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章 增加chapter6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彭野把相片收好,走出去,语气平定:“程迦。”

    “嗯?”她回头看他一眼,画笔上粘着明黄色的颜料,又继续画去了。

    “我有事要和你说。”

    程迦又回头了,看他半刻,见他是严肃的。

    “说吧。”她放下画笔。

    彭野眼神笃定,朝她走去。门铃响了,彭野脚步一顿,回卧室穿t恤。程迦也套了件睡袍去开门,竟是程母。程迦意外,有几秒没说话,“……妈。”

    “有上心的人了?”程母问,走进来。

    程迦没答,母女俩交流甚少,但母亲的嗅觉着实可怕。

    正说着,彭野从程迦卧室出来,程母一见,脸色就变了。彭野神色也不对。

    程迦关上门,说:“妈,这是……”

    “彭先生。”程母说。

    彭野终究颔了颔首。

    程母说:“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你说。”

    彭野:“好。”

    程迦警惕:“你们怎么……”

    “别管。”程母走去书房,程迦看彭野,撞上他复杂的眼神,他什么也没说,跟着去了书房。

    **

    程母立在窗边,声音不大:“你厉害。”

    彭野平定看她。

    “她上一次主动跟我打电话,是要户口本和江凯结婚。”

    彭野神色仍是未动。

    “彭野,”程母压抑着音量,“她不认得你,你不认得她吗?!”

    “我无能为力。”这是彭野最真实的感受。当年的错他控制不了,如今和她的发展他也无法控制,“我道歉。”

    “道歉的话我听过很多遍,没有任何价值。你弟弟和那个酒驾的肇事者一样,都有罪,可他现在过得风风光光!——我不会告诉迦迦,你自己从她身边消失。”

    “对不住,”彭野说,“我不会放手程迦。”

    程母怒斥:“恬不知耻!”

    这声把外边的程迦引进来。门推开,谈话戛然而止,

    程迦冷脸看着两人,走过去,最终,却不经意拦在彭野面前。人比彭野细小一圈,却是保护的姿势。她这维护的背影给彭野心里插了一刀。

    程迦看着母亲:“怎么了?”

    “迦迦,他……”

    “程夫人!”彭野心口一惊,“我和她讲!”

    程母不给他机会:“他家的人间接害死了你爸爸。”

    骤然的死寂将三人裹挟。

    程迦抿紧嘴唇。良久了,

    “程迦……”彭野的声音在程迦背后,很低,很冷静,却带了一丝旁人不可察觉的轻颤。

    程迦说:“妈,你先回去。”

    程母登时要怒,看程迦眼神冷定,终究离开。

    程迦没看彭野,走去书桌边拿了根烟点燃。她转身,靠着桌子,看他,眼底没什么情绪。

    彭野也看着她。

    过去,那场罪是他存活一世唯一的软肋;现如今,她一句话,就能把他击溃。

    他有多强硬,这处软肋就有多致命。

    程迦并没有沉默多久,呼出一口烟了,说:“你忙,这种必要的事都忘了讲。……也不迟,说说吧。”

    这话里给的希望太明显,以至他并不能轻易相信。

    程迦一支烟抽完,彭野也把事情讲完。

    她始终没看他,也没插话,只听他讲。

    他没管好弟弟,和他一起嗑药,纵容他深夜飙车,闯红灯晃了一辆车,对方为躲避,冲进对面车道,而那司机酒驾,没踩刹车,撞向程迦父亲的车。

    那场车祸,她只知撞他们的酒驾司机坐牢,却不知前边还有这一晃。

    彭野说完了,等待审判地看着她。

    程迦问:“你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你抱着相机坐在红色吉普车顶,十六问你是谁,你说你是程迦,摄影师程迦。”

    隔着烟雾,她无言沉默的间隙,他五内翻腾,心跟挖出来扔雪地里滚了一遭似的。

    “程迦,”彭野动了动嘴唇,“如果你需要时间冷静,我可以先走。”

    程迦抬眼看他:“走去哪儿?”

    彭野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睡完就走人,什么德行。”程迦低头把烟摁进烟灰缸了,起身就往门外走。

    “程迦。”彭野喊她。

    程迦回头,却目光清浅,语气寻常:“你不是说过了么,过去不用交代,交代未来就行。”

    彭野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突然朝她走一步,却又瞬间停下。

    四目相对,她看出他的惶惑,而他十二年的自我救赎,她早用十二天看进眼里。

    他说:“你不怪罪我?”

    “有没有罪,人都得往前走;宽不宽恕,人都得活下去。”程迦说,“背负着罪,再一路向善。这就是人生啊。”

    彭野一瞬间眼眶微湿。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话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被小女人风淡云轻一句话弄得鼻酸。扔雪地上的心被捡回来搁温水里泡着,要融了。

    程迦并不习惯处理此刻的他,也留他空间,淡淡说:“我继续画画去了。”

    她走了,彭野转头望窗外,遮着眼睫上的湿雾,摇着头笑了。

    十二年,压在心头的负与罪;在这一刻,他被这个女人救赎。

    我们不是圣贤,我们会犯错。但我们曾经的错,让今后的人生更清醒。

    背负着罪,再一路向善。这就是人生啊。

    程迦这女人,哪哪儿都好,他很确定;

    程迦这女人,哪哪儿他都爱,他也很确定。

    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

    **

    **

    r64

    从今天开始,她要学做一个防守者。

    程迦坐回高脚凳上,拿笔刷沾一层橘红画上画布。半路,她想了想,母亲在她让她离开的瞬间,应该就洞悉了一切。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