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八章 选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康熙四十八年

    八月二十八,圆明园

    夜,四阿哥从外归来,一路往梧桐院的路上,听张起麟讲述了白天的种种闹事。

    “苏公公也是生了大气了,”张起麟晃晃手里的灯笼,“毕竟,这中间是大格格平白受了委屈……”

    四阿哥低低地叹了口气,夜幕深沉,旁人也看不清他的脸色,“眼瞅着入秋了,让福晋他们准备准备,天凉一些,就回京去吧。”

    “是,”张保、张起麟一同应声,借着不远处渐亮的灯火,默默交换了眼色。

    进了梧桐院,苏大公公正躺在一棵最茂盛的梧桐树下,翘着二郎腿喝茶。

    “这世上就没有比你更会享受的,”四阿哥挥退其他奴才,走到躺椅旁站住,“给爷腾腾地方。”

    苏伟瘪了瘪嘴,勉强往一边蹭了蹭,他也是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才有闲情逸致躺在这儿望天的。

    四阿哥矮身躺下,把身边的人又挤了挤,自然伸出胳膊给人做了枕头,仰望着漫天星辰,这才长长舒出口气,“边境不太平啊,最近准噶尔部动作频频,策妄阿拉布坦的野心怕是藏不了多久了。”

    “又要打仗了啊,”苏伟想起了一些模糊的历史片段,眼神闪了闪,“皇上还会派皇子上战场吗?”

    “这个谁也说不好,”四阿哥垂下眼帘,手指在身上轻点了点,“当初,皇阿玛让大哥涉及军权,是为与二哥相互制衡。如今,东宫空悬,若再有皇子领兵,估计就是皇阿玛有意铺就的青云之梯了。”

    “那也未必,”苏伟侧过身,瞧了一眼四阿哥的莫测神情,松了松语气道,“打仗又不是什么轻松的差事,更何况,那随军一走,离京城就是万里之遥了。”

    四阿哥抿了抿唇,也不知听没听进去,一手划了划苏伟的耳朵,转了话题道,“明儿个,你去好好劝劝茉雅奇吧,那孩子心思重,对自己要求也高,这次的事儿,她怕是一时半会想不开。”

    苏伟抬眉瞪了四阿哥一眼,说话的嗓音有些闷闷的,“大格格都病了,应该你亲自去的……”

    四阿哥转而一笑,抬手在苏伟的脸上拍了拍,“乖,你知道爷是为了你,也是为了茉雅奇。”

    苏伟哼了一声,转过头去,给四阿哥留下个毛茸茸的后脑勺。

    翌日,一方楼

    书瑾本该一大早接替诗珑的差,不过今天,她却特意来的晚了些,从清晏阁那边得了消息,才提着早膳慢腾腾地进了门。

    诗珑不怎么待见书瑾,放在平日,绝对要当面斥责一番,只是今日不同,任她也不敢多生事端,只暗暗剜了书瑾一眼,给福晋行了礼,就默默退下了。

    书瑾把食盒放到圆桌上,收拢起散落在一旁的银票,小心地走到软榻旁,“福晋,用早膳吧。”

    软榻上的人没有动,搭在身上的毛毯缓缓起伏,朝向窗口的脸庞,透着与年纪不相符合的苍白憔悴。

    书瑾两手并在身前,捏在手里的锦帕微微晃了晃,“福晋,奴婢早上去提膳时听说,王爷临出门时,吩咐了苏公公去探望大格格,让大格格好好休养身体。”

    背着身的福晋轻轻一动,书瑾缓步上前,替福晋掀开毛毯,“大格格是个心思重的姑娘,如今病榻缠身,可怜王爷事忙,都不能亲自去看一看。”

    福晋搭着书瑾的手臂,慢慢坐起,书瑾仍然不急不缓,捡了一件外袍披到福晋肩上,“奴婢手笨,比不得前几位姐姐伺候福晋的时间长,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福晋可得多多提点奴婢。”

