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7章 永恒 (大结局,万字求粉红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哎!你听说没有?咱们圣上终于出兵,要打堕民了!”

    “听说了听说了!新任神将大人带着神将府大军已经启程往西北去了!”

    “这一位神将大人勇猛无匹,听说连堕民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样说,我们这一次说不定真的能灭堕民?!”

    “十有八九……只要灭了堕民,那一块儿的宝地,就归我们大夏所有了!”

    “听说那里有很多矿藏和奇珍异宝,还有各种稀奇的药材和花木!”

    一时间,大夏皇朝从上到下,从京城到边缘的山寨,都在谈论着这一次神将府出兵西北堕民之地的事儿。

    周怀礼带着几个血兵正要从西北启程回京,听见这个消息,心里一喜,知道叔王夏亮的计策奏效了。——神将府果然出兵灭堕民了!

    只要他们打得两败俱伤之时,就是他周怀礼带血兵血洗堕民之地之时!

    周怀礼这一次带着几个精挑细选的血兵来到西北窥探堕民之地,发现那里的防范越发严实,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他偷着进去了一次,险些被人发现,才忙退了出来。

    和里面的堕民掂量一番,周怀礼觉得自己跟堕民单打独斗肯定能胜,但是如果成千上万个堕民一拥而上,他肯定是奈何不了的。

    他的血兵倒是不错,拥有能和堕民一战的实力!

    因此周怀礼日夜兼程,归心似箭一样往京城赶。

    他回到京城的那一天,盛思颜他们刚刚来到西北堕民之地住下。

    周怀轩的神将府大军,还在半路上,浩浩荡荡往西北远行。

    这一次神将府大军的粮草,是由吴国公府筹集。

    新任吴国公非常尽心尽力,沿途调运粮草,源源不断地给周怀轩送去。

    ……

    周怀礼回到京城,自己的将军府都没有回,先溜进了叔王府。

    “小王爷,你父王呢?”周怀礼来到叔王府,却只见到了小王爷夏止。

    夏止笑道:“我父王在宫里面,周大将军居然现在就回来了。怎样?西北的事情打听得如何?”

    “还好,跟我们预想的一样。”周怀礼简单说道,“王爷呢?”

    “周大将军有话跟我说,是一样的。”夏止端着茶吹了吹,“父王……在宫里,一时半会儿恐怕不会回来。”

    “哦?”周怀礼听得夏止话里有话,“怎么说?”

    “周大将军回来的正是时候。我父王正愁无人领兵。”夏止含蓄说道,“不过周大将军是刚回来吗?回你的将军府没有?”

    周怀礼一愣,“还没有呢。我一回到京城,就先来见王爷了。”

    “嗯,你还是先回家一趟吧。我们正在等神将府大军跟堕民开战的消息。”夏止放下茶杯,“他们一开战,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周怀礼有些疑惑:“现在动手?时机成熟了吗?”

    “差不多了吧。”夏止打着哈哈,将周怀礼送了出去。

    周怀礼回到自己的将军府门前,才知道夏止的话是什么意思。

    原来他的将军府,再一次有火焚过的痕迹。

    “出了什么事?”周怀礼心里一沉,大步走了进去。

    “怀礼,你可回来了!”夏瑞哭着奔了出来,抱着他的胳膊泣道:“你走没几天,后院有个院子半夜起火,差一点将整个将军府都烧了!吓死我了!”

    “哪所院子?”周怀礼厉声问道,“四娘呢?四娘有没有伤到?”

    “四……四娘……”夏瑞目光闪烁游移,往旁边看去,不敢看周怀礼的眼睛。

    “你说!四娘怎样了?!”周怀礼一把将夏瑞推开,往蒋四娘住的院子跑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蒋四娘住的院子,被烧成了一块白地。

    周怀礼一下子跪坐在蒋四娘的院子前面,用手抱住头,呜呜地哭了起来。

    夏瑞见了,气得肝都疼了,转身就走,回自己房里去了。

    周怀礼哭了一场,才叫了人过来,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他越听越是心惊肉跳。——这番手法好熟悉!

    他曾经多次暗中杀人,都是用的这一招!

