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章 +68章 ,新更新在这里,注意作者说话里的公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好巧不巧的,正赶这俩孩子满月这天,繁城发生了件轰动全城的大事,之前说过的那位叛国将军,正好赶在这一天处刑。他非但没有像以前执刑的犯人一样游街,也没有贴榜诏告天下,压到繁城后第一时间就推去了菜市口。

    因为压他回来的这一路上,折损了不少精兵良将,更有黑衣人放话说,刑部天牢也能将人抢出来。大煌的皇帝一听就怒了,你丫跟我叫板,看我直接把人剐了,爱劫你就劫个尸首回去吧。要说皇帝也挺开明,换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为了证明那么子虚乌有的也不会马上把人杀了。

    荣大临危授命,被下令一定要好好招待招待他,荣大无比虔诚的从鬼头刀供桌下,捧出一个豆芽儿从未见过的盒子跟着传令官走了。门口还有队长枪铠甲武装全面的军队,也不知道是护送还是押运着他,豆芽儿这心里就开始发毛了。根本顾不得什么满月不满月的,嘱咐好紧闭房门,就由孙家媳妇陪同着跟着军队走。

    因为不少民众好奇,尾随的人不少,也没人发现豆芽儿她们两个弱质女流。不大会儿到刑场后,豆芽儿就有些脚软,开始往不好的方面想,还是孙家的旁观者清,道:“肯定是有急刑,奶/奶不用害怕。”

    豆芽儿也是关心则乱,仔细一想就能明白确实是如孙家的所说,还不待她说些什么,场上便鼓声喧天。一高壮魁梧的汉子被四肢大张的捆绑在刑架上,一小吏唱名细数他的一百零八条罪状,听到后来豆芽儿就有些蒙了。只大概明白这死囚十恶不赦本该凌迟,但为彰显大煌皇帝仁慈,只判处他剥皮之刑,望他能感念天恩,下辈子重做好人。

    其实这些只是对外说法,大煌的皇帝真恨不得把这吃里爬外的卖国贼凌迟一万刀,可是时间紧迫。至今还有几波势力不断在攻讦着皇城的守卫,这要万一割到一半被人救走了,那才会叫大煌威严扫地呢。

    唱罢罪状,鼓声重新响起,有两个小吏上台给囚犯灌了一碗参汤,以防他受刑一半时挺不住死过去。

    荣大一身黑色劲装,腰系红色绸带,捧着从家里拿的那口匣子,走到犯人身前后将它放置在一旁的桌案上。

    “可还有心愿?”荣大冷声照例一问。

    为怕犯人咬舌自尽,他早被卸了下巴,问他又能回答什么。所以他拿眼凶狠狠的瞪着荣大,好似传达着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意思。这种恶人,活着的时候作孽不算,死了也盼着能做个搅得人天翻地覆的恶鬼。荣大轻蔑一笑,冷哼出声,这样的硬骨头他见得多了,就算变成鬼,他也是想搓扁搓扁想揉圆揉圆。

    荣大打开箱子,拿出里面一卷羊皮包,双臂一抖,‘哗啦’一声内里银光尽现,一排排各式银制刀具整齐的摆放其中,阳光一照,寒光闪烁。

    这还大好的晴阳,豆芽儿也穿的厚实暖和,但却没由来的脊背发凉打了个冷颤。孙家的是外地来的,哪里见过这么热闹的阵仗,本来兴致勃勃的要看够热闹,但发现主人异样后,连忙把她往回搀。

    她们这边踉踉跄跄的往回走,那边已然鸣锣开刑,就算走出很远,豆芽儿都能隐约听到犯人那嘶声裂肺的低吼声。随即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活剥人皮,与凌迟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不可让被剥的人当场致命,否则行刑手就要被治罪。但荣大凌迟已然出神入化,区区活剥更不在话下,如果犯人乖巧或者有孝敬,他可能会让他少遭点罪早早托生。像马上要执刑的这种家伙,荣大自有办法在他临死前,再深深让他长次记性。

    行刑的第一刀,要从犯人的后颈开刀,顺着脊背一路到后门,然后用银钩撕扯两侧皮肤。被撕开的皮肤搭在受刑者的两侧胳膊上,犹如两对蝙蝠的翅膀一样,剥开时不能碰坏裸露肌肉上的肉膜和脂肪,否则便会大出血犯人容易死亡。

