历,国防大还是组织了观摩团过来了,只不过,这次来的全是男的。

    徐默尘嫌弃女人的传闻,是享誉了全京都的。谁,还敢在他面前找不自在,特别是在这样的大日子里。

    只是,那个进来的大肚子女人,她是怎么进来的?

    司微语一身银灰色的亚麻布宽松裙子,扶着栏杆,一步步地走下来,国防大的学生坐在最后面,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挺个大肚子,跑到这里来,这是作死的节奏么?

    特种部队没有参加训练的官兵全部来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