    “不对……”周怀礼喃喃地道,“她没死……她一定没死……”

    他气冲冲奔到夏瑞房里,一脚将房门踹开,问道:“你把四娘藏哪儿去了?!”

    “关我什么事?莫名其妙!”夏瑞气得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不看周怀礼气急败坏的样子。

    “你最好别让我查出来这件事跟你有关!”周怀礼一把将夏瑞抓过来,对着她吼道,然后松开手,跑了出去。

    周怀礼跑到蒋侯府窥探,发现蒋侯府曹大奶奶的小佛堂里供着蒋四娘的牌位,曹大奶奶整个人憔悴苍老了许多,又不像是作伪,心下疑惑起来。

    他想来想去,也不信蒋四娘死了,但是如果蒋四娘没死,他的秘密……就保不住了。

    周怀礼心中一紧,忙又到叔王府,对小王爷夏止道:“我有重要事情要找王爷说话,如果王爷再不见我,一定会悔之晚矣!”

    夏止见他振振有词,只好传讯将叔王夏亮从宫里叫了出来。

    “什么事这样匆忙?”夏亮很是不虞,“我很忙。”

    周怀礼忙道:“王爷,事情有变,恐怕咱们应该早些动手了。”

    “出了什么事?”

    周怀礼就把蒋四娘的情形说了出来,末了道:“我总觉得她没死,而是落在别人手里。——她知道我们很多事情,我担心,会对我们不利。”

    “什么?她没死?那她不是疯了吗?!”小王爷夏止也惊呼起来,“这可怎么办?”

    “如果有人救了她,那她一定是装疯的!”周怀礼咬牙切齿地道,“这个贱人!我好心留她一条性命,她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夏亮的眼神不善地眯了起来,沉声道:“既然如此,那确实不能等了,今晚就动手吧!”

    “父王,来得及吗?!”夏止慌忙阻止,“太子那边……”

    “太子那边有我。你们记得各安其位,一旦宫变,你们一定要马上拿下整个京城。——特别是神将府,给我看好了,把里面的人都给我抓起来!”夏亮悍然说道,“这些人,都是牵制周怀轩的人质!”

    “遵命!”夏止和周怀礼一起拱手说道。

    关于如何起事,他们其实已经演练很多次了,只是一直觉得时机不成熟,所以迟迟不能动手。

    如今蒋四娘生死未卜,很可能已经落在夏昭帝手里,那就意味着,他们的事,很可能已经暴露了……

    天色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夏亮下了狠心,命人给自己安插在太子身边的心腹内侍传了话,让他马上动手。

    那内侍带了几个高手进东宫,对太子道:“太子殿下,事不宜迟。您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把他早就准备好的一个废太子诏书和一个选妃的诏书放到太子面前,“这是奴婢冒了杀头的危险,从圣上那里偷来的。您看看,如果这两个诏书明天发出去,您就什么都没有了。”

    废太子?

    纳妃?

    岂不是说,父皇真的对他很失望?所以要纳妃,再生儿子出来!

    这一刻,太子心里更加混乱了,他茫然看着那内侍问道:“……你不是说,父皇要立阿宝为太子吗?”

    “……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可能。”那内侍沉声说道,“所以奴婢已经派兵围困神将府,将阿宝抓来给太子亲手处决!”

    太子的眼眸猛地一缩,往后退了几步,“杀……杀人?我不行……我不能杀人……你让别人杀吧……”他转过头,看着地上碧绿嵌花的方砖,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

    真是个胆小鬼……

    那内侍恨铁不成钢,只好循循善诱,“太子殿下,现在不是退缩害怕的时候。您只要鼓起勇气,做一件事,您这个皇位,就永远是您的了!”

    “什么事?”太子迅速回头,看向自己的内侍,“只要不杀人,我都可以做!”

    “好,您跟奴婢来。”那内侍拉着太子起身,“我们去圣上养病的寝宫。”

    太子昏昏沉沉带着自己的心腹内侍一行人来到夏昭帝的寝宫门前。

    夏昭帝寝宫门前的内侍忙道:“圣上睡下了,两位明日再来。”

    太子对那内侍吼道:“孤有急事要见父皇!”一边说,一边将那内侍推开,自己冲了进去。

    门内守卫的御前侍卫冲了上来,要拦着太子。

    太子冲他们一瞪眼:“孤今日非要见到父皇不可!你们再要拦着,格杀勿论!”

