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0章 番外九杂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唐泛抽了抽嘴角:“……我没觉得,你怎么看出来的?”

    隋州冷哼:“嘴角,眉目,一眼就看出来了。”

    唐泛骇笑:“你真把我当成宝贝似的了?隋指挥使,我又不是银子,还人见人爱呢!”

    隋州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你就是我的宝贝。”

    此人平日不说情话,但若认真起来,说出来的话能令情场老手也自叹不如。

    眼下唐大人听了这话也不搭腔,直接埋头喝茶,假装没听见,绯色却从脖颈处慢慢攀沿,直到将两颊也染上微微的红。

    雪依然在下,而且越下越大。

    街上的人越来越少,几个原本喝完茶准备离开的客人只得又重新坐了下去,让店家往茶杯里添上热水。

    但对于唐泛和隋州来说,这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清静工夫,反倒令人分外珍惜。

    他们没有忙着走的意思,都还坐在桌子旁边,看着外头的雪将屋顶街道都盖住,天地白茫茫一片,顿觉宁静美好。

    泡茶的女郎很快就端着两杯枇杷花茶过来了。

    茶水滚烫,不过在这样冷的天气下,很快也变得温热适宜入口。

    唐泛尝了一小口,茶带着枇杷花独特的香味,甜中微酸,清爽宜人。

    “不错。”他赞了一声。

    女郎很高兴:“两位都是有身份的官爷,能得你们一声好,那肯定是真好!”

    唐泛饶有兴趣:“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官爷?”

    女郎笑道:“您这话问得就外行了,虽然您二位都穿着常服,不过这位老爷身上还带着刀,若小女子没有看错,这刀应该是绣春刀罢?”

    唐泛挑眉:“好眼力,你真是卖茶的?”

    女郎微微自得:“那是自然,小女子来京城也有五六年了,前些年是在灯市口那边帮家人卖布匹的,今儿与表哥二人在此支了茶寮做点小买卖,见多了贵人,眼力还算过得去。再说说您,比起旁边那位老爷,身份怕是只高不低呀!”

    说着话的时候,她不忘向唐泛递着媚眼,或许她的容貌不如肖妩多矣,但论起妩媚与风情,却比肖妩也不差,而从她的发髻上来看,应该是个寡妇,是以言行比一般女子来得大胆许多。

    可惜这媚眼抛给了“瞎子”看,唐泛不为所动不说,反倒惹得旁边的人不高兴起来。

    “你怎么还不走?”隋州冷冷道。

    女郎吓了一跳,心里有些委屈又不甘心,可她知道对方既然拿着绣春刀,就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也不敢说什么,盈盈一笑,随即转了目标,将注意力放在隋州身上。

    “老爷为何这样凶巴巴的,小女子也不过是妄言揣测罢了,若是说错,您指出来就是了。”她娇滴滴笑道。

    唐泛生来清隽俊雅,又因掌了权势而在谦和的君子风范中平添几许威严,这样的男人素来是大多数女人的最爱,是以这女郎才会大着胆子主动搭讪,可惜正主儿不接这茬,旁边那人又太不解风情,女郎只好作罢,转而注意起那个带着绣春刀的男人,这一看,才发现这男人虽然不是她平素喜欢的类型,却别有另一番阳刚俊朗,高鼻深目的轮廓比一般中原人还要深刻,倒有点像带了异域的色彩。

    “这位老爷莫不是色目人?”女郎好奇问。

    隋州不作声,甚至没有搭理她,自顾自地喝茶。

    倒是唐泛主动出言解了女郎的尴尬:“他是土生土长的大明人,并无色目血统,劳烦姑娘给我们添点热水。”

    女郎知道这是在委婉地赶人了,她心里很不愿意离开,奈何隋州的目光和脸色实在太有杀伤力,女郎答应一声,不得不挪步离开,一边走还不时回头看两眼。

    唐泛见状趁机取笑:“你瞧,她不止是看上我,连你也看上了,可见只要是个好看的,她都喜欢!”

    隋州反问:“你可是怕我晚上加倍折腾你?”

    唐泛冷不防被这么一问,入口的茶水差点呛入鼻子,剧烈地咳了起来。

    隋州还不紧不慢地拍抚他的背:“喝茶就喝茶,作什么老分心?”

    这到底是谁害的?

    唐泛抬起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历来新帝登基,总要实行新政,即便是作作姿态,也要弄出一番万象更新的场面来,仿佛不那样做就不足以证明新皇帝的英明。

    当今这位天子也不例外,只不过他的新政主要都集中在给老爹收拾烂摊子上。

    驱逐妖僧妖道,罪大恶极如继晓者,直接论罪斩首,以儆效尤。

    在内阁的建议下,那些耗费巨资兴建的宫观通通停止,已经开始兴建又还没建成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