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2|番外——任子俊(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老一辈都讲究个儿女双全,在这一点上潘母特别自豪得意,结婚当年她就生下大儿子,隔了三年又生下老闺女,如今俩孩子又都上了大学有了工作,跟谁提起来潘母都觉得扬眉吐气。

    可显然俩孩子不是这么想的。

    幼时的潘明宇看不上小猴子似的妹妹,他觉得这个小不点夺了父母对自己的宠爱不说,最可恨的是她爱哭,一哭他爸就揍他,一哭他爸就揍他,把个小小的潘明宇打出了报社心里,发誓这辈子都把妹妹欺负到底。

    同样,幼时的潘诗雨非常讨厌她大猩猩似的哥哥,对方长得又高又壮却总是欺负弱小的自己,常常趁父母不在抢她的零食,抢她的玩具,那股不把她弄哭就誓不罢休的劲头,让潘潘诗雨恨的牙痒痒。

    都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长期处于被压迫状态的潘诗雨,终于开始奋起反抗——打不过她就告密。

    小到哥哥穿鞋踹墙,大到哥哥在外打仗,后来发展到哥哥抽烟了,哥哥早恋了……一路盯梢追踪,一路被哥哥追着打的潘诗雨,最终走上了记者这条不归路。

    ……

    认识潘诗雨的人都觉得这姑娘的能力与相貌不符,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一笑露颗小虎牙,再配上她清爽的娃娃头,俏丽的像个卡通人物,可这姑娘扛着摄像机往前冲的时候,却活活像只小老虎。

    如此长得好、性子好、能力好的三好女生,许多前辈出任务的时候都喜欢带着她。

    “诗雨,规划建设局又颁布新项目了,带上相机和我一起去?”

    “好嘞!”永远精力充沛的潘诗雨,背起自己心爱的相机,兴冲冲就和前辈等人去了规划建设局。

    似乎这次要颁布的项目真的很重大,远远就能看到大红的条幅,等就近一看就更隆重了,不只同行们都到齐了,很多市领导也都到齐了。

    来晚的三人匆匆挤了个位置,拎着相机往台上看,潘诗雨一眼就看到正中间侃侃而谈的任子俊。

    手机屏保上的忧郁帅哥?

    这姑娘眨眨眼二话没说,假公济私的拿起相机就一顿拍,当初就觉得这男人气势不凡,原来真不是个小人物?哎呀呀多照几张多照几张,拿回家保存起来当电脑屏幕。

    就在她为自己的精神粮食而努力奋斗的时候,上面的任子俊已经发布完此次项目的核心计划,由在场的记者开始提问。

    因为此项决策对a市的精神面貌比较重要,所以场中的气氛也是一片欢欣鼓舞。

    这个问,任局长,您对这项目有什么看法?那个问,任局长,咱们这个项目准备什么时候开展,现在的预算是多少?

    就在大伙问的来劲,任子俊也答的认真的时候,潘诗雨听到她身边的同事来了一句:“任局长,听说您当年曾经被几个男人强、暴?请问这是真的吗?”

    场中一片肃静!

    潘诗雨是被这内容给震傻了,剩下的却是被这人给震呆了:卧槽,这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出突突?

    领头的前辈都快被这同事给吓尿了,他伸手紧捂住对方的嘴,哭丧着脸和上面解释:“任局长对不起,我这同事最近抑郁了,出来前他没吃药。”说着他忙给潘诗雨使眼色,“诗雨,有什么想问的快问!”问点正面题材的,问点蒸蒸日上的,赶紧把这篇揭过去。

    问?我问什么?刚刚上班没几天,还从来没有挑过大梁的潘诗雨,呆呆的看着台上喜怒难辨的任子俊,对方的脸在她眼中不断放大放大再放大,她听见自己问出了每天必会对着手机调侃的一句话:“请问,您有没有女朋友?”

    领头的前辈一闭眼:让他死了吧!

    ……

    果不其然,回去后顶头boss爆发雷霆之怒,抓着潘诗雨狠狠上了番思想政治课,顺便给她普及了一下任子俊的家谱,期间着重强调,曾经有人想报导任盼盼的不实新闻,结果现在那人已经在西环路扫大街了,而那家杂志社更是消失的连渣渣都不剩,所以你,给我老实点!

    被训成孙子的潘诗雨难免有些委屈:“我知道我问的稍稍有点偏,可关心名人的感情生活也算是正面报道啊。”那个什么什么强、暴又不是她说的,为啥要抓住她骂起来没完?

