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一回败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您自己养大的儿子,却不肯认他,要诬赖他被什么妖孽霸占身体,”邵萱萱怀疑锦如刚才那巴掌拍到耳膜了,现在每说一句话都觉得耳朵嗡嗡作响,“那您不如试着去杀了他,看看能不能杀得了,流出来的血是不是红的。”

    有种冲着本尊去啊,就特么知道捡我这种软柿子捏!

    话音未落,又一巴掌甩到脸上。

    这些皇宫里到女人就是爱俏,随时随地都戴满了首饰,一巴掌抡起来,链子簪子一齐在那发抖。

    什么温柔慈爱,什么娴舒高雅,全都是装到,一旦开始撕逼,个个都是暴力分子。

    亏得老子还教你练瑜伽,蹬空中自行车!

    太后又絮絮叨叨说了一会儿,说得累了,便去一边椅子上坐着,由着锦如跟她软磨硬泡。

    邵萱萱以前没少看宫斗剧,没吃过猪肉也见识过“容嬷嬷小黑屋”,什么银针扎指甲啊,滚烫的热油烫喉咙啊,缝衣针缝嘴巴啊……

    真抡到自己身上,她才知道其实压根不需要这么麻烦——锦如也不过打了她几巴掌,就这么把人绑着,时不时收紧一下绳子,泼点凉水,就够她受的了。

    胳膊疼得要抽筋,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到后来连话都听不清楚了。

    但要完全失去知觉是不可能的,锦如一直守着她,明晃晃的蜡烛都搬到了她脚边,手指掐、手掌打、簪子戳,总有办法把她从一片混沌中拉回来。

    懵懂中,连她自己都开始怀疑这样都坚持到底有什么意义。小变态本来就是假的,被揭穿了也不过是过死,而自己现在是生不如死。

    说什么能保护自己,说什么自己登上帝位就可以让自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全是骗人的。

    这场不见风雨的“台风”来得这样的突然,“雨水”打在身上刀挂一样地疼,狂风萦绕耳畔全是听不懂的诅咒。

    要是可以睡过去的话,不知是不是就能摆脱这样的噩梦了。

    屋子里的蜡烛灭了又亮,火盆里的白烟始终不断绝,太后和锦如的影子也一时出现,一时消失……

    在足足饿了三天之后,邵萱萱终于没出息地彻底晕了过去。

    这一回,连刀子扎进胳膊里也没办法将她从下着连绵不断阴雨的梦境的里拉回来了。

    带着铁锁的木门被从外面整劈开时,她也还是那样用奇怪地姿势睡着。

    锦如尖叫一声,一下子跳到了太后身前:“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闯诏狱大牢,好大的胆子!”

    邵萱萱正梦着在一大株芭蕉树下躲雨,隐约听到有人喊“赵预”,迷迷糊糊地想,自己早跟他分手了,一不是初恋二没滚过床单,怎么还阴魂不散。

    冲进大牢里的人全部玄衣黑裤,也不答话,径直地冲过来,见人便砍。

    锦如肩膀先中了一刀,回身去看太后,却见她眼睛发直地盯着门口站着地一个黑衣人。

    那人高高瘦瘦,面上蒙着黑布,眼睛却同太后有几分相像。

    “你当真,当真……”太后捂住嘴巴,才往后退了一步,雪白的布帛已经缠到了她脖子上。

    雨水滴滴答答落在地上,日积月累,哪怕是石头也能够滴穿。

    脖子上到布帛越收越紧,逼得她的身体绷成了弓弦。

    意识开始涣散时,她突然就想起自己生产在即时,也是这样的痛苦。天不在是原来的天,地也不再是原来的地,无止休的疼痛折磨着自己,只有锦如和母亲的安慰一直在耳边回荡。

    是个儿子!是个儿子!

    那个孩子是那样的俊秀,那样的聪明,才三岁就知道背着她踢打内侍,将打碎的花瓶赖到宫人身上。

    她看着他从粉嫩一团的无害婴儿长成岐嶷孩童,再逐渐拔节长高,有了少年人的模样,龙章凤姿、长蹈自然。

    这才是她的儿子,能够龙飞九五,正位天子的儿子!

    不远处的锦如已经不动了,那些蒙面人手脚麻利地将尸体装入袋中,清洗地上的血迹。

    站在门口的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进来,却连看都不曾再看她一眼,径直接过已经被解下来的聂襄宁,抬腿就往外走。

    太后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模糊的哀叹,至断气都始终大睁着眼睛。

    世事难料,她心思阴毒,却不料遇到了更加狠心的人来折磨自己。

    成王败寇,大抵如此。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