    这就非常考校行刑者的刀工与技巧,却只见荣大一点都不停顿,几下完美的剥开叛国者的后表皮。这时犯人疼痛的颤抖不已,开始挣扎,旁边的刀斧手就向裸露出来的肌肉上喷洒一种特殊的药水,以防止他扭动时不小心碰破肉皮出血不止。待他疲惫无力又无法挣脱后,再执刑下一波的酷刑。

    像一般刀斧手如果来执刑,最后会砍掉囚犯四肢与头颅,轻松拽下表皮。这回上面发了话不可叫他好过,荣大也厌恶他的不逊也存心为难此人,便打算将他面皮与手足也完整的剥离下来。

    在剥完颈部以下时,受刑囚犯只能发出细碎的呻、吟了,荣大怕他受不住,又吩咐小吏灌了他一碗参汤。

    待一张皮剥下非常完整,还能看出眼耳口鼻聚全,并且没有一丝的血筋,剔透非凡。这时放下犯人,任他在混了盐粒的沙土中抽搐死亡,才算刑毕。

    说着挺轻松的,这一出就从早上日出忙活到晚上快要日落,天边红霞似锦,映照着法场上的血腥。小吏唱响这千古罪人伏法之后,围观的民众爆发出热烈的欢呼,更有甚者还拿石块和各种垃圾丢扔那血淋淋的尸首。

    就因为他,边关满城百姓尽被屠杀,真是死不足惜,大快人心。

    皇帝看到这幅完整人皮后,也大声叫痛快,特意点名好好嘉赏于荣大。又命人熟好这人皮,置于宫门处以示警告官员,切不可贪枉国法。

    再说荣大一早被叫走之前,两口子已经穿戴整齐打算去帮忙二房俩孩子满月宴,临时有这么把事,荣大没去去成不说,当家家长荣老爷子也跟去法场给大孙助阵了。

    不过只有石燕子夫妻俩张罗也是足够,但本该今日来吃酒的宾朋,都跑去法场看热闹了,整个席面不过是些胆小的小猫两三只。特别是那些捧老爷子和荣大场的在职官员小吏,因为这个基本上都没到场,本以为能大赚一笔的二房,好悬连席面钱都没收回来。虽然他们本来就没打算和大哥见外,这一生气就更不想给席钱了,等送走客人,几个人兜了些没动的菜品直接回家了。

    特别是豆芽儿中途被孙家的背回来时,荣二竟然大叫晦气要赶她们出去,孙家的虽然不是二房的下人,但做人奴婢的哪敢和他对着干,只好在门口大喊石燕子。为这荣二还踢了她两脚,要不是她躲得快,说不准还会招呼到她背后豆芽儿的身上。

    石燕子被喊出来后,荣二恶狠狠的瞪了孙家的两眼,转头回去了。石燕子看见大儿媳昏倒,赶紧又招呼了两个邻居媳妇帮忙把她送到医馆,这下荣二的席面就更冷情了。

    豆芽儿没啥大事,就是受惊过度,知道她这是去刑场吓的后,石燕子也狠狠拧了孙家的两把。

    这时候豆芽儿已经开始冒汗发烧,脸色也苍白的不行,偶尔睁开眼睛也糊里糊涂的,典型的是吓掉魂儿了。

    老大夫给她开了一碗朱砂水灌下,都是邻居熟得很,石燕子怕耽误了,就借着医馆的地儿把跟前儿帮人收惊的马婆娘请了来。

    马婆娘被孙家的一路拽着跑来,手里拎着的家伙事儿好悬没甩飞了,还没等喘口气儿呢,就被催促着赶紧做法。

    “马大姐,赶紧给我儿媳看看!这小胆儿还敢往法场去,也不知道是惊着了还是冲着啥了。”

    马婆娘翻了翻豆芽儿的眼皮,喘着粗气说:“没事儿,就是受惊吓掉魂了,等我给她叫叫一会儿就能好。”

    她又拿出随身带来的小包裹,从里面掏出香、灯和冥纸,管医馆老大夫要了些茶米和鸡蛋,便开始念念有词的请起神来。

    上元将军本姓唐,玉皇殿前你称王。

    九万九千人和马,捉魂缚魄你为王。。。。

    也不知是刚才那碗朱砂水起了效果,还是这封建迷信真的管用,豆芽儿真的渐渐平静下来,脸色也慢慢恢复过来。等到拿着黄纸出去招魂的孙家媳妇回来时,她已经能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