    和她关系较好的听到这话靠过来道:“你就知足吧,骂你说明你还是可造之材,没见那个患了‘忧郁症’的,已经被恭恭敬敬的请出杂志社了?”敢如此的吐露真言?呵呵,相信a市的杂志社是没人敢用了。

    ……

    再说任子俊,开完发布会还没等到家中呢,任子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子俊,中午来姐家吃饭吧,李嫂买了条黄鱼,特大特新鲜,再说你外甥也想你了,这两天成天喊着要找你,中午来吧,好不好?”

    听到姐姐话里的小心翼翼,任子俊心中一暖,笑道:“姐你不用担心,我没事。”

    这些年说他如何如何的还少吗?甚至还有人有理有据的推测出,如今他之所以喜欢同性,完全是因为当年被同性强、暴过?最开始他也气,可他姐夫墨陶然说的好,把那些人当回事,你就实实在在的放低了自己,明明站在台阶之上,何苦退下台阶和他们置气?最大的反击就是不断的往上爬,让那些只能仰视你的人,把想说的话都给我憋回去。

    听到弟弟故作无事的轻笑,任子悦心里难受的厉害,当初因为自己的一时徘徊,子俊受到严重的伤害,以至于现在都没有成家,这伤害已经够大的了,怎么还有人狠到拿这个说事?

    看到妻子的眼眶都红了,赵文博接过手机道:“知道你姐担心你小子就赶紧给我过来,过来吃顿饭她看你好好的不就不担心了吗?”真是,不懂事。

    不过那个敢说他小舅子的混蛋更不懂事,这么不懂事的人,似乎真该好好教育教育。

    任子俊无奈的去姐姐家吃了顿安心饭,反正到底安谁的心大伙心里都有数,等他从赵家老宅一出来,正接到墨陶然的电话。

    “子俊,这次的委屈恐怕你真的要白受了,那人真的患了忧郁症,而且似乎还很严重。”

    墨陶然也是,听说小舅子受委屈了,回头就打电话让人查,其实处在他们这个位置倒不是真容不下别人的一句骂,但在这么重要的场合问出这种问题,这明显就是冲着他们几家去的,否则普普通通的小白人,谁会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干这事?

    墨陶然也是,听说小舅子受了委屈,回头就打电话让人查,其实处在他们这个位置倒不是真容不下别人的一句骂,但在这么重要的场合问出这种问题,这明显就是冲着他们几家去的,否则普普通通的小白人,谁会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干这事?

    可一查才发现他想多了,那男人还真是精神不太正常,平日里说话办事就很偏激,但因为他本身就长着张憋屈脸,所以大伙也懒得和他一般见识,谁知最近家里媳妇受不了他,说啥也不跟他过了,这位表面看着没事,心里则是彻底黑化了,看到过的好的就在心里暗搓搓的揭人家老底,可能揭的实在太习惯了,今儿个看到意气风发的任子俊一个没忍住,把实话问出来了。

    现在这人又惊又怕,已经把自己吓到精神病院去了,根本就不用墨陶然再干啥了。

    任子俊听到这话也挺无语,刚刚在大姐夫家俩人还在那阴谋论呢,没想到事实真相是这个?妈蛋,都是帅气惹的祸!

    想到帅气,他不禁又想起上次替自己解决难题的小记者,想到对方问完话的表情,他忍不住扑哧一乐,好吧,又是帅气惹的祸!

    ……

    这篇翻过去,日子还在继续过。

    任子俊本以为自己和潘诗雨的缘分也就是两次的擦肩而过,没想到过了不到俩月,又碰上了,而此时的小丫头正在狼狈逃窜。

    潘诗雨自打上次继前辈的后尘,冒了句虎嗑,就被上面调去追踪娱乐新闻。领导说了,你不是喜欢研究个人隐私吗?这回给你个正大光明的机会,娱乐界最不缺少的就是绯闻,隐私一大堆供你随便挖掘,你去研究够了再回来。

    就为了上面一句话,她天天在娱乐场所和酒店蹲点。今儿个也是,看到个平日里被称作不食烟火的影界玉女,跟着个男人,姿态亲昵的进了一家非常豪华的夜总会,她藏好自己的相机就装模作样的混了进去。

    本以为能抓住个爆料新闻,没想到这新闻太爆料了,差点没把她砸死——该死的,那帮人在吸□□!

    看着主位上那个胳膊上刺着左青龙右白虎的领头大哥,潘诗雨下意识的就想跑,可刻在骨子里的职业守则,让她临跑前还不忘拍上两张照片,结果就这么一耽误的功夫,她被里边的人发现了。

    “谁在外面?外面是不是有人?老六?老六?你小子跑哪去了?”嘴里喊着应该在外放风的人,坐在最外侧的男人骂骂咧咧走了出来,正好看到个红色的运动鞋跟,快速消失在拐角处,这让他心中一惊,转头招手道,“快,有人看着了,快跟我追!”