    他的话音刚落,那内侍带来的死士高手便冲了出来,如砍瓜切菜一般,将那几个御前侍卫全都杀了!

    太子看见那些血淋淋的尸体,知道自己再也没有退路了,心一横,往夏昭帝的寝宫冲去!

    “父皇!父皇!”太子大叫着进了寝宫,“有刺客!快保护父皇!”说着冲到夏昭帝床边。

    他一把扯下帐帘,看见夏昭帝冷冰冰的眼神,打了个哆嗦,结结巴巴地道:“父……父皇,有刺客!”说着,往旁边让开,自己的心腹内侍带着人走了进来,挥了挥手:“捆起来!”

    他带来的死士立刻拿出绳子,将夏昭帝牢牢捆了起来,又塞了他的嘴,将他从床上拖起来,扔到寝宫里面的一间放杂物的小隔断里。

    那里三面都是墙,没有窗子,只有一个窄窄的小门通向寝宫。

    夏昭帝根本看也不看那内侍,只是一直死死盯着太子,目光中有痛心,有难过,更有决然和坚韧。

    “你就在这里待着吧!”那内侍上前把用一块黑布套住了夏昭帝的脑袋,那黑布上有种怪怪的味道,夏昭帝立刻晕了过去,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

    “看告示了!看告示了!”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圣上病重垂危!太子监国!太子要亲政了!”

    “切,这有什么稀奇的?圣上已经病了很长时间了……”

    ……

    叔王夏亮并没有亲自出面,而是借着自己在皇宫里安插的人手,很快将皇宫内外把持在手里,他现在只担心一件事,就是神将府。

    若是神将府的人不听太子号令,又或者周怀轩带着神将府大军回转攻击京城,他就算能打赢,也要经过一番恶战!

    在这之前,他宁愿先找到把柄,要挟周怀轩听他效令。

    将皇宫控制之后,夏亮马上派人去抓神将府众人。

    他知道神将府大军都已远走,留在神将府的,最多两千人,就是惯常的守军。

    没想到他派了五千人去围困神将府,轻轻松松进了大门,却只抓到周老爷子一个主子!

    “王爷,神将府的主子只有周老爷子一个人,别的主子,都不见了。”

    “什么?!那些人跑哪儿去了?!——盛思颜、阿宝,还有周怀轩他娘?!”夏亮一拍桌子,将桌子拍得粉碎!

    “回禀王爷,听说早在神将府大军出征之前,他们就去了城外的庄子上小住,至今还没有回来。”

    虽然知道这些人留在城外庄子的可能性很小,夏亮还是派人去搜了一通,果然不在庄子上。

    “盛国公府呢?给我把盛国公府的人都抓起来!”夏亮有吩咐道。

    盛思颜虽然跑了,但是如果把她的养父养母一家人都抓起来,不愁她不现身!

    可是他们去了一趟盛国公府,发现盛国公府也空无一人!

    “王爷,看来,消息确实有走漏!”周怀礼森然说道,“幸亏我们提前动手了!”

    “那就把蒋侯府的人都抓起来!”夏亮吩咐道,“如果蒋四娘没死,她知道自己家人被抓了,说不定会跑来自首。”

    周怀礼点点头,“王爷高见!”

    ……

    京城里宫变的消息传到西北堕民之地的时候,已经是寒冬腊月。

    盛思颜心急如焚,特别想回京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怀轩拦住她,道:“你要相信你父皇。他之前做了那么多事,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盛思颜怔怔问道。

    “……他应该早有准备。”周怀轩沉声道,虽然他想不明白夏昭帝为何要这样做,但是他知道,夏昭帝敢做出这样的决定,应该有保命的后招。

    ……

    昭历九年的春天,大夏京城里传来消息,说是夏昭帝崩逝,太子夏池要登基为帝。

    可是就在太子夏池的登基大典上,夏昭帝身边的内侍突然出现,指责太子弑君杀父,不配为君,然后一头碰死在金銮殿上。

    太子夏池一下子被吓得从宝座上滚了下来,想要反驳那内侍的话,却有更多的内侍和宫女涌了出来,指责太子囚禁夏昭帝,然后又为了早日登基,置夏昭帝于死地!

