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六章 闪亮登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康熙四十八年

    八月二十二,雍亲王府

    一大清早,诗玥刚刚换下寝衣,坐到梳妆台前,就见絮儿一阵风似的,撩开帘子卷进了屋门。

    “一大早的,又做什么去了?这样风风火火的。”

    诗玥的言辞间,并没有责备的意思,絮儿也是一贯大胆,顺了两口气后,上前替诗玥挽起秀发,“小主不要怪絮儿莽撞,絮儿今天本想赶个早去给您领燕窝的,哪想刚到了前院,就见一帮子人进了排房,挨个屋的搜,把不少奴才都赶到了院子里。”

    诗玥眉心一皱,透着铜镜看向絮儿通红的脸庞道,“是圆明园派来的人吗?为什么要搜排房?”

    “听说还是因为京里传的那些谣言,”絮儿小心地看了一眼诗玥的神色,嗓音又轻了轻,“谣言的源头查出来了,这根儿还是在咱们王府里。”

    “我估摸着也是,”诗玥应了一声,拿在手上的珍珠耳坠又放回了盒子里,“好在,苏公公先一步出了王府,有那万祥顶在前头,总不至于有人为难他……”

    絮儿听了诗玥的话,脸色微变,嘴唇抿了片刻,慢慢低下头道,“那个,小主,我听前头的人说,这次回府抓人的命令,就是苏公公下的。”

    “什么?”诗玥愕然回头,紧盯着絮儿一字一句道,“苏公公回圆明园了?”

    絮儿抬眼,轻轻点了点头,“是……”

    圆明园,清晏阁

    张保端了水盆小心地进了内堂,正赶上四阿哥一边系着腰带,一边走出卧房。

    “时辰不早了,爷直接去畅春园,你往车里放些点心,爷在路上吃吧,”四阿哥一边接过布巾,一边吩咐道。

    “主子放心,奴才一早就备下了,”张保服侍着四阿哥洗漱,屋里还没什么动静,估计床上那位还没醒呢,“福晋那头儿也已经查出来了,是一个叫元草的丫头,偷偷抄了两页记档。现在人已经关了起来,就等着王爷发落。”

    “让福晋自己处置吧,”四阿哥清了口,提步往外走,张保连忙跟上。

    马车停在后湖对岸,四阿哥还没上船,就听后边一连串地,“等等我!”

    “苏公公?”张保伸手扶住急慌慌跑来的苏伟,“今儿我跟爷去就行,你昨晚都没怎么睡。”

    “不,我也去,”苏伟一手拎着帽子,一手扶着还没系好的衣裳,两只眼睛都还通红的。

    四阿哥看了只是叹气,放轻了嗓音道,“今儿朝会也不知开到什么时候,一会儿你要是挺不住了,就先回来,不许硬撑,知道吗?”

    “嗯,”苏公公从鼻子里应了一声,顺带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九经三事殿外

    吕瑞与邓玉又聚在一处,太监们的风言风语断断续续传入两人的耳朵。

    吕瑞踮起脚往远处瞅了瞅,放低声音对邓玉道,“雍亲王今儿来的晚啊,不过也难怪,这京里京外的流言传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听说,京里的几大酒楼茶馆,都拿这事儿给食客们做消遣呢。”

    “这京里的闲人也是多,”邓玉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他们家十三爷最近因为这事儿,没少跟人起冲突,“这是雍亲王隐忍不发呢,真要哪天追究起来,那些人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话是这么说,”吕瑞卷起袖子在耳边扇了扇,“可也有道是,法不责众啊。这事儿要真想处理干净了,可不容易呢。”

    邓玉跟着叹了口气,两人也是一番感慨,正说着话,道边的奴才突然小小地骚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吕瑞跟邓玉挪出树荫底下,却见不远处,雍亲王一行正往九经三事殿来。

    不过,引起太监们骚动的倒不是那位流言缠身的四王爷,而是紧跟在他身后的,一身黄莺补子的六品大太监——苏培盛!

    “苏苏苏苏……”吕瑞指着那个站在台阶下,正俯身恭送雍亲王的熟悉人影,一向牙尖嘴利的人此时竟也说不出话来了。

    倒是邓玉还镇定些,硬生生地咽下口唾沫后,忍着胸口的疼痛道,“张保,张公公也来了。”

    这边,苏伟送四阿哥进了九经三事殿,自己正了正衣领,理了理袖口,把很久没拿过的香檀木拂尘往胳膊上一搭,迎着各色目光,悠悠然地转头道,“哟,这脸生的不少啊。”

    “哎唷,苏公公!”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吕瑞和邓玉,几乎是小跑着迎了上去,“苏公公,可是有日子没见着您了,兄弟们还以为,还以为——”

    “还以为什么?”苏伟把一边嘴角翘上了天,“不过几个小杂碎,日子太无聊,拨弄着玩玩罢了。只是咱家这一时偷懒,倒给了某些宵小可趁之机。我们王爷平日忙于政事,懒得理会他们,他们倒好,不知收敛不说,净干些下贱人爱干的事儿!”

    苏伟的话说的宜浅宜深,旁人听了不觉有甚,只那几个被满是嘲讽的目光,刺得后背发凉的太监有些受不住了。

    十阿哥的近身太监任诚,以前都是跟在几个大太监后头,见到那一身皇赐补子的苏大公公,头也不敢多抬。如今新人替了旧人,在敦郡王身边露个脸,自觉身价不同了。被话里话外这么一激,头一个窜了出来。

    “不过是白捡了个大便宜的弃子,如今倒真有脸面当着人说些个大话。雍亲王手下要是没有能用的太监,何不跟我家主子说一声,我们郡王府别的没有,十几二十个太监还是能挪出来的。”

    任城的话一出口,周围的人都有些诧异,他这话不单是针对苏培盛,连雍亲王都给骂进去了。

    不过,众人没想到的是,那苏公公倒没有当庭发火,只一手掏了掏耳朵,满脸困惑地道,“这青天白日的,还是在九经三事殿外头,怎么总有狗在叫啊?”

    “你——”任城抬手一指,一时怒火中烧。

    好在九阿哥的近身太监何玉柱一把拉住他,冲他摇了摇头,这是在九经三事殿外头,谁闹起来都讨不了好。

    这边两人还在面对着面,那边苏公公已是一声嗤笑,“还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啊,都随了主子三分样。只可惜,这做狗也有做不好的,捡人家剩下的屎吃,还吃不干净。”

    饶是何玉柱沉得住气,也当场被这话怼得满脸涨红。看热闹的小太监们此时难免有对号入座的,只是初一领会这位传说的杀伤力,连下场沾沾水都不敢了。

    苏伟又不屑地哼了一声,把下巴一扬,对在场众人道,“今儿借这个机会,有些话咱家先说在前头。我苏培盛一向不是个心胸宽广的人,更不是某个只会溜须拍马的软脚虾。这些日子,九经三事殿外头,可是够热闹的。”

    说到这儿,苏伟话音一顿,嗓音都好像带了冰碴,“不过,这热闹,到今天,该结束了。否则,咱家会很苦恼,这脸生的太多了,等手上沾了血,怕连名字都分不清……”

    气场这个东西,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可是它的影响力,有时候能远远超过人的理智。就像苏伟此时此地的这番话,现场几乎没有人能理智的去分析它的可行性,单单丢掉思考的能力,只剩了让身子一阵阵发寒的恐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