    再说潘诗雨,这丫头吓得心都快蹦出来了,听到后边的脚步声她连推了两个门没推开,最后慌不择路地一头扎进了洗手间。想到对方看见了她的背影,所以女厕绝对所不能进,为了安全,这位义无反顾的就冲到了男厕所,正和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任子俊来了个对头碰。

    “你?”本来惊讶于对方走错厕所的任子俊,在看到潘诗雨脸上的惊慌失措时就知道事出有因,刚想问你怎么了,就被急切的小丫头大力推了进去,“帮帮我,外面有人追我!”

    “追你?”知道对方工作性质的任子俊顿时明白了某些事,正想问问题严不严重,靠着他的面子能不能摆平,就听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潘诗雨刚刚缓和的脸色又是一变,左右看了看无处可藏,这位打开一个门就把任子俊拽了进去。

    这个镜头实在是太熟悉,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好像都有男女亲热用以躲避追捕的场景,想到那种可能,从不与人亲密接触的任子俊脸色霎时就变了,他甩开潘诗雨的手就想出去,却被潘诗雨反手拉住:“求求你任局长,我看到他们在吸毒,他们要是抓到我绝对饶不了我的。”

    吸毒?任子俊终于知道这丫头在怕什么,她说的没错,别的事可大可小,吸毒的事绝对小不了。其实他倒没那么大为民除害的正义心肠,关键这丫头要是被抓到绝对好不了,想到自己曾经的遭遇他不禁犹豫了。

    就这么一犹豫的功夫,洗手间的外门被人打开,潘诗雨瞳孔骤缩,又惊又怕的她一手拽开自己的脖领子,拉过任子俊就扑了上去……

    再说外面追人的那几位,进了洗手间打开一个门是空的,再打开一个门还是空的,直到其中的某个门,推一下没推动,再推一下还是没推动,他自觉无错的使劲一踹,就听里面传来女人的一声尖叫,而后就看到被踹开的门后躲着一对野鸳鸯。

    女人香肩微露,紧紧蜷缩在男人的怀里,男人用背掩着对方,回头怒目而视,为首的那人没心思研究这俩人长啥样,他低头瞅瞅女人的鞋,而后朝手下一招手:“不是,走!”

    刚刚他看到的是个红色运动鞋跟,这是黑色的,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怎么也换不了鞋,所以指定不是,打死他都没想到,有种旅游鞋不但前后的颜色不一样,它左右的颜色也是不对称的。

    托变色鞋的福,这俩人暂时逃过一劫。

    见人都走了,潘诗雨慌忙从任子俊的怀里出来,拉好自己的衣服领子,她对任子俊尴尬一笑:“任局长,刚刚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呃……”占你便宜的。

    换个人她都会觉得是自己被人占了便宜,毕竟她是女生,那还是她的初吻,可刚刚对方那从头到尾的僵硬,她是真觉得占了人家便宜。呜呜呜,她不是有意的。

    复杂的看了眼对方那嫣红的唇,任子俊皱眉转过头去,淡淡道:“快走吧,一会儿等他们调出摄像记录就麻烦了。”

    听到这话,潘诗雨也顾不得体会因对方表情而生出的酸楚,忙随着任子俊朝外走去。

    因为心里有阴影,任子俊平日里极少来这种地方,今天要不是盛情难却他也不会来,但此时的他也没心思管等他的人了,想着上车再给对方打个电话,他安奈着急促的心情,故作亲热的揽着怀里的丫头,两人迈步出了夜总会的大门。

    就在两人刚刚松了口气的时候,一伙儿人拦住了明目张胆的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任局长,是小的照顾不周吗?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那个左青龙右白虎的领头大哥已经披上了外衣,此时的他脸上虽然笑着,实则心里却是颇为忌惮。他忌惮的不是任子俊,他忌惮的是墨陶然,那个深不可测的男人似乎从未有过败北,想动他家人的人似乎也全都没什么好下场,自己只是恐吓恐吓任子俊,应该不会有事吧?

    既然碰上了,任子俊也就不怕了,他把怀里的女孩往后一拽,侧身一挡淡淡道:“今儿个喝的有点多,就不多待了,李老板要是有心情,改天我做东请李老板喝酒。”

    那个李老板闻听此言哈哈一笑道:“好,任局长的酒我李某一定要喝,既然今天任局长不想多待,我李某也就不多挽留了,只是你身后那个丫头不能走,在下还有事想和她谈一谈。”说着话,他朝左右使了个眼色,几个男人顿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