    太子急了,大叫道:“没有!孤没有杀父皇!只是把父皇关起来了!父皇是自己病死的!”

    话音一落,朝臣哗然,纷纷将手里的圭阜扔到地上,表示对太子不忠不孝行为的愤慨!

    周怀礼趁机出列,命令御林军:“把太子捆起来,交给宗人府发落!”

    御林军犹豫地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听了周怀礼的命令,将已经吓晕了的太子捆起来送到天牢去了。

    太子是夏昭帝唯一的儿子,如今夏昭帝死了,太子弑君杀父,肯定也不能再做皇帝了。

    看来看去,只有叔王夏亮是正宗的皇室血脉,跟夏昭帝的父皇夏明帝都是老皇所生。

    国不可一日无主。

    因此有些朝臣便推夏亮登基为帝。

    夏亮假意推辞三次之后,便在昭历九年的春天登基为帝,是为新帝夏亮。

    夏亮登基之后,在内宫清洗,凡是夏昭帝的人,一概不用,全数格杀!

    安阳公主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和弟弟都被人利用了,父皇死了,弟弟关入大牢,他们都是给他人做嫁衣裳!

    她跑来找姚女官讨主意想救自己的弟弟,却正好看见夏亮派人来抓姚女官!

    “你们要干什么?”安阳公主厉声呵止他们。

    “安阳公主,我们奉命办差,还望公主殿下不要阻碍我们。”那人阴阳怪气说道,并不把夏珊放在眼里。

    姚女官却哈哈大笑,双手合什,喃喃地道:“承宗,我对得起你了。你为这个皇朝卖了一辈子命,他理应属于你,属于你的后人……我来见你了!”说着,她手里已经握着一把匕首,当胸一刺,含笑死在众人面前。

    ……

    夏昭帝崩逝、太子夏池弑君杀父和夏亮登基的消息是同一时间传到西北堕民之地的。

    那时候已经是昭历九年的初夏时分。

    虽然大夏别的地方已经改元为新历元年,西北这边还是用的昭历。

    神将府大军驻守在和西北堕民之地隔山相望的大夏国土最西端,并没有对堕民发起进攻。

    盛思颜和冯氏、阿宝都住到了堕民神殿里面。

    他们中间,变化最大的,就是阿宝。

    他从来到这个神殿的头一天晚上开始,就昏睡了三天三夜。

    醒来之后,他的目光深邃得根本不像七岁的孩子。

    在他昏睡的三天三夜里,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他梦见自己漂浮在星空之中,如同大海中失去目标的航船,一直找不到方向。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了一处光,听见了一声召唤,才从星空中来到这片土地上。

    后来他的意识就模糊了,忘了以前的很多事情,直到这一次,在神殿里面唤醒了他的记忆,他才真正明白身为天命人的使命。

    “娘,我想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图册,上面都是这样的文字……”阿宝给盛思颜画了一些图形样的文字,皱着眉头问她。

    盛思颜一惊。这些文字,就是那滴血石异象上的文字,也是周家祖传的堕民谱系图册上的文字!

    这种文字,既不是大夏,也不是前朝的文字,阿宝怎么会知道的?!

    盛思颜试探着问道:“你认得它们?”

    阿宝点点头,“我睡了一觉,醒来之后,脑子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这些文字。它们就跟长在我脑中一样。”

    “那这是什么字?”盛思颜一时好奇,将她当初描摹的那六个字拿出来。

    阿宝见了也很吃惊,“娘,你从哪里弄来的?!”

    “你说你认不认得吧。”

    “我当然认得。它们是:天门开,盛世临。”

    重瞳现,圣人出。天门开,盛世临。

    原来就是四句话?!——折磨了大夏皇朝这些人一千年的四句真言,就是它?!

    盛思颜感慨万千,索性将周怀轩交给她保管的那个堕民谱系图册拿出来,递到阿宝手里:“你看看,这是不是你要找的东西?!”

    阿宝疑惑地接过来,随便翻看了几页,眼睛顿时睁大了,“娘!就是这个东西!这个图册,还有那张重瞳图!”

    “还要重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