    福晋没有说话,起了身,走到圆桌旁,书瑾摆了膳,替福晋盛了碗白粥,“说起来,那个万祥,王爷还一直没处置呢。要奴婢说,也是王爷宽宏,要不是他,王爷也犯不着朝令夕改。不过,苏公公到底是个有本事的人,一回来就抓了那个郑七,给咱们王府清了个大害虫呢。”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福晋端起粥碗,手里的汤匙轻轻舀了舀,“如今,我身边只剩了你和诗珑,咱们主仆间,也犯不着拐弯抹角了。”

    “是,是奴婢聒噪了,”书瑾福了福身,小心地觑了一眼福晋的神色,“奴婢头脑简单,想事情想得也不深入。只是,奴婢心疼福晋,听说了昨天的事,奴婢更是为福晋担心。从前,诗瑶、诗环几位姐姐是如何规劝福晋的,奴婢不清楚,但是奴婢知道,福晋一直忧思重重,不只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弘昀阿哥。”

    福晋偏头,看向书瑾,书瑾继续道,“奴婢不懂争宠分权那些事儿,奴婢只知道,这王府是王爷和福晋的。王爷主外,福晋主内,只有内外相合,咱们王府才能兴盛。如今,王爷讳言缠身,内外不安,不得已自食其言,召回了苏培盛。眼下,那苏培盛就代表着王爷的脸面,他行事漂亮,王爷面上就能好看几分。王爷面上好看了,咱们王府才能挽回些失去的声誉。福晋纵使受了委屈,也不好在这时跟苏培盛过不去啊。他要猖狂,就让他猖狂去吧,您看今天,王爷心里还是有数的。您不为自己,也得为弘昀阿哥想想。王府名誉受损,王爷心里头不舒坦,对您,对弘昀阿哥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啊。”

    书瑾一番话下来,福晋只静静地听着,拿在手里的汤匙,却是一次也没有放进嘴里。

    书瑾说完,心下也有些没底,只能低垂着头,静等着福晋发落。

    窗外,丫头清扫落叶的声音渐行渐远,福晋碗里的粥也慢慢没了热气。

    书瑾的额头开始渗出细汗,不知时间过了一刻还是两刻,福晋终于放下了粥碗,“让人挑些燕窝阿胶,午时,你陪我去竹阔楼看看。”

    “是,”书瑾面上一喜,弯起嘴角轻巧一福,“粥都凉了,奴婢去给您热一热。”

    出了正堂,诗珑正在偏厅里监督小丫头们整理账册,如今雍亲王府的内外账目,都由长史交给福晋过目。福晋被架空这些年,好不容易得些实权,院里的丫头们是各个如临大敌。

    书瑾瞥了一眼屋子里气势汹汹的诗珑,那架势似乎更盛诗瑶从前。“哼,一群蠢货!”书瑾露出满脸不屑,仰首走出屋外。

    竹阔楼

    苏伟被宝笙接进屋内时,茉雅奇正靠坐在床头,脸色倒是还不错,只是人没什么精神。

    “奴才苏培盛,给大格格请安了,”苏伟矮身打千儿,被茉雅奇虚虚扶起。

    “苏公公跟我还客气什么,”茉雅奇弯了弯嘴角,指着宝笙给苏伟搬了个木凳,“从公公回府,我还没跟您照过面呢。”

    “是奴才疏忽了,”苏伟坐到木凳上,脸色也有些歉疚,“前头劳大格格求情,奴才才能保下一条命,如今又牵连了大格格,奴才这心里——”

    “公公不要这么说,这根本是两件事,”茉雅奇低下头,两只手在被子上绞在一起,“是我自己办事太糊涂,平白害了一条无辜的人命。福晋说的没错,我是大小姐当得太久了……”

    “大格格,”苏伟下意识地想开口劝慰,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这个时代,这种背景,注定了他眼前的小姑娘,要承受常人无法承受之重。

    茉雅奇低垂着头,鼻端渐渐酸涩,眼泪盈满眼眶,却迟迟不肯落下。她是雍亲王府的大格格,是一干弟弟妹妹的长姐,她不该委屈,不该软弱,不该这么没有骨气的掉眼泪……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