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章 自作自受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清晨的酒吧里,没有了夜里的喧嚣和嘈杂。零零散散的几个侍应生正在打扫卫生、摆好桌椅。他们要在下班前让酒吧恢复到整洁干净的状态。

    “请问您是王小姐么?”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到了一位身穿高档服饰的少女面前,礼貌地问道。

    “是我。我妈在哪里?”翠儿一边摘下自己的大框墨镜,一边用清冷的声音问道。天知道,现下明明是冬天,太阳都躲在厚厚的云层后面,带个什么墨镜。

    小伙子微微鞠躬,然后领着翠儿走向了包房。

    这个酒吧非常的高档,在前台的后边,有一排的包房。包房内的装修和宾馆中的房间一样,供一些突然来了兴致的客人过来打一炮。

    不一会儿,小伙子便将翠儿领到了一个包房的门前,然后自己退后一步,默默地离开了。

    并不是这里的侍应生多么的训练有素,不会窥窃别人的“*”。而是房间里某人的状态实在是太过于惊悚,面皮子薄的年轻侍应生看了一次之后不好意思再看。

    翠儿立刻打开门冲了进去,她现在的心里还窝着一团火,正好找自己老妈发一发脾气:没看到我正在勾/引大金主么?这个时候让我来接你,真是断我财路!

    不过抱怨归抱怨,当她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母亲第一眼的时候,震惊得说不出话了。

    只见玫红色的床单上,一位成熟的妇女捕不着一缕、玉体横陈。那妇女稍显丰腴,让人能够感觉得到手感极好。尤其是那几处,该凸的特别凸、该翘的特别翘,若是直男看到,定会把持不住。

    “翠儿,你来了?”床上的熟女听到了门的响声,这才转过身,用极骚的声音说着。

    翠儿蹬着高跟鞋,“当当当”几声便来到了翠儿妈的面前。

    “真是铁树开花啊,这么老的女人竟然也有人要。”翠儿用着打趣的口吻说着,不过她的内心到底是怎样想的也只会有她一个人知道了。

    “你猜昨晚我和谁睡了一晚?”翠儿妈只当女儿在和自己开玩笑,也没有在意。她此时非常的兴奋,亟待和翠儿分享昨晚的疯狂。

    “谁呀?”翠儿眼睛都不抬,只专心地拿出指甲剪修剪起指甲来。

    “大明星!”翠儿妈说完,稍稍顿了一下。她的眼睛似乎都冒出光来了。“唐晏书!”

    “咔擦”一声,翠儿的指甲剪剪到肉了。不过翠儿姑娘显然没有心情去管自己还流血的手指,她一脸震惊,说道:“不是吧!”

    翠儿的心里有一万头不知道什么马呼啸而过:自己做完睡了唐兴邦,老妈昨晚睡了唐晏书。母女对父子,哦,不对,是母女对子父,这也太家庭伦理剧了吧?不过更惊悚的是,这两人都是郝心兰的亲人!自己三了郝心兰,老妈睡了郝心兰的儿子。

    不过翠儿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什么廉耻观念。她心想着:既然我们母女俩都攀上了大人物、大金主,那么美好的日子就要来临了。至于郝心兰郝阿姨,她那么美好那么善良,连自己和母亲这种山旮旯里出来的穷村妇也帮助,想必心肠是极好的。她一定会原谅我们的吧?

    “叮叮叮”,就在这个时候,翠儿妈的手机响了起来。

    翠儿妈立刻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接通了电话。

    翠儿妈用的还是老式手机,那种只能接电话和发短信,而且声音特别大的手机,适合给老年人用。所以翠儿妈一接通,坐在一旁的翠儿也很清楚地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

    “女人,今晚八点我来接你!”说完,唐晏书挂掉了电话,非常有霸道总裁的气质。

    “你看,这臭小子已经离不开我的身体了!”翠儿妈极为兴奋地将手机丢到床上,然后自己在床上打了个滚。“不是你老娘自夸,夜夜和你爸练习,你老妈在这方面的技术很是精湛!一般的小伙子遇到我,都会把持不住!”

    “行了,别发/骚了。”翠儿的名牌包包在翠儿妈身上拍了一下。“赶快穿好衣服,我还有事!”

    就这样,翠儿榜上了唐兴邦,翠儿妈榜上了唐晏书。这四个人都是私下里偷偷摸摸地进行着,根本没有让郝心兰发觉。

    而远在军营的唐廷彩,此时正接受着整个饭厅几百军士们的注视。

    “大家好,我是唐廷彩,请多多关照!”唐廷彩上前一步,对着军士们鞠了个躬。他笑得极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